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2)

加入书签

  向阳趴在旁边认认真真地看着真傻的手,看他到底得怎么落笔才能把一个一个的字写成鬼画符。

  真傻被看得十分紧张,写一个字,便瞟一眼向阳的脸色,看他脸色差强人意,便继续写。于是这样写写停停,一张几百来字的卷子,愣是抄了半个多时辰。

  向阳的脸到后来是全黑的。

  真傻笔尖一抖,在宣纸上晕开了一个巨大的墨迹。

  向阳咬牙切齿:“真傻!你是故意的吧!让你写个字能这么不情愿么!这张卷子才几个字你知道你写了多长时间吗!这样写下去十张卷子你就得写到三更半夜了你知不知道!?”

  真傻愣愣道:“啊?要写到这么晚啊?媳妇,那要不我写少一点我们还是早点睡吧,明天我还得去帮东村的蓝大婶摘瓜呢!”

  向阳气得牙痒痒的:

  “姓傻的!我总算看出来你安的什么心了,你就是不想写!你就是想赖皮!你个小人!你言而无信!你伪君子!你食言而肥!”

  真傻:……

  真傻被向阳这么一通数落也有点生气了,他虽然脑袋有点不灵光,但这并不是说他就是泥人做的,什么脾气也没有。真傻沉着脸地把笔一搁,转身就走。

  向阳反倒愣住了。

  屋子里空荡荡的,向阳心里突然没了着落。

  向阳有点懊恼,每一次都是这样,身体先于脑子有了动作,早上踹真傻下床也是,刚刚说话也是,包括十二年前,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把真傻吓傻的。

  向阳丧气极了,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是惹祸精,就算以后成了神仙,应该也是丧门星级别的。

  向阳在屋里坐了好一会儿,心里默念着如果下一刻真傻回来了他就主动道歉,可惜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第三炷香的时间还没开始燃,向阳便使了个御风的法术飞回豳溟山了。

  所以,特意去东村跟蓝大婶请假说明天不能帮她摘瓜要待在家里陪媳妇写字的真傻一回家面对的就是空无一人的屋子。

  连桌子上的卷子也不见了。

  真傻的眼泪顿时就掉下来了。

  ☆、第十章

  向阳闷闷地回了豳溟山,化成一棵向日葵倚在榕树下。那垂头搭脑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向日葵,像丧门葵。

  榕树精从真身钻了出来,问他:“这又是怎么了?”

  向阳闷闷地说:“你别管我,我要静静。”

  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