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大胆(1/2)

加入书签

  王夫人听了林芷萱的话也是觉得有理,便应了林芷萱所求。

  用过早膳,王夫人与众人说着定了此事,让林芷萱和林嘉宏切回去收拾东西,七月十六出发。

  又以一双儿女具要进京膝下寂寞为由,留下了林雅萱,林芷萱又向王夫人托付了歆姐儿,毕竟路途遥远,林芷萱也不能带她进京。

  林雅萱母女两个哪里肯干,又求了王夫人一早晨,等林芷萱等人散了,刘夫人和林雅萱还不曾走,只留在王夫人处,软磨硬泡了半天,却不想适得其反,越发被王夫人厌弃,更是咬定了不松口,留了他们在杭州。

  林芷萱回了杏林居,指了春桃、夏兰、秋菊、冬梅四个和顾妈妈陪她进京,让一屋子的人开始收拾东西。

  顾妈妈心里明白林芷萱这一去怕是就回不来了,只让秋菊几个收拾起东西来也不要嫌多,能带走的,就带着吧。

  秋菊几个听了顾妈妈的嘱托,心里也是明白了个大半,可杏林居的其他小丫鬟们,却是看着林芷萱十分的不舍,林芷萱走了,她们的命运都流于未知,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一直到七月十四,林芷萱依旧晨昏定省去王夫人处用膳,倒是没见林雅萱母女两个闹了,林芷萱心中反倒有几分不安,晚膳的时候问了王夫人一句,王夫人只道:“她们娘俩开始几天成日里闹着我,后来想来是知道没盼头了,就不来了,也好些日子没过来吃饭了。”

  林芷萱心中知道林雅萱母女两个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从王夫人处回来便遣了秋菊过去瞧瞧。

  秋菊去了一趟回来,只与林芷萱道:“她们那边没什么反常的,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只是听说前两天,大太太去了二奶奶处,关上门说了好半天的话。”

  林芷萱下意识地想到了什么,虽然不敢相信陈氏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却依旧不放心,对秋菊道:“你去外头看看车马准备得怎么样了。”

  秋菊不解其意:“车马?”

  林芷萱点了点头。

  秋菊忽而诧异道:“姑娘是担心不会吧,二奶奶哪里来的这样的胆子”

  林芷萱截了她的话道:“我也只是疑心,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你且去好生打听打听。”

  “哎。”秋菊应着,赶紧去了。

  好半晌秋菊才回来却是面色铁青。

  林芷萱正指使着冬梅几个将那副棋盘和两幅棋谱一起带上,还有冬夏的衣裳。

  见到秋菊这样回来,林芷萱便只点了她与自己往东梢间说话。

  秋菊道:“姑娘,我打听了,外头的小厮嘴都紧得很,什么都问不出来,可是我亲自去外院,一辆辆数了马车,却发现比跟我们说的多出了三辆来,我悄悄地去问了常远,他避着人跟我说,那三辆马车,一辆给四姑娘和大太太,一辆给西院的丫鬟,还有一辆装着衣裳箱龛,都是二奶奶安排的。”

  林芷萱恨恨地拍了桌子,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走了之后,陈氏独掌大权日渐骄横不把王夫人放在眼里,却不想如今自己还没走呢,府里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陈氏这是摆明了视王夫人如无物,若是那日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