第十五章 偷腥(1/2)

加入书签

  “胡说八道,你这是愚忠,你可别忘了,三姑娘是主子,但也只是半个主子,这林府后宅里正经的的主子可只有太太一个,我说的忠那都得是对太太的忠,而不是让你跟着三姑娘胡闹。

  就譬如今夜的事儿,这水若是姑娘用了,又没人跟太太禀报,姑娘身子无碍便是万安,明日里太太不过沉着脸说两句就算作罢,我们这些听了姑娘话的,便在姑娘面前讨了个巧,得了姑娘欢心。若是姑娘用这水沐浴伤了身子,那太太也只会怪罪三姑娘身边的人,祸到不了我这个只会听命做事儿的老婆子身上。可如果这水是到了二姑娘那里,那么明日,不管是你这个送水的,还是那给你开门的,再算上我这个烧水的,那都是大罪!

  丫头,也看着你是我亲手调教的,我才跟你多说一句,在这府里首要的是要清楚,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今日这事儿,按我说只有春桃做的好,三姑娘虽是半个主子,可终究还是成不了气候,护不住你。”

  秋菊却是沉吟了半晌,终究也是对顾妈妈道:“妈妈说的,我都知道。秋菊从小没爹没娘,来了这林府也多亏了妈妈肯教导,才让秋菊有了今日的出息。今日妈妈对秋菊掏心掏肺地说了这一车的体己话,秋菊也知道,若不是您真把秋菊当亲闺女看,也不会在这里跟秋菊说这些利害,可是秋菊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

  秋菊又沉吟了片刻,有些话她从未对人提起过,也是信极了顾妈妈,才继续道:“妈妈也知道,三姑娘今年十四了,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春桃姐姐和夏兰姐姐在姑娘身边的地位根深蒂固,待到姑娘出嫁时,她们两个是必然要跟着的,而到时候留在府里的我们这些小丫鬟约么也要到了婚嫁的年纪,即便是年纪不够还能在府里再多呆两年。

  可是妈妈也知道,这府里的主子身边哪个不是有自幼跟着长大的心腹,我们这半路出家的外来户去了,三五年之内哪能熬出头?最终不过是被随便打发个小厮嫁了。况且秋菊又是个无父无母的,便是连点像样的嫁妆都配不齐,如果得不了主子的欢心赏赐一二,那日后的日子何等凄苦,妈妈也可以想见。

  而若说对太太效忠,我们屋的春桃姐姐已经是得了天时,这么多年,我们屋里的事太太已经认准了春桃姐姐,眼里哪里还有我们?秋菊若想出头,就只有三姑娘这一条路了。也不知是不是上天可怜秋菊,三姑娘一醒来便对我和冬梅青睐有加,反而似乎厌弃了春桃的模样,这是秋菊的机会。

  今夜姑娘召我守夜,又吩咐了这样要紧的事情与我,我只当是姑娘给我的考验,若过了这一关,保不齐便成了姑娘的心腹,日后若能跟着姑娘嫁出这林府,也是秋菊的造化。”

  顾妈妈听了秋菊的话,似是有理,可终究还是犹犹豫豫道:“三姑娘让你做这事,难保不是为了保全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