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丑事(1/2)

加入书签

  李梓安的面色沉了下来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今儿早朝之后,皇上将我、王景生还有廖青留在了御书房,商议镇国公魏应祥承庄亲王爵位一事。”

  老夫人拧眉正色对李梓安道:“镇国公不是力辞,这件事情不是被搁置下来了吗?怎么又提起来了?”

  李梓安正色道:“我回来之后,正碰见了云生。”

  老夫人一惊,满面不满,恨恨地转过了头。

  李梓安瞧着老夫人的模样,道:“云生从小就在宫中做侍卫,文治武功都很得皇上欢心。若不是你偏要把他赘回来,如今做个御前侍卫是不在话下了。”

  老夫人却毫不退让:“无论如何,他不过是个妾生的庶子,淼生才是老爷嫡亲的宗子。老三就是因为有几分小聪明,所以心气太高,可是他的本事还够不上他的心气,若是任由他在仕途上走下去,迟早会惹出殃及李家的大祸来。”

  李梓安拧着眉道:“好好好,总归是你有理,不说了,不说他了,一说起这事儿来你就红眉毛绿眼睛的。”

  老夫人默然不言。

  李梓安才叹道:“你说的也不错,自从那年云生将靖义那孩子送进宫,皇上手里有了血滴子,这些年他年纪又大了,竟然也时常剑走偏锋起来。你可知道前些日子为何镇国公承爵的事情缓了下来?”

  老夫人道:“镇国公不过是用来牵制敬亲王的,难道,皇上想到了什么牵制敬亲王更好的法子?例如,杀了他。”

  李梓安凝眸老夫人,许久才缓缓点头:“云生说,这件事情是靖义去办的。可是巡捕营的人去了四天了,曲阳那边依旧没有传回消息来,怕是,凶多吉少。”

  老夫人抖着手,缓缓捂住了嘴。

  李梓安道:“我这才想明白了皇上复提镇国公之事的缘由啊。”

  老夫人恨恨道:“若是敬亲王没有死,必然会知道是皇上对他下手了,到时候只怕原本他没有那个心,也被皇上逼出那样的心思来了。这都是你的好儿子,想的好勾当。万一,若是被敬亲王知道了靖义的身份,也不用等日后,李家现在就能被老三害死。”

  李梓安道:“组建血滴子是皇上的意思,也不都是云生的过错,靖义身份隐秘,想来不会被识破。”

  老夫人没有言语,显然并不赞同李梓安的话。

  且说林芷萱回了秋爽斋,林若萱并没有歇息,反而在她屋里等着,见她回来,急忙问她老夫人都问了她些什么。

  林芷萱只淡淡笑着道:“只问了些路上的经过,又劝我好生歇息,没有旁的事。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

  林若萱急忙应着,林芷萱却看了一眼屋里的人,只让秋菊留下,让其他人都退下了。

  绿澜是奉老夫人之命照顾林若萱的,还有几分不放心,林若萱亲自劝了她,只道:“我们姐妹说说体己话,你们都回去歇了吧,不碍事,我和三妹妹从小一起长大,时常同床共榻,秋菊更是机灵,会照顾好我的。”

  林芷萱听了林若萱的言语,却看了绿澜一眼,只道了她担心的是什么,她竟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