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追杀(1/2)

加入书签

  冬梅听了林芷萱的话震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劫持了林芷萱的男人。他身材颀长,虽然衣衫上满是血迹却看不出狼狈,反而涌出一股刚硬嗜血的气势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王爷?!

  林芷萱感觉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一僵,魏明煦这才借着屋内昏黄的烛光,定睛看了那个娇小的女人一眼。

  肤白胜雪,眉目如画,薄唇虽然轻轻地抖着,可是一双亮晶晶的眸子里映着摇曳的烛火,却异常地明亮坚定……好眼熟。

  林芷萱看着眼前那个这个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男人,他的发丝有几分凌乱,星眸剑眉,唇角下垂,紧抿着的唇色却有几分苍白。他仿佛从来一尘不染的锦衣长袍,如今沾满了血污,只是却不知道那些血是他自己的,还是旁人的。

  “王爷,还记得金陵王家的石林吗?”

  魏明煦忽然想起了什么,惊诧地瞪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缓缓松开了手,却依旧低着声音:“是你?!”

  见林芷萱脱困,冬梅才急忙过来,扶住了林芷萱,惶急地唤着:“姑娘,姑娘你怎么样了?”

  林芷萱喝了冬梅一声:“小声点。”

  冬梅这才不敢言语,只紧紧扶着林芷萱。

  林芷萱瞧着眼前的魏明煦,却是十分的不安:“王爷,出了什么事?您怎么会……”

  魏明煦沉声道:“你不要怕,只需借我躲一晚。”

  林芷萱眉头紧紧皱着,上下打量了魏明煦一番,他身上的血污很新,满身的血腥味,这说明他不是安稳地躲了几天,而是才逃脱不久,那帮追杀他的人,随时可能找到他,追上来。

  “不行!”

  魏明煦诧异地看了那个小女子一眼,她竟然说不行。

  他以为,她足够聪明,不需要自己与她多费唇舌,他以为如果是她,会省了自己很多麻烦。

  可是她竟然说:不行!

  林芷萱却只仰头与他对视,她知道如今是生死关头。

  她甚至比魏明煦更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怕。

  前世,如果林芷萱没有猜错的话,魏明煦便是死在这次追杀。

  或许就是死在今夜。

  林芷萱道:“除非,王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魏明煦抿着唇,审视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小女子,她竟然在跟自己谈条件。

  林芷萱见他不答话,心中莫名地急了起来:“王爷可有把握他们今晚上找不到这里来?我该怎样藏王爷,我一个小小女子又如何藏得住?若是他们非要进来搜,若是他们搜出了王爷,我是否会被杀人灭口,我们林家,又会受到怎样的牵连?”

  魏明煦听着林芷萱连珠炮似的问出了这一连串的问题,却是惊诧于这小姑娘在片刻间思虑之深,只道:“他们在暗,不敢明出。你是官宦女眷,他们不敢进来。”

  林芷萱闻言却道:“王爷的话,我并不以为然。他们连当今堂堂敬亲王都敢杀,已经是破釜沉舟。一击不中,他们必然会更加不择手段,只求把人找出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况且血滴子手里还有皇帝的密谕令牌,他们甚至可以伪装成官兵,肆意搜查,连官府衙门都挡不住……”

  “你竟然知道血滴子?”魏明煦打断了林芷萱。

  林芷萱身子微微一颤,张了张嘴,却无法向他解释,自己一个远在杭州的微末小吏家的后宅女眷怎么可能知道这样机密的组织。

  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