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事发(1/2)

加入书签

  一夜无梦,等林芷萱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不知眼前是侯府还是林府,只是习惯性地唤着:“冬梅,端杯水来。”

  外头伺候的春桃夏兰闻言又是一惊,昨日三姑娘醒来便只叫秋菊,今早怎么开始越过她们而叫冬梅了?

  更别说她们今日一大早来伺候发现昨夜竟然是秋菊和冬梅一同给姑娘守夜时震惊地神情,这三姑娘摔了一跤之后,房里是要变天了吗?

  “冬梅……”唤了一声没有回应,林芷萱复又唤了一声。

  春桃一边命人去叫冬梅来,一边自己赶着去倒了水,又端着水过来,微微扶起林芷萱便往她嘴里喂。

  林芷萱略喝了口水,才缓缓看清眼前的春桃,微微诧异:“你还在?”

  春桃看着不懂林芷萱的眼神,更不懂她说的话,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便见林芷萱复又打量了这屋子一圈,眼中忽而惊喜,忽而失落:“我还在……”

  这一屋子人见林芷萱依旧胡言乱语的正不知如何,冬梅已经懵懵懂懂地被叫来了,给林芷萱行了一礼:“姑娘。”

  林芷萱看着稚嫩的冬梅,忽然想起了什么,问:“秋菊呢?”

  冬梅见问,无措地看了春桃夏兰一眼,可是林芷萱直直地盯着她,她也只好作答:“秋菊姐姐一大早便被人带走了,我只远远地听见那婆子说是要查昨晚上有人在房门下钥之后私自出入的事。”

  林芷萱只觉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今日一大清早秋菊便被带走了,而看此时的天色已经将近午时:“为何不叫醒我?他们带走我房里的丫鬟竟然连招呼也不跟我打一声,怎能如此无礼?”

  春桃急忙上前扶着林芷萱给她顺气:“姑娘伤得重,昨夜又睡得晚,难得好睡,我们怎么敢拿这样的事打扰姑娘好梦。”

  林芷萱看着春桃,眸中闪过一丝怒意,却只道:“服侍我更衣,我要去见娘!”

  看着林芷萱挣扎着要起来的模样,春桃和夏兰急忙上前拦着道:“姑娘,太太和大太太她们一早就去隐灵寺烧香祈福去了。”

  林芷萱行动一滞:“那秋菊是被谁带走了?”

  春桃道:“太太走的时候,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了二奶奶打理。”

  林芷萱闻言眉头一皱,陷入沉思,继而缓缓躺下了身子,她想起昨夜秋菊对她说的那两庄事,沉吟了半晌,才稳声道:“春桃,你去一趟二嫂房里,说我今儿中午想请她吃饭。”

  春桃又是一惊,一时来不及反应只“啊”了一声。

  林芷萱看她十分的不耐烦,扬声道:“冬梅,你去!”

  冬梅急忙应了是,春桃这才回过神来:“姑娘还是我去吧,冬梅太小,笨嘴拙舌的怕是说不清楚。”

  林芷萱瞪她一眼,却终究没有反驳,她并不是赞同春桃的话,只是怕在明面上把事情做绝了,私底下他们丫鬟相处起来,春桃会挤兑冬梅,毕竟有一句话春桃说的不错,冬梅和秋菊还太小了,他们在这府里还不成气候,什么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慢慢来。

  春桃见林芷萱没有反驳,便急忙往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