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病症(1/2)

加入书签

  楚楠又劝了王景生两句,不要争一时得失,总有法子慢慢谋长远打算,况且不过是一个内阁的缺而已。,

  林芷萱在门外静静听着,王家正堂雕梁画栋,无限富丽精巧,却这般空荡。

  前世林芷萱曾经来过数次,却总是与王景生不欢而散。他是个太过死心眼的人,信奉着那一套工整板正的忠君爱民之正道,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于臣来说,他着实是个不好相与的人,但是于君来说,他的确是不可多得的贤臣,忠贞事主、绝无二心。

  林芷萱不知道里头楚楠要劝王景生劝到什么时候,她想去耳房坐坐,却瞧见一个小丫头鬼鬼祟祟地在正房门口探头探脑。

  林芷萱拧了眉,给瑶琴使了个眼色,瑶琴往门口一看,那小丫头一惊,急忙躲了回去。

  林芷萱由瑶琴领着去了耳房坐了,瑶琴给林芷萱斟了茶,林芷萱才问她:“那个小丫头是什么人?”

  瑶琴犹豫了半晌才道:“是素姨娘身边的丫鬟坠儿,想来是听说老爷回来了,又发了脾气,来打听虚实的。”

  林芷萱点了头,没有再多问。

  不多时楚楠过来,请林芷萱过去给王景生见礼,林芷萱去了,王景生也不过关怀了后辈几句,就让楚楠陪着林芷萱走了,他的面色依旧不好,不多时外头来了传话的小厮,王景生换了常服,便出了门。

  林芷萱由楚楠陪着往东院走,才问了她:“舅舅是为了何事动了这么大的火气?”

  楚楠也是恹恹的,不欲多提,只道:“爹能为什么?不过是朝廷上的事罢了。”

  林芷萱劝了楚楠两句,楚楠才道:“晌午爹外头有应酬,就我们两个陪着玉哥儿吃吧。”

  林芷萱道:“玉哥儿的几个姐姐也不过来吗?”

  王楚楠摇了摇头道:“我看不惯她们的性子,她们也看不惯我的,况且也不能大肆操办,否则只给玉哥儿平添麻烦,我原本也只是想和你清清静静地说说话的。”

  林芷萱想了想道:“要不,咱们叫白姨娘一同来吧。”

  楚楠眸光一亮,含笑对着林芷萱点了点头。

  这位白姨娘出身书香世家,性子淡泊谦和,却柔中带刚,这么些年能隐居在王家后宅之中,不漏锋芒却也实属难道,林芷萱瞧着,倒是有几分雪安的韵味在里头。

  林芷萱旁敲侧击地与白姨娘说了好半天的话,林芷萱和王楚楠都十分的满意,后面的事也不用林芷萱多教,她自然相信楚楠的本事。

  一直徘徊到酉时,林芷萱才打道回府,楚楠原本想让林芷萱在王家陪她几天,可是林芷萱放心不下家里的林若萱,也不知道她身子好些了没有。

  又听说如今京城中来了瘟疫,林芷萱更加放心不下林若萱。

  楚楠只得作罢,和白姨娘亲自将林芷萱送到二门。

  坐在马车上,林芷萱仿佛有心事的样子,一句话不说,只恹恹地歪在靠枕上,秋菊和夏兰面面相觑,早晨来时还好好的,怎得如今成了这个样子。

  林芷萱回了府,却见府里上上下下都在洒扫庭除,用艾叶熏着。

  林芷萱拧了眉,先回了秋爽斋,林若萱已经好了,瞧见林芷萱回来却急匆匆地过来道:“你怎么一大清早就走了?我听靖知说京城闹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