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赏罚(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心思翻转,不多时秋菊和顾妈妈三人果然回来了,只是三人跪了许久,腿脚都不太利索,尤其是顾妈妈和刘婆子,都是强撑着过来给林芷萱谢恩,林芷萱看了秋菊,登时红了眼眶,急忙拉着她的手问:“可受了委屈。”

  秋菊也是含着泪,摇头说:“没有,都好好的。”

  “好,这就好,”林芷萱说着又去看顾妈妈和刘婆子道,“也是连累两位妈妈了,两位为妈妈且先回去休息一日,这件事情,明日再说。”

  两位妈妈道了谢,这才告辞,林芷萱连忙吩咐了春桃夏兰分别前去相送。

  林芷萱却一直拉着秋菊的手让她坐到自己床上,让冬梅给她揉着膝盖,又吩咐了小丫头去传膳,把熏炉挪过来好好暖暖身子,又吩咐也去烧水给秋菊沐浴。

  秋菊急忙拦着林芷萱不让她操心忙活:“姑娘,秋菊好好的,二奶奶并不曾为难。二奶奶那边跪了许多人,可是自从姑娘让春桃姐姐去二奶奶处传了话之后,二奶奶知道了我是姑娘房里的人,问清楚了事情经过缘由之后,便不曾再在外头罚跪了,只是还被关在屋子里头不许出来,柳香姐姐也来与我说了半晌安慰的话,太太和大太太房里的人,也不曾受过太多的委屈。外面跪着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喝酒赌钱的婆子。只是顾妈妈和刘妈妈受了秋菊连累,还请姑娘能好生安抚。”

  “这个自然,”林芷萱这样一听才放心,“她既然不曾为难你,看来她也是个九曲心肠的人,那些道理她都是明白的,是个值得相与的聪明人。你日后也要与柳香多多亲近才是。”

  秋菊点头。

  林芷萱道:“无论如何也是苦了你一天了,快回去睡一会儿歇息歇息,这里有冬梅就好。”

  秋菊也不再推辞,应着退下,林芷萱这才觉得身体疲累得如同散了架一般,头痛欲裂,昏昏沉沉地也睡了过去。

  到了晚膳的时间,林芷萱起来朦朦胧胧地吃了饭用了药,吩咐了让冬梅守夜之后,又睡着了。

  那夜月色朦胧,林芷萱睡得极不安稳,她隐隐约约中仿佛又梦见了前世,她睁眼醒来又回到了侯府瑾哥儿死的那个夜晚,侯府被抄家,一切仿佛重新来过,她拉着瑾哥儿的小手,哭得肝肠寸断。

  冬梅被林芷萱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惊醒,看着林芷萱双眸紧闭,在床上痛苦地挣扎,一会儿含含糊糊地痛苦呻吟,一会儿咬牙切齿地咒骂,吓得冬梅六神无主,只道是林芷萱梦魇了,急忙轻轻推着林芷萱,一声声唤着:“姑娘……姑娘您醒醒……姑娘……”

  林芷萱终于被冬梅摇醒,骤然双目圆睁,却空洞无神,许久才缓缓看清眼前冬梅稚嫩的容颜,终于又是忍不住,伏在冬梅肩上便呜咽哭泣起来。

  冬梅十分的不知所措,只得轻轻安慰着:“姑娘不要怕,姑娘只是梦魇了,冬梅在姑娘身边,姑娘不要怕,醒了就好了。”

  林芷萱的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惊慌,只是梦,醒来就好了。

  可到底侯府的一切是梦,还是眼前的这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