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只要高兴就行”

  “俺的乖乖,还是米老师好”有老师的鼓励,欧阳力强来了信心,挽住米亚琪的手,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快看,土豆成精了也来跳舞,真有意思”

  “是艾我自诩脸皮最厚的人,今天发现了比我脸皮还厚的,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可惜了那漂亮姑娘,搂着跳她上曲,肯定会永生难忘”

  “遗憾什么呀,走,我们过,有林大哥在,我们怕什么!”

  说话间,十个人簇拥着走上前,将两个人团团围在中间

  欧阳力强还沉浸在舞步之中,与米老师跳舞是头次,感觉真他娘的爽猛然抬头看到数人围了过来,吓了大跳,身体颤抖了下,双腿打起了晃,轻声道:“各位大哥,请问有有什么事?”

  “哥们,舞跳得不错,可惜了你舞伴的好身材,你边上靠靠,我陪这位美女跳上曲”为首的个背头青年二十五六岁,脸上带着微笑,伸手便把欧阳力强推到边

  米亚琪皱了皱眉,把欧阳力强又拉到身边,冲青年撇了撇嘴道:“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都走得远远的,不要影响我跳舞的情绪”

  欧阳力强怕米亚琪吃亏,急忙挡在她的身前,冲青年们微微笑:“各位大哥,我们跳曲就走,如果妨碍你们跳舞了,这个地方可以让给你”

  青年没有理会欧阳力强,把他拨到边,冲米亚琪点点头笑道:“小妞不错,真够辣的,我喜欢,今天我兴致不鞋必须和你跳上曲,这舞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

  其余几个青年大声嚎叫着,吹着口哨

  “豪哥威武”

  “豪哥加油”

  “豪哥来曲”

  欧阳力强还想走上前,被个小胡子青年揪住衣领,向外带,脚下拌,扑通声摔倒在地,引起片哄笑声小胡子指着地上的欧阳力强大笑起来:“小子,没有水缸高还出来跳舞,小心被人踩死,你家菜筐里就少了个土豆,还是趁早回家吧”

  他的话又引起片哄笑声

  吴天浩欧阳雪主等人看到这边有动静,立即跑了过来胖子把土豆强扶起,大声道:“强哥,怎么回事,有人闹事?”

  欧阳力强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大家该跳舞跳舞,该欢乐欢乐,没有人敢闹事”

  米亚琪皱了皱眉,用尖细的食指指着小胡子的鼻子,瞪眼道:“小朋友,手脚干净点,不然肿了不知道怎么弄的”

  小胡子看着自己的手,哈哈大笑道:“我这手能肿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话音刚落,啪的声脆响,只小手掌切到他的手背之上,钻心的疼痛令他匆忙收回手,咬紧了牙关道:“的敢打我我的妈呀,真肿了!”

  被称为豪哥的背头青年抬手,拧住米亚琪的胳膊背到背后,另只手掐住她的脖子,冷笑道:“还真是个小辣椒,敢打我的兄弟,信不信我们把你轮了!”

  “你敢,把你的脏手拿开!”

  人群外声大喊把几人吓了跳,看是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土豆精,又引起片哄笑之声

  土豆青年不但矮,瘦瘦的脸通红,眼睛瞪得溜圆,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双腿打着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癫痫发作,了解他的人知道,强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小胡子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指点着欧阳力强说不出话

  欧阳力强上去个弹腿,快如闪电,急如流星,踢在小胡子的腿弯处,他还没反应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如望睛瞪得溜圆,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双腿打着晃便便便扑通声摔了个嘴啃泥,泥没有啃到,却啃到了自己的舌头,咬出了鲜血

  豪哥愣,刚才还像皮蛋样的土豆强,怎么变得如此强硬?还没回过神来,掐在米亚琪脖子上的手指被土豆强轻轻抓起,又轻轻掰,嘎巴声轻响,豪哥立即松开了手,厚槽牙咬得格格响,两只手指打起了颤

  手指没有断,却是错筋的响声!

  欧阳力强把米亚琪拉到身边,轻声道:“米老师,没事吧”

  米亚琪咳嗽了两声,擦了擦白皙的脖颈道:“没事,我们走,不与流氓般见识”

  米亚琪不想惹出事端,曾经的米老师,现在的部队干部与地痞打架,说出去也不好听

  豪哥个箭步窜了过去,挡住两人的去路,颤抖着手指冷声道:“怎么,把人打了就想走吗?”

  吴天浩和三个灵长类立即围上来,胸脯挺喝道:“怎么着,还想较量较量,不服撂个场子啊”

  看吴天浩等人站出来,小胡子带领过来的其他人也围上来,两拨人你句我句,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场打斗

  舞厅的音乐已经退,好事的人凑过来看过闹,不时吹响尖厉的口哨,在旁呐喊助威,怕事的早就走人了,胆子大些的站在远处看着热闹

  米亚琪晃了晃发晕的脑袋,看了眼豪哥道:“哥们,今天我不想打架,高兴的事情不能扫兴,你让开我们走人,大家相安无事,怎么样?”

  “不怎么样,把我的人打了,就想走人了事,太便宜你了”

  “你想怎么样?”米亚琪皱了皱眉头

  “陪礼认错就免了,让哥亲两口,你的两只大奶子让我摸两把,你们就可以走人了”豪哥阴冷的笑了笑

  “好艾你来摸吧”米亚琪冷笑声,把胸前的对高耸挺了挺,引起围观者的阵惊呼

  “哇塞,好好大的胸”

  “手感定不错,我也想摸摸”

  “去你的,有豪哥摸的,哪里有你摸的,边呆着去”

  豪哥回头看了看弟兄们,个个都盯着他的手,嘴角流出了口水他本想不摸,手指还隐隐作痛呢,戏演到这步就得摸,在怂恿的目光,他猛的伸出手,抓向对令人垂涎欲滴的山丘

  啪

  手离胸部还差两公分,米亚琪的撩阴脚迅速飞起,踢得豪哥立即扑倒在地,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欧阳力强抖了抖左腿,如果米亚琪的腿晚踢四分之秒,他的腿就会飞出去,踢的部位可能不样,但踢的力道要比她强劲得多

  几个人跑上去,七手八脚把豪哥扶起来,查看他的伤情,米亚琪冷哼声抬腿就走,立即有三个人跳过来,大骂着拳脚迅速击向米亚琪

  吴天浩和杨佳星费德龙侯占山不是吃素的,看有人打老师,立即冲了过去,拳脚齐挥,将三个人撂倒在地

  “别管我,揍他们,给我狠狠地揍!”豪哥揉着裤裆,对身边的弟兄们大声叫道

  其他人立即冲过来,与欧阳力强等人打斗在起

  立时,整个舞厅热闹非常凡,杯子瓶子桌子摔了地,叫骂声口哨声踢打声响成片

  酒吧保安早就到了跟前,看两拨人都惹不起,急忙报告了店老板店老板四十多岁,听说有人打架急忙跑了出来,想伸手拦也拦不赚看着片狼藉的酒吧,鲜血从眼睛里都流了出来:“我的酒吧艾我辛辛苦苦经营的酒吧,今天算是毁了”

  “住手!”

  声大喊压过所有的声音,酒店老板正在拨打110,听有人来维持秩序,急忙抬头看去只见门厅处站着个青年,米八五的个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几丝刚毅

  所有人都退手,同时看向来人豪哥看到青年走进来,急忙走上去笑道:“大哥,上趟卫生间这么久,有人跟我们过不去,把兄弟我打惨了”

  青年点了点头,扫了眼他身后的人,冷声道:“谁这么大胆子,敢打我的兄弟,站出来!”

  欧阳力强向前迈了步,胸脯挺道:“我!”

  “你?”青年愣,上下打量着欧阳力强,欧阳力强也上下打量着他

  “亚琪?”男子看向欧阳力强身后,发现了被蒋梦涵和佟诗凝扶着的米亚琪,不由惊叫起来:“亚琪,真的是你吗?你让我找得好苦啊”

  继续求收藏,大家多支持下吧!

  第042章脱裤子走人

  米亚琪拍着胸脯刚刚恢复了下情绪,虽然她是火爆的脾气,但街道打架还是第次,情绪非常激动,听到男子叫出她的名字,急忙抬头看,立即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你?你怎么来的青山镇?”

  男子跨过土豆强,走到米亚琪面前,伸手就要拉米亚琪的手,却被只胖胖的胳膊挡住了,吴天浩嘿嘿笑道:“哥们,君子动口不动手,请你检点些,不要动手动脚”

  青年有些尴尬的收回手,眼睛里满是激动:“亚琪,我到青山镇就是来寻找你,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这是天赐良缘艾真是太好了,以前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真诚的向你道歉,亚琪,跟我回京城吧,我们”

  “住嘴!”米亚琪双眼赤红,满脸的愤怒:“京城我会回去的,青山镇我也会呆下去的,呆与回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在我的记忆中,你全部被删除了,也请你从我的眼前消失,不要再出现,不然,受伤的会是你!”

  “亚琪,我真的好想你,自从你走之后,我悲痛欲绝,死的心都有,我”

  “哈哈哈”米亚琪转怒为笑:“林书南,你好卑鄙,吃着锅里的,占着碗里的,还与慕容婉儿关系不清,居然在我面前谈死,还悲痛欲绝,真是让我笑掉大牙!”

  林书南慌忙道:“亚琪,那是个天大的误会,有人在背后阴我,所以才有了暧昧短信,也才有慕容婉儿的出现,现在我独自人来找你,就是想向你解释清楚,我们之间不要再有误会,留下辈子的遗憾”

  没等米亚琪说话,欧阳力强首先挺身而出,上下打量着林书南:“你叫林书南,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果然英雄潇洒,风流阿就风流啊”

  米亚琪因为他才跑到阳城技院来教书,慕容婉儿因为他,而把米亚琪气得直哭从外表上看,他确实长了副好皮囊,是众多女孩子心仪的对象

  林书南也上下打量着面前成了精的土豆,米六多的身高,肩膀横宽横宽的,高度与宽度基本划成等号:“你是?”

  欧阳力强还没说话,吴天浩哈哈大笑道:“强哥,什么风流啊风流,那叫风流倜傥”

  “倜什么傥,他就是风流成性,拈花惹草,处处留香,典型的公子哥我是谁你不用管,请你离米老师远些”欧阳力强抿了下鼻子

  “小子,不要胡说,小心你的皮肉受苦”豪哥个箭步窜过来,指着欧阳力强的鼻子骂道

  欧阳力强挑了挑眉毛笑道:“我欧阳力强从来不撒谎,撒谎不是好孩子”

  看到土豆强脸正经的样子,围观的人们哈哈大笑起来,有人高声道:“哥们,你说林公子风流成性,你有什么证据呀”

  “是啊是艾不要空口乱说,拿出证据才证明你没有撒谎”

  欧阳力强指了指林书南的手包道:“证据就在他的包里,如果大家好奇,可以让林先生打开包让大家看看”

  林书南冷笑声:“笑话,我的包为什么给大家看,这里面是我的隐私”

  “既然不给看那就算了,我们喝我们的酒,你们跳你们的舞,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欧阳力强耸了耸肩,看到酒吧老板脸的苦笑,急忙又补充句道:“还有,林公子,把酒吧的损失给赔了,所有的切都是你们这些公子哥引起的”

  听这话,围观的人立即哄笑起来,土豆男声不疼不痒的话就想把帮公子哥哄走,还让人家包赔损失,滑稽得有点让人可笑

  豪哥首先收住笑容,接过林书南的手包晃了晃,笑道:“小子,我们不防赌把,如果你能猜出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可以考虑放你马,打人的事情笔购销,酒吧的损失也由我来赔付,如果猜错的话,你们每人让我踹上三脚,包了损失后夹着尾巴滚蛋,你看怎么样?”

  佟诗凝急忙拉欧阳力强的胳膊道:“不跟他们赌,这些人不是好东西”隔着厚厚的牛皮猜出包里有什么东西,这不是开社会主义玩笑吗,有人能够猜出来,那是有特异功能的,全世界也找不出两三个人

  欧阳雪主也拉住哥哥的手:“诗凝姐说的对,我们不跟他们赌,如果他们再闹事,我们就叫警察”

  米亚琪也投来制止的目光欧阳力强冲大家淡淡笑,然后走到豪哥面前:“赌把是可以的,但赌的条件很不公平,打人是你们先动的手,勾销不勾销应该由我说了算,不如这样,我输了,我们全部光着腚走出这酒吧,如果你们输了,你们全部光着腚走出这酒吧,你跟哥几个商量下,同意我们就开始”

  看热闹的听这话,立即哈哈大笑起来,今天可有热闹看了,公子哥们也有带女朋友的,四个女士,而土豆男边也是五个姑娘,如果几个大姑娘光前腚在眼前晃来晃去,这香艳的场面是不是很震撼?

  豪哥向林书南投去征询意见的目光林书南再次上下打量了下欧阳力强,眉毛挑了挑,暗暗点了点头

  “好,我跟你赌,老板过来,你当见证人,包放在你手上,那小子用笔写出里面东西的名称东西和名字当场宣布,如果完全对上我们就认输,如果有件对不上,这个土豆精就认输”

  酒吧老板脸的为难之色:“我这个我”

  “我什么我,如果想包赔你的损失,你就当见证人”豪哥把包放在吧台上,有意的放在几只高大酒杯的后面,你就是透视眼,有酒杯挡着也会产生偏差!

  酒吧老板很是为难,见骑虎难下,只得当起了裁判,让服务员拿过纸笔,递给欧阳力强

  土豆强呵呵笑:“豪哥,你确定赌博开始了?”

  “确定确定,少他娘的婆婆妈妈”

  “林书南,你确定用你的包做赌注?”

  看到欧阳力强脸的坏笑,林书南扫了四周眼道:“确定”

  “只要你们确定就好,那我开始写了”

  欧阳力强双手合什,双眼紧闭,口吐白沫,眉头轻轻皱起,身体轻轻地颤抖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好像跳大神的神汉般,把围观的人逗得哈哈大笑

  五分钟后,欧阳力强提笔刷刷写了三行字,然后交给店老板

  “钥匙3把车钥匙1把”

  “钞票53张45000洲元”

  老板叫过名服务员,他从包中掏出件东西,大声报出名字,服务员在纸上勾上个名字

  报出八件东西之后,服务员勾了八个名称,与包中的东西完全吻合,惊得林书南瞪大了眼睛,围观的人群也发出唏嘘之声

  “活眼金睛艾猜得这么准”

  “是艾太神奇了,不会是二嗌裨谑腊伞?br/>

  “那小子身上肯定安有透视眼,不然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当老板拿出第九件东西时,急忙又放了回去,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什么东西快拿出来,不然不给你包赔损失了”豪哥拍桌子喝道

  林书南瞪了他眼,走过去拿过手包,大声道:“好了好了,事情到这就算了,我们认输!”

  “不行,南哥,还有好几样东西没有报出来,他肯定有不知道的东西,老板,快报名字”豪哥挥了挥手道

  “这这”店老板面露出为难之色

  “这什么这,你手里拿的是樱花牌的避孕套,五只盒”欧阳力强朗声道:“还有只菊黄铯的小型跳蛋只,枝子牌的,东洋货”

  听到欧阳力强报出名字,酒吧老板只得把东西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围观的人发出阵惊叹,紧接着阵哄笑

  欧阳力强摆摆手说道:“我赌你的包,就是堵你的嘴,什么悲痛欲绝,什么想死的心都有,那都是哄小孩的,想哄我们可亲可爱可敬的米老师,那是不可能的,你个风流成性的家伙”

  轰

  又是片哄笑声

  豪哥走上前,看着林书南道:“南哥,我们就这样输了?”

  林书南深深看了米亚琪眼,沉声道:“对,我们完全输了,而且,输得很惨!”

  豪哥听这话,立即像泄了气的皮球,有三个公子哥抬腿就想跑,被吴天浩及三个灵长类拦缀“输了就想跑,没门!”

  “亚琪,我们愿意接受惩罚,光腚的事情,就不要了吧”林书南向米亚琪投去哀求的目光

  米亚琪把头捌到旁,嘴里发出哼的声她很生气,生气自己曾经认识这么个人,她也不生气,什么跳蛋避孕套,就是弄个充气娃娃又怎么样,与姓米的没有任何关系

  欧阳力强呵呵笑道:“接受惩罚也可以,男人三千,女人五千,交钱走人,不交钱的脱裤子走人!”

  寻各种支持,争取汪在主页,大大们点下你们发财的小手,收藏推荐点击下,眼镜在此谢过,加油!

  第043章偷窥老师洗澡

  公子哥都是要脸面的,谁也不愿意在广庭大众之下光着腚溜达,个个交了钱走出酒吧,女人当然也是公子哥付的钱,谁叫他们有钱呢

  林书南掏出两万洲元放在吧台上,眼睛深情地看着米亚琪,轻声道:“亚琪,我这包又是个误会,机缘巧合”

  侯占山推了他把道:“误什么会,赶紧走人吧,不要再打米老师的主意,他已经名花有主了”

  公子哥们灰溜溜地走了,欧阳力强酒吧的损失钱包赔了,还剩下不少钱,为在场的每人点了杯酒,有免费的酒可以喝,酒吧的气氛再次热烈起来,连唱带跳,几人直玩到深夜

  第二天欧阳力强醒来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