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少爷,佳琳依依和李厨师今天当班。至于楚瓷,不知道少爷怎么安排?”

  贺梓朗看了眼金管家,其实却是用余光扫了眼楚瓷。

  “大家全都放松天,楚瓷留下就够用了。”

  金管家微微笑,领着大家都退了下去。

  楚瓷扬起了苦瓜脸,看着饭桌上方的水晶灯,心里默默念着:

  姓朗的,快吃,吃死你!

  “咳”

  贺梓朗才端起了手边的牛奶喝了大口,就被呛住了。

  楚瓷差点没笑出来,她的诅咒这么灵验?看来以后可以多用用。

  贺梓朗听见楚瓷“吃吃”的笑,气闷地看了她眼。

  接着嘴角勾起冷笑,对她招了招手。

  楚瓷赶紧绷住了笑意:“朗少有什么吩咐?”

  “谈谈你的薪资问题。”

  贺梓朗示意楚瓷坐在他左下首的位置。

  楚瓷来了天了,本想过几天自己去问,想不到贺梓朗会自己提出来。

  她急忙坐下,对于自己人生的第份薪水还是有点期待的。

  “你在这里做事,时间个月,按日薪制,每天结清。”

  贺梓朗细细的切着牛排,慢条斯理地对楚瓷“下套”。

  日薪制每天结算,那不是对楚瓷更有保障?不怕贺梓朗赖账。

  她开心极了:“好啊!那我薪水是多少?”

  贺梓朗心中暗笑,接着说:“十万,每天。”

  “十”楚瓷倒吸口凉气,张大了嘴巴:“朗少,你在逗我?”

  每天十万,对他而言难道只相当于个硬币,可以随意丢给叫花子的?

  还是他人傻钱多,所以家里雇的佣人都这么高的薪水?

  贺梓朗没理她,自顾说着:

  “当然,这十万也不是好赚的。如果你让我不满意,按次数每次扣除薪资万元。如果在这个月工作期限内,你私自终结工作协议跑掉,必须双倍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

  楚瓷听了条件,就更疑惑。

  他不在乎这么点钱,但给出这样高薪水目的似乎是为了让她驯服点,乖乖听话,老实待在这里,待够个月

  第016章少爷,你的奶

  ?

  第016章少爷,你的奶作者:蝶染衣个月,对楚瓷而言,意味着自由。

  但为什么贺梓朗也会对这个数字如此偏执,就连昨晚他救她之后,也是说,个月后她才能离开?

  他目的何在?

  楚瓷不禁开始好奇起来。

  但是没有答案的问题,楚瓷绝不会自不量力的思索太久,因为时间通常会证明切。

  于是她欣然接受了贺梓朗的协议内容。

  如果贺梓朗不是总欺负她的话,还真算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天使呢。

  贺梓朗将楚瓷庆幸窃喜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掠起邪魅笑。

  她还真是个智商无限接近于零的傻瓜,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楚臻年,你做梦也想不到,要送我的礼物,已经在我的眼皮底下了吧。

  个月后就要举行婚礼,没有新娘,我倒要看你该如何交代。

  至臻科技,我贺梓朗吃定了。

  贺梓朗看着没心没肺欢乐跳入坑的楚瓷:

  “对你的薪水,还满意么?”

  楚瓷眼前浮现出“哗啦啦”数钱的情景,忍着笑猛点头: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

  贺梓朗把牛奶杯推到她面前,低头继续切自己的牛排:

  “满意就工作吧,来,先喂本少爷喝奶”

  “喂奶?”

  楚瓷龇着牙嫌弃地看着贺梓朗。

  这丫是变态吗?喝奶还要人喂啊!

  贺梓朗皱了皱眉:“不会这么快就让主人投诉吧?”

  楚瓷咬住了下嘴唇,视死如归地拿起牛奶杯,毅然送到贺梓朗嘴边:

  “少爷,你的奶!”

  贺梓朗满意地喝了口,接着把刀叉赏给了楚瓷:

  “表现不错,可当大任,切牛排的事也交给你好了。”

  说着,他的目光只盯着楚瓷的手。

  楚瓷悲愤地接过刀叉,恨不能叉子插在贺梓朗脑袋上。

  她“咯吱咯吱”的切完牛排,送到贺梓朗嘴边:

  “少爷,你的肉!”

  既然连牛排都能切,看来她不觉得疼,也就是说手心的水泡已经好了。

  那个药水挺管用嘛。

  贺梓朗喝着“他的奶”吃着“他的肉”,从明亮的桌面上看着楚瓷在他背后咬牙切齿诅咒他的倒影,点都不觉得生气。

  倘若他如约参加了楚家的酒会,在那里和楚瓷认识,切都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有趣

  早饭时间过后,郑秘书来了。

  他还为贺梓朗带来了张金色的请帖,似乎是请贺梓朗参加什么酒会之类的。

  不过贺梓朗看过之后,有些懒于应酬的样子,当即就吩咐郑秘书回绝了对方。

  看见楚瓷穿着女仆装在贺梓朗身后忙忙碌碌的,郑秘书笑着跟她打招呼。

  “小姑娘,早上好。”

  楚瓷对郑秘书第印象就很好,所以特别开心地为他准备了杯陈年普洱茶。

  贺梓朗意味深长地看了楚瓷眼,目光里的不满,夹着冰渣呼啸而过,冻得她打了个冷颤。

  郑秘书都有喝的了,他这个主人却被无视了呢。

  “明白,咖啡马上来!”

  楚瓷暗暗吐舌头,差点就被拿走万块了!她急忙溜出书房去准备。

  这是个忙碌的上午。

  偌大的别墅,虽然楚瓷只需要打理这幢主楼,但是凭她是三头六臂也是干不完这么多活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点,楚瓷看时间,吓了跳。

  怎么这么快!

  没有厨师,她还要给贺梓朗准备午饭

  而贺梓朗还不知道,让她下厨等于毁灭世界

  楚瓷硬着头皮走进厨房,看看早上厨房的人走之前准备的新鲜食材,居然有好多都不认识,更别说知道做法了。

  这姓朗的平时都吃些什么怪东西啊?

  中国人厨房该有的食材,在他家简直就难找。

  她郁闷地啃了个番茄,灵感闪,下了个勇敢的决定。

  “嗯!今天的午餐,就来个健康无敌的‘番茄鸡蛋青椒片胡萝卜丁盖浇饭’吧!”

  于是她三口两口吃掉了个大番茄,开始找大米鸡蛋辣椒和胡萝卜。

  贺梓朗送走了郑秘书,就拐到了厨房门口,声不响地看着楚瓷,想看看她要给他做点什么吃。

  毕竟是入口的东西,他多少对楚瓷有点不放心。

  当听见楚瓷这个无畏牺牲的决定之后

  “楚瓷!你是想用黑暗料理毒死我吗?”

  贺梓朗气急败坏,夺走她手里的颗鸡蛋丢进垃圾桶,拉住她往外走:

  “从现在起,禁止你再靠近厨房周围十米范围内!”

  不然他的生命安全真是无法保证。

  楚瓷忽然被贺梓朗抓住手,只觉得手腕麻酥酥的,吓了跳,还以为他手里有什么虫子。

  这让她忽然想起,那晚被他按在门上的时候,嘴巴上也有过这种过电般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来电”?

  第017章巨星表妹唐微微

  ?

  第017章作者:蝶染衣天!我怎么可能对这个暴虐面瘫恶少来电!

  楚瓷的脸立马变成了热乎乎的红果果,尴尬的要死,急忙冲贺梓朗喊:

  “朗少你放手!好疼!”

  贺梓朗知道自己没怎么用力,所以根本不理她,只管扯着她的手往楼外走。

  艾玛,这是要直接把她丢出去吗?

  楚瓷这才有点害怕了,赶紧解释:

  “朗少,你不是要扔我出去吧?你听我解释哈,番茄鸡蛋这道菜是正宗的国菜呢!试问有那个中国人没吃过这道菜?健康美味,比你吃什么牛排起司面包香肠黑布丁强多了”

  贺梓朗听,忽然站住,崩溃地看着楚瓷:

  “那你就好好做番茄鸡蛋,乱加些青椒片胡萝卜丁又是什么鬼配方!”

  这两样食材,他从小就讨厌嫌弃到无以复加啊。

  楚瓷趁机赶紧把手抽回来,讪讪笑:

  “颜色很好看啊,你不觉得吗?我们学校的饭堂不管什么菜都有这两样东西哟!我已经被逼得不挑食了。朗少,不挑食才健康哦。”

  “”

  贺梓朗无法想象楚瓷学校的饭堂里该是如何副丧尸景象。

  这丫头本该是楚家千金,却这么孤苦无依地在外生活了十七年,他的确不该指望她能做出他喜欢的饭食。

  “算了,出去吃。”

  他发誓再也不会让厨师集体放假了。

  楚瓷站在门口,沮丧地目送贺梓朗走向车库。

  而这时,贺梓朗却回头看她:“还愣着干什么?把围裙摘了。”

  嗳?难道我也要去?

  楚瓷眨了眨眼,觉得贺梓朗就是这个意思,忽然有点不知所措。

  出去吃饭,只有我们俩?

  脑补了下那个场面,怎么好像约会啊

  她心慌慌慢吞吞解着围裙,怕会错了意,那才尴尬。

  贺梓朗却有些等不及了,干脆走回来,把楚瓷转了百八十度,把扯下了她的小白围裙。

  “咕咕咕”

  贺梓朗的肚子响亮的叫了起来。

  楚瓷忍不住笑了:

  “原来朗少的胃每到中午11:30就会报时是真的呀!”

  贺梓朗满头黑线,把围裙甩在楚瓷头上:“托你的福!”

  明明是凶巴巴的口气,可楚瓷居然有种心里暖的感觉。

  她屁颠屁颠儿的跟着贺梓朗走下了台阶。

  天气真好,在这里憋了两天,出去放风的感觉可真美。

  不过楚瓷没有乐几秒钟,这个放风计划就被飞速驶入别墅的辆红色跑车给打破了。

  跑车停下,对细长的白腿,踩着高跷样的高跟鞋走了下来。

  女人乌黑的波浪卷发,在阳光下闪亮无比。

  身上的珊瑚红露背裙,深的衣领设计,令脖子以下尤其惹人注目。

  她带着个大墨镜,微笑着走到贺梓朗面前,挽住了贺梓朗的胳膊:

  “表哥,你让郑秘书口回绝人家的邀请,就不怕人家伤心么?”

  楚瓷听她说话,就觉得怎么这么耳熟呢?

  贺梓朗看了眼挽住他胳膊的手,有点不自在,将那女人的手推开:

  “电影投资人小聚而已,何必非要我到场?场地和消费郑秘书会负责,你们自己玩得开心些。”

  拍电影的?敢情这女人是电影明星?

  楚瓷定睛看,呀,怪不得声音耳熟,她竟然是连续两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提名的那个唐微微啊!

  没有浓妆,她真人比荧幕上看着嫩多了!

  如今娱乐界可是致看好这个唐微微,尤其是她在戛纳红毯上的着装,实在美不胜收,还被预言三年之内必定能斩获国际大奖。

  她刚才叫姓朗的什么?表哥?

  这么近的关系,是不是可以要到她获得提名那部电影的签名海报啦!

  想到这里,楚瓷下就起来了,紧张地看着唐微微,想及时插嘴求签名靓照合影什么的

  唐微微却根本没看见楚瓷样,只是怄气地晃着贺梓朗的胳膊,很是委屈:

  “表哥是主要投资人,你不去捧我的场,别人肯定会说表哥根本不看好我本人,不过是为了利益才投资的,这样人家很没面子嘛!”

  贺梓朗知道唐微微难缠,所以今天早上收到请柬之后才让郑秘书婉拒了她们公司的酒会。

  可是想不到她直接跑到贺梓朗家里来闹。

  “别晃了。”

  贺梓朗不耐烦地说了句,唐微微立刻不敢再碰他下。

  看着贺梓朗绷起脸,楚瓷心想,原来这家伙面对自家表妹也照样是这副傲娇样子啊,简直是六亲不认。

  她很喜欢唐微微的电影,所以这会儿自然而然站在了唐微微这边。

  贺梓朗把车门打开,目光也不知道看着远处的哪里:

  “我今晚会到场,你现在可以走了么。”

  第018章女神原来十八禁

  ?

  第018章女神原来十八禁作者:蝶染衣唐微微似乎完全感觉不到贺梓朗的冷淡,开心地笑着,慢慢关上车门,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贺梓朗:

  “我就知道表哥不会不理我的不过,都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人家都饿了,表哥难道不留我吃个饭么。”

  贺梓朗很了解唐微微,她从小到大就是个“锲而不舍”“不屈不挠”的人,今天不陪她吃顿饭,她定会赖在这里不走。

  如果告诉她,我家厨师休息,她也会叫别的厨师来这里做顿大餐,和贺梓朗起进餐。

  所以,贺梓朗看着楚瓷,心里有了个好主意。

  “楚瓷,听见了吗?表小姐要在这里吃午饭,把你的拿手好菜端上来吧。”

  唐微微终于开心,就挽着贺梓朗的手臂走上台阶,二人起向二楼走去。

  留下楚瓷,傻乎乎地回味着贺梓朗抛给她的那个森然的目光。

  他明知道我只会做黑暗料理,还专门留下大明星吃饭,简直是故意让我出丑,好可恶

  她噘着嘴走进了厨房,看着刚才被贺梓朗扔进垃圾桶的几个番茄,转念想,不对啊。

  “姓朗的”明显是不愿意吃我做的饭,却让我招待表小姐,难不成他要的就是黑暗料理的效果?

  他故意不去参加投资人酒会,看来对唐微微也未必多喜欢。

  原来这个腹黑男,爽快留下唐微微,是为了借我的手整她?

  天啊,这是个什么男人,老欺负女人,难道我们女人都好欺负吗?

  楚瓷气得不得了,果断放弃了黑暗料理的做法。

  如果定要招待唐微微,她倒是有个好办法。

  除了番茄鸡蛋盖浇,她还有个绝活——水果沙拉!

  水果对皮肤好,相信唐微微肯定也喜欢吃各种水果吧。

  楚瓷调皮地笑:姓朗的,你可失算喽,助纣为虐不是本姑娘的风格!

  很快,盘精致的水果沙拉就做好了,楚瓷高兴地捧着盘子走出厨房。

  知道贺梓朗和唐微微在二楼,她就直接把水果沙拉送了上去。

  看到贺梓朗的书房门开着,她清了清嗓子,学着那天金琪的话,说:

  “朗少,午”

  话音未落,她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书房里。

  这刻,唐微微在楚瓷心中的形象,完全颠覆了。

  她心目中的女神在做什么?

  拉着贺梓朗的领带,跨坐在他腿上,噘着性感的厚唇,眼神迷离,简直像狐狸精附身啊!

  “表哥你从美国回来这几年对微微点都不好了你就没发觉我长大了也变美了吗?我不信,我的心思你点都不懂你为什么对我总是这样冷淡”

  贺梓朗依旧是面瘫表情,看着被唐微微握着的领带,哦不,更准确点说,是睨着唐微微的胸,懒懒散散地双臂伸开在沙发靠背上:

  “表妹,你什么都好,就是不知足。我给你电影的投资还少么?女人不要太贪心,就像隆胸,大未必佳,适可而止最好。”

  这赤裸裸的讽刺,就是楚瓷也能听懂,何况是唐微微这样纵横娱乐圈生活复杂的人?

  那意思无非就是说:表妹,有钱赚你就得知足了,别总惦记着把我的人也锅端了,我对你不感兴趣。

  唐微微登时委屈得哭了,不依地抱住贺梓朗的脖子:

  “你讽刺我好了,我不生气,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疼我的朗哥哥,我就是喜欢你!就算你心里还惦记岑宝儿,我也不在乎!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她的手臂看似柔弱无骨,可是锁住贺梓朗的脖子死死不放,简直像是王八咬到肉样。

  这还不算,那鲜艳的红唇直接就在贺梓朗的脸上香了个

  “朗少,午饭做好了!”

  楚瓷暴喝声,下推开门走了进去,吓得唐微微差点从贺梓朗身上摔下来。

  擦哦,唐微微回头的那刻,深领里无限明媚的景致展露在楚瓷面前,简直是十八禁呐。

  楚瓷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好下贱,人前的光鲜亮丽优雅知性,难道都是伪装的吗?

  勾引男人不是错,万种风情不是错,可要是明知道男人对她不屑顾还贴上去,那就真的文不值了。

  楚瓷的玻璃心碎了地,发誓再也不会要唐微微的签名了!

  她无视唐微微惊愕的表情,直接把水果沙拉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冷冷地说:

  “表小姐,请慢用。”

  看到楚瓷气鼓鼓地跑进来,打断了唐微微发浪,贺梓朗眼底是浓浓的笑意。

  这个傻丫头别的不行,搅局倒是很在行嘛。

  可是这水果沙拉好像是精心做的呢,不是他要的黑暗料理啊。

  第019章弹力十足

  ?

  唐微微拢了拢胸前的两片衣料,尴尬又生气:

  “这这是什么东西?大盆半生不熟的大方块,你是喂猪啊?表哥家里的厨师什么时候这么差劲了?”

  楚瓷明明是为了唐微微才精心准备的水果沙拉,或许简单了点,但至少不“黑暗”。

  但是她的番真诚,竟然得到了这种评价,也是气不打处来。

  她噘着嘴看着贺梓朗:“少爷,我错了,我不应该给表小姐做这个吃。”

  我应该按照你的意思,妥妥地准备个“黑暗料理”毒死这个女人啊!

  贺梓朗终于明白,楚瓷是故意没有做那个番茄鸡蛋青椒片胡萝卜丁盖浇饭,故意跟他唱反调呢。

  小妮子总是叫板,还好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和他站在了同阵线,还是比救头猪强些。

  唐微微的好事被破坏,关键是还被人看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