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

  第001章庶女归来

  ?

  市,楚家别墅,灯火辉煌。

  顶级的交响乐团正在喷泉边演奏,甜美的酒香弥散在繁花似锦的庭院中。

  今晚这里有场酒会,目的是为了迎接失散十七年的楚家千金,楚瓷。

  然而此刻,楚瓷却醉得像融化的奶糖,四仰八叉的摊开在自己新家的大床上。

  “哗啦”声,冷冰冰的水泼得楚瓷脸上和身前全都湿了。

  冷水的刺激,驱散了几分酒力。

  确切的说,是酒中的安眠药力。

  “嗯真凉快”

  楚瓷迷迷糊糊,喃喃地说着。

  但下秒,个激灵,她几乎从床上弹了起来,出了头冷汗,但舌头还是有点打结。

  “这是在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

  楚太太郑知淑和女保镖梅辛站在床前,两人的脸色,简直晦气得像黑白无常。

  尤其是郑知淑,看着楚瓷,咬牙切齿,简直恨不得把楚瓷打入十八层地狱。

  楚瓷下意识以为,自己还是住在郝清阿姨家的小阁楼上。

  虽然她秒钟后想起自己已被楚家接回来,这里就是自己新家的卧室,可还是回忆不起自己为什么不在花园里,而在床上。

  自从回楚家,她就直很憋屈。

  十七岁职高没毕业,竟然要被逼着嫁给见都没见过的二十七岁大叔,成为商业联姻的祭品。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玩完了,顿觉了无生趣

  所以今晚,听说会见到那个“大叔”未婚夫,她心情就更糟,可又不敢放开喝个醉,怕惹出事来挨父亲和大妈骂。

  所以只拿了杯低度数的鸡尾酒,但坑爹的,怎么会醉到记忆断片了呢?

  看着满脸仇恨和愤怒的郑知淑,楚瓷不明所以,只好弱弱的叫了声:“大大妈呃”

  她口齿不清,最后打了个酒嗝,完全没有半点千金小姐的样子,就连郑知淑身后的保镖都比她有仪态

  然而就算是如此失仪,也掩不住她的绝美容颜。

  郑知淑看着楚瓷,就无法不想起她母亲当年风华绝代的样子,更加厌恶,扬手就扇了楚瓷耳光:

  “不要脸的小贱货!”

  若不是楚家的至臻科技发生了大规模召回事件,股票大跌,濒临破产,楚家何必求助贺家?

  好巧不巧,贺董事长病重,想趁机解决独子贺梓朗的婚事,否则,她郑知淑怎么可能答应接这个死丫头回来,忍这口窝囊气!

  巴掌,哪能解恨。

  楚瓷没有防备,直接被郑知淑这巴掌打得跌倒在床上。

  药力未过,酒意未醒,她手软脚软头晕眼花,要不早起来跑了。

  她狼狈地爬起来,躲到床的另边,捂着脸瞪着郑知淑:

  “大妈!你凭什么打我?”

  郑知淑见楚瓷还敢躲,但她又不能沿着床去追,咬着牙,指楚瓷床单上的滴殷红鲜血:

  “我肯让你回楚家,是要让你嫁给贺少,挽救至臻科技。你却在这个时候勾三搭四败坏楚家名声,还问我为什么打你?”

  楚瓷顺着郑知淑的目光看向床单,只见床单上竟然有滴让人触目惊心的鲜血,而且还没有干。

  这是什么情况?

  她的房间,她的床上,她没受伤,衣服也穿的好好的,但

  “这血是从哪儿来的?”楚瓷傻眼了。

  见楚瓷这种反应,郑知淑明白,这丫头刚才是着了道。

  然而今天的事决不能让贺少发现,更不能让他和楚瓷碰面,看见楚瓷这种醉醺醺的样子。

  她淡淡斜了保镖梅辛眼,冷冰冰地说:

  “梅辛,带她去靖安医院做修复手术!出门时小心,别被人发现。”

  “修复手术?”

  楚瓷完全懵了,她愣愣看着郑知淑,忽然反应过来,羞得满脸通红。

  “大妈,你怎么能把人想得那么龌龊?我衣服穿得好好的,根本没怎么样,才不去做什么见鬼的检查!”

  楚瓷气得腮帮子鼓鼓的。

  郑知淑秀眉横:

  “由不得你!梅辛,小姐交给你了,把她干干净净带回来。”

  看着郑知淑开门走出去,楚瓷憋了肚子气无处发泄,只能抱着枕头狠摔了通。

  “讨厌!讨厌!你才不干净!你心肝脾肺肾十二指肠都不干净!我不要检查!我不要那个什么妇科医生碰我,脚趾头都不行!”

  梅辛依旧很专业的笔直站在床前,等楚瓷发泄完了,才用平稳而毫无感情的声调说:

  “小姐,可以走了吗?”

  楚瓷白了梅辛眼,她明明觉得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感,根本不信自己被人给吃干抹净了。

  况且,处膜那么薄薄的片可是很脆弱的,碰碰就能破的吧?

  谁知道这是不是恶毒后妈故意弄点番茄酱来陷害楚瓷,好有借口勾结无良医生毁掉她的清白,让她成笑柄?

  要是把自己的“第次”奉献给不明医疗器械,楚瓷哭都来不及。

  不行,得跑!作者的话:

  开新书啦,染衣好嗨森,希望大家都来捧场,喜欢的朋友记得收藏和投票票哦!

  第002章朗少的麻烦

  ?

  个小时之后,靖安医院妇产科楼下。

  纤尘不染的玻璃感应门缓缓打开,走出个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身姿颀长挺拔的男人。

  男人身上那套手工定制的海军蓝西服,彰显着尊贵的欧洲皇室格调。

  他,是帝煌跨国集团的,贺梓朗。

  今天,姐姐忽然动了胎气,他陪同前来,也因此避过了楚家的酒会。

  那种场合,商界富豪名流齐聚,人人都戴着面具嗅着资本的味道来向他示好,本就无趣。

  何况,他才懒得去见楚家那个十七岁的“未婚妻”,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打算娶她。

  联姻是贺老爷子的意思,可不是他贺梓朗的意思;

  贺梓朗能答应联姻,不过是为了稳住老爹,拖延时间以便成功收购楚家至臻科技而已。

  个月内,他定会拿下至臻科技,让婚事告吹。

  楚臻年想凭个黄毛丫头免除公司危机,实在是做梦!

  片刻后,辆白色的车不偏不倚地停在贺梓朗面前。

  郑秘书下了车,打开后车门,恭敬地请贺梓朗上车。

  “朗少,已经知会了楚董,说您今晚不便出席。”

  贺梓朗点了点头,就坐进了车里。

  不料,郑秘书正准备开车,车门上忽然“嘭”地声巨响,像是什么钝物撞来上来。

  贺梓朗猛地睁开眼睛,和秘书同时望向前面副驾驶车窗处。

  “先生,求你救救我!带我回市区”

  软绵绵贴在车门上的,正是刚刚从十楼妇科检查室里逃出来的楚瓷。

  她跑得狼狈至极,长发散开在肩上。

  外面的灯光,从她的背后和头顶照射下来,车里的朗少和郑秘书都看不清她的容貌和表情,只能感觉到她很迫切也很恐惧。

  妇产科真是个恐怖的地方,而且准备为她做检查和修复手术的医生还是个男的!

  你说你个男人当什么妇产科医生嘛,变态!

  看着她害怕的样子,郑秘书似有不忍,但车上毕竟不止他自己,就回头问了声:

  “朗少”

  贺梓朗却冷冷地收回对楚瓷腻烦鄙夷的目光:“开车。”

  那些想靠近他的女人总是伎俩百出,想想她们的目的,贺梓朗就觉得恶心。

  就算这疯疯癫癫的女孩不是那种想傍上他的拜金女,但他凭什么要救她?

  能让他不惜惹“麻烦”也要做的事,从来都是以利益为出发点的。

  郑秘书无奈地看了眼车窗外的小姑娘,本想挥手示意她走开,免得车子发动,伤到她。

  忽然,他看到从大厅电梯里冲出来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短发女人,向着车外面的楚瓷追来。

  郑秘书有点惊讶:

  “朗少,追她的好像是楚太太身边的保镖”

  “哪个楚太?”

  贺梓朗不耐烦地问。

  “您未来的岳母,至臻科技楚董的夫人。”

  “麻烦。”

  靖安医院距离市区很远,环境优美,空气清新,适合疗养。

  出入靖安医院的都是富豪,所以到了晚上根本没有出租车待客。

  楚瓷以为自己幸运,不但逃出了梅辛的魔爪,还遇到辆正准备开走的车。

  可她没想到,车主竟然这么冷血,连条门缝都不肯为她打开!

  楚瓷听着梅辛她们的脚步声,紧张得整个后背发麻。

  “小姐,你站住,否则别怪我动手了!”

  梅辛恼怒地警告。

  也不知是吓的还是酒和药力,楚瓷的腿软,连跑都跑不及。

  天啊,谁来救我!

  就在这时,白车的后车门猛地打开,车里探出了只大手,轻轻勾,就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拉进车里。

  她猛地被人搂住,哪里能反应过来,脑袋“嘭”地声撞在了车门上沿。

  “啊!”

  太阳岤撞得剧痛,眼前都是闪闪亮晶晶的星星。

  把她抓进车里的朗少,见这丫头反应这么迟钝,着实为她的蠢笨折服。

  就这么个白痴,大概也不可能是那些想试图傍上他的拜金女吧?

  “好疼好疼”

  楚瓷捂着脑袋,郁闷的钻进车里,死死拽着车门。

  见坐在驾驶位上的郑秘书还不开车,她急得拍着前面的座椅靠背:

  “先生,麻烦你快开车,追我的人来了!”

  郑秘书从后视镜里看着楚瓷,笑了笑,立刻发动了车子。

  楚瓷只觉得身子猛地往后仰,这车就飞般开出,起步的速度快得惊人。

  正常人都得想想,这是辆顶级跑车吧,起步速度超快的捏!

  可是楚瓷头晕得厉害,此刻只顾着揉自己的脑袋,不但无视了车子的豪华和速度,更完全无视了身边这个救她的朗少。

  第003章是美男啊

  ?

  贺梓朗的眉头拧得越来越紧,用眼睛的余光,睨着头发凌乱遮着脸面的楚瓷,目光阴冷至极。

  他竟然因为好奇被楚家保镖追赶的会是什么人,而救了个这么没礼貌的邋遢妞,还和她坐在同辆车上

  他最近恐怕实在是太无聊了,才会做出这种蠢事来。

  郑秘书坐在前面,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自己的老板。

  冰雕样的脸,硬邦邦。

  连郑秘书都能感觉到车里仿佛急冻库样,温度直线下降。

  可是那个被超低温笼罩的楚瓷,竟然丝毫未觉。

  郑秘书忍不住轻轻咳了声,好心提个醒。

  楚瓷听见这声咳,果然收回了些许注意力,想到自己还是得谢谢人家的。

  她下意识以为开车的就是车主,就对郑秘书说:

  “谢谢你们能让我上车”

  郑秘书却暗示楚瓷似地看了眼贺梓朗:

  “小姑娘,要谢就谢谢朗少吧。”

  楚瓷这才知道,她身边这位“姓朗的”才是车主,也正是他刚才把她拉进来的。“谢谢朗少,我叫”

  就在她要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忽然变结巴了。

  此刻,她的目光完全无法从贺梓朗的脸上挪开。

  标准的东方美男啊。

  这张脸就像是完美玉石雕刻的样。

  轮廓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剑眉入鬓,凤目漆黑深邃,漂亮得雌雄难辨。

  这种美男,目光所及,哪怕寒冬里,也应该是能让桃花朵朵开的。

  不过,可惜楚瓷心里的花还没来得及开就冻死了。

  楚瓷和他离得这么近,却只感觉到他的眼神像无底寒潭,他目光所及之处,都“咯咯吧吧”结起了冰块。

  好冷。

  就连楚瓷的目光也像是被冻住,霎也不霎地盯着他。

  在贺梓朗身边,这种痴迷呆滞的目光,永远泛滥成灾。

  又收获枚花痴,他不禁冷笑,也不由更厌恶楚瓷,就连余光都不想再看她,干脆转过脸看着窗外。

  等他转移了视线,楚瓷身上的“冰”终于融化,恢复了清醒,才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丝不屑。

  这是瞧不起人的意思?

  楚瓷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

  颜值高有神马了不起?你瞧不上我,我还瞧不上你呢。

  楚瓷很争气地把目光收回,从手袋里拿出手机,准备向某只青梅竹马求收留。

  凌度,凌度,凌度哥哥的电话号码在哪儿

  逃回市区之后,她首先要找到藏匿的地方才行,身为私家侦探的凌度,是唯也是最好的靠山呀。

  “那两个女人为什么追你?”

  毫无预兆地,贺梓朗忽然开口问。

  这是楚瓷第次听见贺梓朗那超好听的声音,这声音传入耳中就像根洁白羽毛在抚弄,莫名心痒起来。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楚瓷吓了跳,揉揉耳朵,看着目不斜视面部肌肉坏死的冰山男。

  现在她该怎么解释梅辛追她的事情?

  恶毒后妈勾结无良医生,想毁她的童贞?

  这个原因不但狗血,还会暴露她是楚家千金贺氏准儿媳的“华丽”身份。

  财可通神,也可招祸,她虽没钱,可是老爹和准老公有钱啊,所以千万不能说实话

  她秀眉轻轻蹙,嘴巴扁,险些就要哭出来:

  “我说了你们也不会信,这世上有这么无良的人我在她家做了三年女仆,直照顾他们家的少爷,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俩喜欢对方这有什么错?可是他妈妈知道我有了两个月身孕就把我送到这里逼我堕胎我刚才都被押上手术台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我定不能让别人伤害我的孩子”

  多么完美的故事,多么感人的设定,石头听了都要融化。

  重要的是,个怀孕却没机会入豪门的小保姆,绝不会有人打她主意哒!

  楚瓷完全为自己的机智所感动了,眼睛里几乎要泛出泪花来。

  然而,贺梓朗却缓缓转头,用种欣赏奇葩的表情,看着低头自顾扮哀伤的楚瓷。

  敢在他身边晃悠的女人,演技是个顶个的好,不是戛纳影后级别,就是奥斯卡提名水准。

  像楚瓷这样从演技到剧本都渣到无法打分的人,他还真没见过。

  他冷笑:“所以你的情郎,是楚少棠?”

  “咳咳”

  楚瓷忽然听见贺梓朗说出楚少棠的名字,立马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这个人很可能熟悉楚少棠,所以他可能也认出了梅辛。

  于是按照楚瓷的谎言推测,才判断她所说的那个什么少爷,是楚少棠。

  如果他和楚少棠是朋友,那定会把她送回楚家的

  多么恐怖的发现!

  楚瓷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她不由愣在那儿,连手机都吓得“啪嗒”声掉在了前排的座位下面△者的话:

  染衣是个勤奋认真的作者,本文欢乐宠文,稳定更新,求支持,求收藏,求评论,求包养!!

  第004章杯杯,品茗杯

  ?

  “不是当然不是啦!”

  楚瓷否认,急忙弯下腰,借着找手机的机会,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和呼吸,却不知不觉吓出了头冷汗。

  现在的情况,这顺风车坐得也危险。

  她必须赶紧打消对方的怀疑,免得真被送回楚家。可是该怎么解释呢?

  摸了半天,楚瓷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这时,礼服的肩带忽然滑,从她凝脂般的肩头落下。

  贺梓朗本来就看着她,等着看她的反应,自然没错过这个小小的特写镜头。

  女人不能弯腰,尤其是穿着清凉的时候。

  比如此刻的楚瓷,弯下腰都没有沟,这比她所说的那段狗血琼瑶苦情剧值得同情多了。

  楚瓷感觉到肩带松落,急忙坐起来,用小指头轻轻勾着肩带迅速整理好。

  偷偷瞄了眼和她并排而坐的贺梓朗,见他并没有看自己这边,才松了口气。

  贺梓朗的唇角勾起线冷戾:

  “也对,楚少棠的女人都是杯杯,他确实不可能喜欢‘品茗杯’。”

  不是楚少棠的情妇,却被梅辛追,那她的身份就更有趣了。

  “品茗杯?”

  楚瓷有点没反应过来,因为她忍不住脑补了下精致茶具的画面。

  品茗用的杯子貌似都是很小,口就能喝干的,喝壶茶要花好多功夫,莫非这就是“功夫茶”之名的由来?

  等等,她似乎错过了重

  重点是品茗杯很小!

  擦!

  这家伙装什么本正经非礼勿视的样子,敢情他刚才已经把她的底细给看光了?

  毒舌男!

  楚瓷简直恨不得去咬贺梓朗口:

  “喂!你个面瘫症患者,说谁是品茗杯!明明正眼都没瞧过本姑娘,就笑话本姑娘小?你副肉毒杆菌打多了肌肉僵硬的样子,我都没笑你是个面瘫好伐!”

  士可杀,不可辱,人辱我,必辱之。

  这种事儿,楚瓷绝不能忍。

  她好歹也是b杯以上杯未满的潜力股。

  口气反击完,楚瓷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好像坐着别人的车指望别人把她带回市区,结果个暴脾气忍不住,居然骂了车的主人

  骂得好爽,骂完的这刻,她用慢动作把脸扭到边,默默地内牛满面。

  ——楚瓷啊楚瓷,你永远是嘴比行动快行动比大脑快的单细胞动物吗,什么时候才能进化呀

  三秒钟的寂静,对于楚瓷来说,却像三天那么久。

  贺梓朗气得脸色发青,表情越来越阴沉,如暴前的天空。

  这三秒,连郑秘书都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这样骂朗少,更别说朗少自己。

  这三秒,也是贺梓朗用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