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挣扎(1/2)

加入书签

  柳香面色一凝,却不知该如何作答,林芷萱已经由紫鸢陪着进屋去了。

  紫鸢原本听了柳香的话,也是被陈氏的大胆无礼吓了一跳,往日里家里的大权在王夫人手里的时候,只看见陈氏成日里在王夫人跟前哈巴狗儿似的孝敬,哄着王夫人开心。

  如今掌了王家的权,竟然连最基本的礼节也不顾了,做出这样不尊重的事来。

  但她毕竟只是王夫人身边的丫鬟,便是因着资历久在林府有几分地位,却也不能随意指责主子,而林芷萱一番话却是正中紫鸢下怀,不禁对这个三姑娘越发另眼相看,也越发喜爱。

  紫鸢陪着林芷萱进了明间,果然看见刘夫人和林雅萱已经来了,王夫人见到林芷萱来也是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来看:“怎么一声不吭就过来了?怎么过来的?可别是走着来的,大夫说你脚上的伤要好生养着,你只这般淘气,以后落了残疾走不了路,看你找谁哭去。”

  林芷萱笑着扶着王夫人主位上坐了,才笑着道:“到时候自然是找娘哭了,还能找谁哭?”

  王夫人被她气得又是恨又是笑,只骂了两句:“真是个泼猴!饶是这样了还不安分。”

  便急着让紫鸢扶着她赶紧坐下歇歇。

  林芷萱一进来就只给王夫人问安,一旁的刘夫人和林雅萱,林芷萱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可如今她身上还有伤,王夫人对林芷萱只有心疼,哪里还顾得上那些虚礼。

  刘夫人和林雅萱颇为尴尬,可看林芷萱已经坐下了,只能她们两个来问林芷萱的好。

  林芷萱笑着回刘夫人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哪里好得那么快?是不是呀四妹妹?”

  林雅萱被点了名,却是心头一凛,她如今来找王夫人自然是说自己身子全好了,否则,林芷萱定然会拿这个当幌子,说什么为自己身体着想不让自己去的。

  林雅萱因笑道:“姐姐是伤了筋骨,我不过是皮外伤,早已经好了。”

  林芷萱笑着接过了紫鸢端过来的茶,笑着低头抿了一小口,幽幽地道:“原来妹妹‘早就’好了啊?”

  故意咬中了“早就”二字。

  “你!”林雅萱被林芷萱的话激得差点站了起来却被坐在一旁的刘夫人按住了手。

  王夫人听了她们两个一来二去的话,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了林芷萱一眼,又看了林雅萱一眼,却只装作没听见,一句话也没有说。

  正好西次间里的饭摆好了,绿鹂过来请,王夫人等人过去落座。

  王夫人问了一句:“陈丫头怎么还没有来?”

  紫鸢见问在一旁笑着说了,王夫人的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才道:“那就不等她了,咱们先吃,一会儿挑着好的,你给她送去。”

  “是。”紫鸢应着。

  原本这些日子林芷萱和林雅萱都伤着,来王夫人这里吃饭的人少,也是冷清,今儿大家都因着林若萱的一封信过来了,紫鸢已经将两个西番莲纹的半圆桌拼成了一个。

  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