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蜚语(1/2)

加入书签

  王夫人本就犹犹豫豫似是而非,林芷萱的话再一次打到了她的心坎里。

  她一则想借着梁家和李家的势给林芷萱说一门好亲事,一则又是着实担忧路上再出什么意外。

  林嘉宏看了林芷萱一眼,唇角翕动,却终究只笑着对王夫人道:“娘,妹妹是因为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才会这样担心,这些年我在外头行走惯了,有我一路送过去,不会有事的。”

  王夫人自是信得过林嘉宏,拧着眉道:“要不,就先缓缓,过些日子再说。”

  刘夫人听了王夫人的话却是急了,脸上却依旧沉稳道:“怕是也等不了了。”

  王夫人听着刘夫人颇有深意的话,只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曾想到她竟然如此着急,不过一想也是,毕竟是做母亲的,她又是孀居,不比自己,自然对林雅萱的婚事更加焦心些,只是这样的话她们做母亲的私下说也就罢了,却偏偏当着孩子的面说,再看林雅萱面色如常,想来平日里也是听惯了刘夫人说这话的,或是早已与她商议也说不好。

  再想起当初在梁家春日宴那日林雅萱的言辞,王夫人心中莫名地生出一阵厌恶,却并没有说什么。

  林芷萱也低头默默吃饭,唇角却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自己越是不急,便越能将这母女两个逼急了,逼出她们的本性来给王夫人看。

  冬梅在里头伺候着林芷萱用膳,夏兰则退守在了门外。

  正与柳香、绿鹂、白芍几个丫鬟遇见。

  夏兰许久都不曾出来见人,如今见了面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柳香拉着绿鹂和白芍去吃饭,绿鹂看了夏兰一眼,想说什么,却终究被柳香拉着去了,不曾说出口。

  日头渐渐升起来,夏兰惶恐无措地看着毕春堂一院子的人,都是避着她走的,却偏偏频频拿眼睛去瞧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绿鹂看了不好,只对柳香道:“不如邀了她和我们一起吃。”

  白芍瞧着热闹,也是似笑非笑地对柳香道:“说不定人家有一天还能去了你们屋里当姨娘呢,你就这般不尊重?不会是吃醋了吧。”

  柳香瞪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

  白芍笑着上来哄:“好姐姐,你别生气,只是你们家那位爷谁说得准呢,况且夏兰还有三姑娘撑腰。”

  柳香终是忍不住了:“你瞧着她好,你去邀她来去,我又没拦着你,你自去与她为伍。”

  绿鹂笑着劝道:“你也别恼,我只是瞧着她可怜,你们家奶奶既是送了她去那种地方,想来她在林府里也是呆不了多久了,何必再欺负她,也是个可怜的人。”

  柳香诧异地看着绿鹂:“我何曾欺负了她?我的好姐姐,你也多少替我想想,适才那一群婆子围着看呢,难不成让我上前去邀了她?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家奶奶如何气她,若是我再与她亲近,岂不是成了二爷的帮凶,二奶奶如何容我?倒是你,听说当初她还替了你娘的绣活呢,怎得也不邀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