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前朝(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与魏明煦细商了明日的安排,万般事定,秋菊才来劝着该睡了。

  林芷萱点了点头,瞧着天色也着实不早了,才道:“王爷睡一会儿吧。”

  然后吩咐着秋菊给自己在地上收拾两床被褥,自己与她一起睡。

  秋菊急道:“姑娘怎么能睡在地上?”

  魏明煦默了片刻道:“天阴雨湿,地上潮得很,你睡床上吧。”

  林芷萱却道:“正因为地上潮得很,王爷身上又有伤,更不能睡了。”

  魏明煦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我是军旅之人,常年在外征战,黄沙雪地都睡过,不比你们女子娇贵。”

  林芷萱还想再辞,却瞧着他心意已定的样子,再挣无果,只得吩咐着秋菊,多给魏明煦垫几床棉被,又怕他热,吩咐再铺上带的竹玉凉席,又怕他身上有伤受不了寒,又在上头铺了一层薄薄的毯子。

  魏明煦瞧着那小丫头一桩桩一件件地吩咐着,如此细心,倒是比他府里的妻妾们更加体贴周到。

  等两人终于躺下。

  窗外风雨已停,飞檐流水滴滴答答地敲着石阶,林芷萱却又点睡不着。

  毕竟他是堂堂亲王,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济州知府的女儿。如今自己高枕无忧,却让他打地铺。

  秋菊给林芷萱掖起了纱帐,林芷萱看不见他沉睡的模样,只是一室之中呼吸可闻。

  终究,是自己算计了他。

  可是林家,如今冒不得半点险。

  若是被这件事情纠缠出来,皇上一旦动了要灭林家的心思,林鹏海如今在济州赈灾救难,瘟疫横生就很值得做文章。

  况且,还有那件事。

  林芷萱缓缓睁开眼,看着随微风摇曳的床幔。

  林芷萱的天祖父林佑堂曾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当时,皇帝庸懦无能,举**政钱粮几乎握于天祖父一人之手,林家之显赫空前绝后,在朝在野都是一呼百应。

  但,那是前朝的事了。

  林家忠君爱国,满门忠烈,可偏偏效忠的是前朝末代皇帝朱越。

  臣强主弱,朱越沉溺酒肉美色,虽无治国之能,却也瞧不得林佑堂做大,甘心做一个傀儡皇帝,对林佑堂的依仗之心渐渐成了忌惮。

  当时,太祖皇帝魏昭业便是买通了朱越的亲信宫人,挑拨离间,奏折朱批一味地逆着林佑堂来,导致国之大乱。

  后来太祖皇帝举兵东来,林芷萱的高祖父林方直率兵出征,曾三次逼退太祖皇帝大军五百里。却因朝中内乱,粮草不济,死在疆场。

  朱越那皇帝当得就像一场儿戏,是到了该改朝换代的时候了。甚至朝中多少忠贞之士拥戴林佑堂自立为王,以守国之危亡。

  林佑堂却忠于前朝,不为所动,反而斩杀了拥戴他的大臣,道不许再出此悖逆之言。

  可是当时众人拥戴林佑堂的话,却已经传到了朱越的耳朵里,朱越下旨要诛杀谋逆的林佑堂,虽然无人敢动手,却终究举国大乱。

  才有了后来太祖皇帝率军入关,建立新朝。

  高祖劝降,被俘的林佑堂自杀以保忠贞之名,并留下遗言要求林氏族人,不得投降。

  但当时林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