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因果(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来李家不过三天,就收到了雪安的拜帖,老夫人在晚膳之后问了林芷萱一句,林芷萱恭谨地道出了自己与雪安表姐妹的关系,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

  老夫人听了颇为诧异地看了林芷萱一眼,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让她好好准备准备。但是李家的人知道了这一层,看林芷萱的眼神都变了,前些日子一直没注意这个客居的小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原本与秋菊和顾妈妈相交十分的倨傲,总是一副看乡巴佬的神色,对林芷萱屋里的事也不上心,如今传出了这一番事,家里的下人们倒是先往林芷萱屋里献起殷勤来。

  林芷萱见来拜访的只有雪安却没有楚楠,便知道雪安此来的目的了。

  想来还是为了在金陵的时候,自己让雪安给魏明煦的那封信。

  夏兰的身子渐渐有了好转,只是春桃进了京之后身子反而一天天弱了起来,像是水土不服,只是也没法子给她光明正大的请大夫,只让冬梅好生照看着她。

  夏兰强撑着在林芷萱身边伺候,顾妈妈和秋菊已经照着林芷萱的吩咐,常在外走动,也多少摸摸李府太太奶奶们的底。

  毕竟林雅萱这些日子也没有让玉蕊和邱妈妈闲着,虽然她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毕竟如今魏应祥承袭亲王爵的事情在京城闹得如火如荼,雪安的身份也是水涨船高,又都是在京城,李家的太太奶奶们给足了魏雪安面子,大太太亲自去二门迎的,又领着去老夫人屋里请了安,说了好半天的闲话。

  雪安身子弱,这几天下了几场雨,天气渐寒,林芷萱进京那几日,雪安才着了风寒,故而不能来一问究竟,如今才好些,要应酬着李家的太太奶奶们也着实疲惫,不多时,面色就不好看了起来。

  林芷萱是知道雪安的,李家人虽然有心相待,可毕竟不如自家人那般周到体贴些。

  林芷萱出声劝了道:“安姐姐从来身子虚,说了这大半天的话,我瞧着安姐姐怕是累了,不如到我屋里歇息一会儿,晌午再过来老夫人处吃饭。”

  三太太听了这话颇为诧异,觉得雪安如此娇贵十分失礼,老夫人却点了头道:“也好。”

  又让下人小心服侍着。

  雪安被折腾了大半天,也是有气无力,等终于撑着进了林芷萱的屋,才终于面色煞白地倒了下来。

  林芷萱和丝竹十分担忧的将雪安扶到床上,秋菊给倒了一杯安神茶过来,丝竹喂着雪安喝了半盏,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见雪安脸上渐渐变过血色来。

  跟着回来的林若萱也是吓坏了,还问着要不要去请大夫。

  雪安强笑着道:“不碍事,我躺一会儿就好了,你们不用再这里围着,芷萱在就好了。”

  林若萱虽然还是担忧,但是瞧着魏雪安的模样,像是特意来找林芷萱的,便也没有多留,只劝了两句好生歇歇,就领着下人们出去了。

  绿澜却看着林芷萱遣了众人,甚至连雪安身边的丝竹都退了出来,有几分不解地拧了眉头。

  雪安瞧着屋里的人都出去了,才那样定定地看着林芷萱,在等她说话。

  可是有些话,林芷萱实在没想好该怎么跟她说。只瞧着她这么看着自己,也是尴尬,便笑着先岔开了话,问道:“怎么楚楠没有跟着你来?”

  雪安见林芷萱与她打太极,也没有逼得太紧,只是淡淡地道:“楚楠跟李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