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跪求(1/2)

加入书签

  与绿鹂落了座,林芷萱才问起了陈氏和林嘉宏如何了。

  绿鹂稍微一犹豫,瞧了一眼怀里的镯子,才具实道:“太太早起先训诫了二爷,然后去看了二奶奶,说了好一会子的话,只是没有带人进去,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

  只是和紫鸢在门口守着,听见太太在跟二奶奶说话,一开始言辞激烈,后来渐渐就听不见了,只二奶奶在里头哭,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太太只说家里的琐事依旧交由二奶奶管着,只是账簿暂时放在太太这儿。

  后来,二奶奶让二爷来当着我们的面给二奶奶赔了不是,收回了那些什么休妻的话,二爷和二奶奶在太太屋里吃的饭,只见二爷颇为怜惜二奶奶的模样,很是后悔昨儿的酒后胡为,太太只看着他们夫妻和睦略放下了心,只说这页翻过,不许再提,才想起让我来给姑娘送早膳了。”

  林芷萱听了微微点头,不管日后如何,至少现如今是最好的。而林嘉宏自然怜惜陈氏的,一日夫妻百仁恩,他们两人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虽然总是争吵,却也不是没有情分。

  如今见了陈氏的模样,林嘉宏才悔恨昨儿下手重了,无论柳香如何,陈氏才是他同床共枕的夫妻。

  他更悔恨的是,如今陈氏好不容易掌了林家的权,最要紧的就是掌管了银钱一项,这给了他多大的方便,一旦缺钱,便只要跟自己的媳妇讨就好了,如今银钱这一项被王夫人收了去,正是断了林嘉宏的财路,他怎能不懊恼。

  林芷萱却觉得这样很好,林家的宝莱阁倒了,又才花了这么写银子休整家里的宅院。地震遭了灾,外头的庄子今年的收成也定然不好。

  将这样大一个家交在陈氏和林嘉宏手里,林芷萱总觉得没有握在王夫人手里稳妥。

  用过早膳之后,林芷萱让秋菊送了绿鹂回去,一边让秋菊好生盯着西院的动静。自己却让顾妈妈带了些补品药材去了面水轩探望陈氏。

  瞧着陈氏委屈可怜的模样,林芷萱倒是再没有丝毫倨傲之态,反而真心垂怜宽慰,又赞陈氏这些年为家里费心劳力,尽心侍奉王夫人,又怪林嘉宏不念旧情,又劝慰陈氏该好生收收性子,婆家比不得母家,也该入乡随俗,将王夫人真心当做生母侍奉,王夫人自然也会善待于她,又说了王夫人的好,说到动情处,引得陈氏又哭了一回。

  在面水轩留了好半晌,顾妈妈才陪着林芷萱回去,顾妈妈只叹道:“难为姑娘这番苦心了。”

  林芷萱淡淡道:“我毕竟是家里的女儿,日后不知归于何处,她才是我们林家的媳妇,是要服侍娘一辈子的人。便是有怨,她朝着我来无妨,只是不能殃及母亲。”

  顾妈妈点头应着,这才道:“我去打听了一下柳香,昨儿虽然也有几个素日与她交好的小丫鬟将她抬进了屋里上了药,只是昨日外伤太重,伤及心脾,又因着天太热,得了炎症,正高烧不退,二爷请了大夫来看了,说即便是救过来,这样的高烧怕是也会烧坏了脑子。”

  林芷萱缓缓点头应了,才道:“咱们屋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吧。”

  顾妈妈回道:“都收拾好了,姑娘放心。”

  林芷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