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租房(1/2)

加入书签

  林雨凉刚准备把玉简拿出来, 就听见了脚步声,伸手把金苹果塞进裤子里,扭头一看, 就看见任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

  “你来的挺早啊。”任玥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已经有一米六了, 身上没有穿校服,而是桃红色的薄毛衣和牛仔裤, 头上别着一个蝴蝶发卡随着她动作一动一动,还挺洋气的,她走到自己的位置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我妈买的牛肉干,你要不要吃?”

  林雨凉看着那个金属做的小蝴蝶,感觉有点辣眼睛,听任玥这么说,摇了摇头, “不了。”

  她跟任玥打了声招呼,拿了小钱包就出门了。

  学校出大门就是大街,林雨凉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路边的老建筑。

  大铁门上绕着铁链,用一把大铁锁锁着, 右边一个小门开着供人出入,往上看,一排排的房门是经历过风霜的绿色, 镶嵌在灰色的墙壁里, 看着就有那么一点败落的静默。

  这样的单间楼在十几年后已经很罕见了, 不过在现在还很多,一间一间的,公用的厕所,走廊上堆积着厨具,有很多学生在这里租房子。

  她看了一会儿,一楼的墙壁上面还用粉笔写着租房的联络方式,歪歪扭扭的,不好看,却很显眼。

  走到大铁门的房间,里面正传来新白小娘传奇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竟然还有人来租房子。”虽然好奇了一句,但是房东是个很干脆的人,打量的一会儿林雨凉,“小姑娘,你家大人呢?你一个人来能做主?”还是有些怀疑,得到了林雨凉肯定的答复后,房东也没多说,就把手上的空房间给林雨凉进行了介绍。

  房间剩的不多,最大的有二十四平方米,最小的就六平米正好能放下一张床,还有一个十二平方米的。

  “没啦。”房东摊了摊手,毕竟现在都开学两个月了,好一点的房间都被挑完了,剩下的都不怎么样。

  林雨凉想了想,“能不能带我?”

  房东把桌子上的一大圈钥匙一提;“走。”

  看完了房子后,林雨凉就知道了,其中两个房间都是采光不好,白天也要开灯,还是一个则是靠近公用厕所,门口能够闻到一大股异味。

  房东一脸若无其事,林雨凉怀疑他鼻子是不是有问题,她想了一会儿,选了那个十二平方米的,虽然采光不好,但是在走廊的最里面,拐进去的地方,对面是墙。

  清静,干什么都安全。

  林雨凉看了一眼,跟房东商量了一下。

  房东已经很习惯接待这些学生了,反正剩下的三间房子能租出去已经是运气了。

  离放寒假还有大概三个月,商量好了价钱,其实也就回这里来睡个觉,也没那么讲究定合同,林雨凉给了钱,对面就直接把钥匙给了她;“不放心你自己去买个锁来换了然后把锁和钥匙给我。”

  是老式的那种门,门里是插销,外头是翠绿的搭扭,吊着一把老式的铁锁。

  对于林雨凉的果断,房东还是很满意的,一共就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他正好回去继续看电视剧。

  看着房东一晃一晃的走下去,林雨凉走进房间,里面就一个简单的木床,没有被褥空荡荡的,还算干净,但是离能够住人还有一定的差距。

  林雨凉:……

  她急忙把一旁的小窗户打开透透气,对面是另外一座建筑的侧面,挡住了光,整个房间都显得昏昏暗暗的,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手把门别上,然后把妲己的玉简拿了出来。

  跟琵琶精上次发的有些相似,只是上面的符号却不同,不过一样不认识。

  林雨凉:……忽然想起上次琵琶精发的玉简被吸收后似乎就没什么反映了呢。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翻来翻去的看了一会儿,硬是没找出那些被吸收掉的萤火,伸进嘴里咬了一下,还是没用。

  冷漠jpg。

  就不能简单直接一点吗。

  林雨凉把玉简按在额头上,很快再次进入了漆黑的空间,这次漆黑的空间是,是一只幼小的白狐,比白雪更加雪白皎洁,没有一丝杂色,简直可以直接拿去‘臣妾是白狐’了。

  小白狐的眼睛里充满了灵慧,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普通的狐狸,如果不是一动不动的话,几乎都怀疑是什么活物了。

  林雨凉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对面,压抑住了自己想要上去捋狐狸的冲动,就怕这小狐狸跟玉琵琶一样忽然变成萤火虫飞走了。

  说起来,玉琵琶的玉简里是琵琶,九尾狐的玉简里是白狐。

  大概跟他们的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