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警告(1/2)

加入书签

  等林芷萱和紫鸢七转八绕回了毕春堂的时候,大夫还没有来,只是王夫人早已经醒了过来,当时不过是一阵气闷,顺过气儿来就好了。

  紫鸢一路上只粗粗把王夫人屋里的事儿说了,不过是天太热、没吃饭又动了气的缘故。

  林芷萱到的时候,陈氏已经在一旁陪着了,王夫人只是面色还有些苍白,瞧见了林芷萱进来,王夫人也是拧了眉头:“你怎么过来了?芦烟呢?”

  林芷萱急忙上前道:“芦烟正在花圃里和歆姐儿玩呢,我找了个由子出来了,惊动不了国公府的人。”

  王夫人这才点头放了心。

  林芷萱拧着眉道:“这么热的天,娘再怎么着也要吃饭啊,您瞧瞧这都什么时候了?紫鸢,让小厨房重做些清淡的饭菜来。大夫什么时候过来?”

  王夫人拦住了林芷萱,只对紫鸢道:“厨房里做的东西,都是有油腻腻的,这样热的天本来就吃不下,小厨房的东西更是没法看了。”

  林芷萱还要劝,王夫人却只示意她一旁坐下,才对紫鸢继续道:“我听说,这毕春堂里就有个极会做些爽口膳食的婆子,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在我屋里当了这么多年的差,我这个做主子的竟然都没幸尝过。”

  钱婆子一听这话,直接吓软了腿,站在一旁陪着王夫人的陈氏也是变了脸色。

  林芷萱不知道这个中就里,只奇怪地看了王夫人一眼,又看了陈氏一眼,若有所思。

  王夫人盯着站在最远处的钱婆子,道:“我听说,你晌午做了些冰镇的茯苓糕?我如今头疼得很,倒是很想尝尝,去取来吧。”

  钱婆子一动不动,王夫人房里管事的周妈妈却是看出了些端倪,催着钱婆子道:“太太让你去,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钱婆子心知那些话王夫人都已经知道了,心下惶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慌不择言道:“我,我不会做,不,不是,是都吃完了,太太若是想吃,我这就去给太太做。”

  王夫人闻言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是都吃完了,还是都已经孝敬了主子了?”

  陈氏脸色越发的不好看,又瞪了柳香一眼。

  柳香也是不知道这事儿是怎么被王夫人知道的,只是这个黑锅不能让陈氏背了,柳香上前道:“太太,适才我来向太太回禀二奶奶身子不适,钱婆子来问了两句,只说做了些冰凉的茯苓糕让我给二奶奶带回去,我只当是她常给太太做,或是今日做多了才有心孝敬二奶奶的,便自作主张地拿了,都是柳香的错,二奶奶什么都不知道。”

  钱婆子一听柳香将事情推得这样干净,哪里能容她,只对王夫人道:“太太,您不能只听她胡说,是今天早晨……”

  “你闭嘴!”王夫人指着钱婆子怒喝了一声,将她的后半句话堵在了嘴里,“让你说话了吗?”

  王夫人对着周妈妈道:“这样不分尊卑的人怎能留在府里?成日里目无王法,连谁是她的主子都分不清楚,这样愚笨的人,还留她在府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打发了出去!”

  钱婆子一听王夫人说打发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