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审问(1/2)

加入书签

  老夫人此时叫自己过去,又听了林若萱说了李婧的惨状,秋菊几个吓得手脚冰凉,围着林芷萱一脸的惊慌无措。生怕林芷萱也跟着受什么责罚。

  林芷萱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怕。

  如李婧所言,自己毕竟只是在李家客居,李家除了林若萱,无人有权管束自己,老夫人的家法上不了她的身。

  而若说连累姐姐受过,林若萱如今身怀有孕,黄氏才刚刚小产,梁家对林若萱肚子里的长子百般珍惜,自然不容有失。

  最重要的是李家三太太曾经派人暗害过林若萱肚子里的孩子,林若萱大度,不与计较,李家在林若萱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来,还敢来训斥她和她的妹妹?

  也是因着林若萱的缘故,林芷萱才这般有恃无恐。

  而至于名声,李家无论如何都会保住他们家大姑娘的名声,有李婧打头阵,林芷萱自然不会有事。

  此番前去,最多有两个下场。

  或者,李家重罚李婧,对林芷萱赔罪,说是李婧领着林芷萱胡闹,吓着林芷萱了。

  或者,不轻不重地斥责林芷萱两句,让林若萱回来管教自己。

  至于后者嘛,林芷萱瞧着自己的这个满面担忧的二姐姐,也是笑着摇了摇头,安慰道:“姐姐放心,我不会有事,要不,你就陪我一同去可好?”

  林若萱赶紧应着,想着自己怀着身孕,应该能救了林芷萱,便百般忐忑地随着林芷萱去了福寿堂。

  到了福寿堂,却发现福寿堂里空空荡荡的,早已没了人,李婧已经被大太太扶着回了宏福堂。林芷萱本以为老夫人会将家里的太太奶奶留下,至少听她辩解辩解,可是如今既然遣了人,一句话也没让自己说,想来是有维护李婧的意思,李婧说是林芷萱撺掇着她去的,就是林芷萱撺掇着她去的了。

  可是,公道自在人心,家里的太太奶奶们并不知道自己和魏明煦在曲阳的事,在他们眼中,自己不过是个从杭州刚进京的丫头,听没听说过敬亲王还两说,怎能撺掇着李婧去见他。

  再依着他们对李婧的行事和脾气的了解,明眼人都知道这明明就是李婧胡搅蛮缠,拉了林芷萱去,却又将责任推脱给了林芷萱。

  故而林芷萱也没有如何担心,她担心的反而是老夫人遣了众人,独留她一个细问,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好在如今李家归附魏明煦的事情已成定局,自己于魏明煦有恩,李家不敢对自己怎样。

  但是林芷萱也不想表现得跟魏明煦太过亲近,免得被李家利用,也去当什么让李婧嫁给魏明煦的说客。

  林芷萱和林若萱进了福寿堂,两人都给老夫人见了礼,老夫人拧了眉头,原本不打算让林芷萱起来,可是看着一旁的林若萱,老夫人还是微微抬了抬手,让她们起来了。

  林芷萱静静立着,老夫人给林若萱看了座,才问林芷萱:“我听婧儿说,头晌是你撺掇着她去外院见敬王爷,可有其事?”

  林芷萱佯装一怔,才恭声道:“阿芷是陪着婧表姐出了二门,但是却不是我撺掇的,是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