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段,眼中只有利益。

  原来,不可世高傲无情的朗少,也不过是痛苦往事的囚徒;

  白天,他是人中之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却像只受伤的狮子,独自舔舐伤口。

  他如此冷傲霸道傲慢毒舌的面具下,究竟藏着什么样的心,为什么让人这样难看清?

  这刻,楚瓷忽然希望,自己在贺梓朗的心里能占据芝麻大的点点位置。

  因为她若是能走进他心里,哪怕只是作为点微小的尘埃,起码她能搅动他死水般的心,让他的心里,不再只有纯粹的痛苦。

  她可以和他做朋友,让他开心起来,哪怕天天被他骂笨蛋蠢猪也无所谓。

  她侧身小心地窥视着贺梓朗,听着贺子晴跟他的谈话。

  贺子晴看着想起岑宝儿就痛苦的贺梓朗,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太过于心急。

  她挪坐在贺梓朗身边,手搭在他肩上:

  “朗,你从美国回来接管帝煌,直很积极,你无法想象我有多欣慰。我以为你已经释然,可今天才知道,你你对宝儿的执念,已经近乎病态。要疗段情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新的恋情,你不放开胸怀接纳,又怎么能走出那段悲伤的往事?”

  贺梓朗缓缓合上了杂志,沉默良久,才说:

  “我的婚姻,爸不是已经安排好了?而这段婚姻,根本不需要付出任何感情。”

  贺子晴忧心忡忡地看着贺梓朗:

  “不是还有时间吗?如果你真的有了喜欢的人,那姐姐帮你找退婚的理由帮你说服爸妈!”

  “喜欢的人?”

  贺梓朗听见这样的字眼,眼前忽然浮现出个模糊的身影。

  她穿着蓝色的及膝礼服,闪耀的钻石也比不过她眼睛的明亮比不过她笑容的纯粹;

  她的笑,她的傻,她的倔,她的真

  宛若阵蓝色的雨,飘洒在他灰色的天空,令他沉寂已久的世界,有了丝颜色。

  此刻,他的眼神异常的深邃而闪亮,仿佛被点燃的火炬。

  藏在墙角边的楚瓷,惊讶地发现了贺梓朗的不同。

  她心里忽然慌乱起来,好想知道他现在想起了谁,谁会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但是没想到,贺梓朗刚刚亮起来的目光,又迅速冷下去:

  “我没有喜欢的人。”

  就在今晚,就在游艇上,他拥紧她的那刻,真的好开心。

  尽管没有想过喜欢这个字眼,但那感觉,应该也算是喜欢了吧?

  可惜,她命中注定只会是他手里的颗棋子,终将为他所弃。

  贺子晴看着弟弟固执的样子,只好苦笑:

  “你知道刚才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吗?只有想着喜欢的人,目光才会充满生机变得闪亮。”

  贺梓朗身子僵,失声说道:

  “我不喜欢她!”

  “谁?”贺子晴没放过他的丝可疑行迹:“小瓷?”

  听见这个名字,贺梓朗咬了咬牙,腾地下站起来。

  而这时,楚瓷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身体也像冰冻了般,生怕发出半点声音,令她听不清贺梓朗的回答。

  贺梓朗看着姐姐那直击心里的目光,死也不愿承认,自己刚才想起的就是楚瓷。

  他避开了姐姐的眼神,转过身离开了沙发。

  这时,他终于恢复了自己贯的镇定:

  “她不过是个临时女佣,个月后就走,希望姐姐就当做没见过她,以后也不要在我面前提及这个人我先去换衣服。”

  楚瓷站在墙边,双手紧紧握着裙子,鼻子猛地酸,眼前朦胧片,浮现出和贺梓朗相遇后的幕幕情景。

  初遇那晚,贺梓朗甩开梅辛,拉着楚瓷逃出电话亭,把她塞进跑车带回了别墅;

  第二天,他抢在众人前面把她从浴缸里抱出来,给她做人工呼吸,却挨了她狠狠耳光

  今天,他救她避开蜂群,抱她回房间;

  今晚,他不顾切抓住她的手,将她从游轮外拉上来,让那三个贱女人自动跳海

  刚才,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这些情景,像暴雨般倾盆而下,浇在楚瓷心头,打得她心里忽然好疼,好疼。

  就算他救我吻我帮我打扮为我抹药,在他心里,我都不过只是个临时女佣,很快就会从他的生命里消失无踪的吗

  就算他紧紧拉住我的手,告诉我“把你交给我”这种话的时候,也不是关心我的吗?

  我真蠢,居然还奢望他能把我当朋友,居然还自以为能帮他抚平悲伤。

  楚瓷,你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高中生,朗少却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哥。

  你们根本不是个世界的人,你连成为他朋友被他记住的资格都没有。

  对于人家这样的公子哥,换女人都是家常便饭好吧?

  就算抱了你吻了你,也不过就是开胃菜好吧?

  楚瓷呀楚瓷,你个春心萌动的傻妞,以后可别再那么傻,决不能让他有机会揩油了。

  他不喜欢你,现在知道了还不算晚,起码不至于泥足深陷,再不济还能挽回点面子。

  听着贺梓朗的脚步越来越近,楚瓷狠狠揉了揉眼睛,然后捡起地上的围裙,深呼吸下,走了出去。

  迎面遇到贺梓朗,她毫不回避他,故意满脸不屑:“哼!”

  贺梓朗愣,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楚瓷,你这是什么态度!”

  楚瓷看着他,皮笑肉不笑:“什么态度呀?嫉恶如仇的态度呗。”

  说着,就跟贺梓朗错身走开。

  贺梓朗登时火大,把抓住楚瓷的手:“你就是这样跟主人说话的?”

  楚瓷被他抓住,就停下了脚步,回头撇撇嘴:

  “了不起被你扣我万块薪水,本姑娘今天够憋屈的,只当拿钱买肉包子打狗玩了。”

  第030章本少爷跟你慢慢玩

  ??

  “你!”

  贺梓朗脸气得发青,正要把楚瓷抓上楼好好教训顿,却刚好看见贺子晴正立在客厅看着他。

  贺子晴玩味地看着两人。

  这能叫主仆吗?这么说话,简直就是打情骂俏的感觉。

  可是贺梓朗居然被这个楚瓷气得发脾气,完全不懂的享受这种乐趣呢。

  贺子晴总是很容易看透贺梓朗,所以这时,贺梓朗避之唯恐不及,只好放开了楚瓷,转身三步两步就跑上了楼。

  楚瓷还不知道是贺子晴救了她,她走到客厅,就对贺子晴微笑了下:

  “子晴姐姐,我换好衣服了,不过我是女佣,不方便跟你们起吃饭,我先去餐厅帮忙。”

  那阳光般的笑容,真是能让人觉得格外舒心。

  贺子晴走到她面前,替她整理了下衣领:

  “小瓷,刚才我和朗少的谈话,你听见了多少?”

  楚瓷没想到贺子晴是个如此敏感直率的人,也许楚瓷对贺梓朗的态度前后太不样,所以才让贺子晴猜到她听见了贺梓朗的话。

  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什么都没听见啊晴姐姐,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先去忙啦。”

  贺子晴微笑着:“嗯,就算你听见什么,也别往心里去。”

  她竟然还担心我介意啊?

  楚瓷更觉得贺子晴亲切,感激地点头,嘿嘿笑:

  “怎么啦,是不是朗少背着我骂我是笨蛋呀?没关系,我习惯了晴姐姐不用担心我,我可是打不死的楚瓷。”

  贺子晴笑了笑。

  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好,你先去吧。”

  贺子晴目送楚瓷走进餐厅,她美丽灵动的双眼中,出现了丝沉沉的思虑之色。

  见楚瓷走进餐厅,金管家觉得奇怪,明明刚才大小姐邀请她吃饭,怎么又带上围裙来干活?

  楚瓷装作若无其事,做着她该做的事。

  当贺梓朗两姐弟入座,菜都已经上齐了。

  改平时贺梓朗单独用餐时的西式做法,今天都是中式的菜色,专门为了贺子晴而准备,色香味俱全,用料健康,营养丰富。

  因为她已经有了个月多的身孕,所以贺梓朗早就交代厨房,只要是姐姐过来吃饭,就必须严格按照孕妇餐的标准准备。

  金琪站在贺子晴身后,殷勤地帮她布菜盛汤,边介绍着菜品的营养成分和对孕妇及胎儿有什么作用,好像这样巴结着大小姐,以后真就能当上通房丫环似的。

  但是贺梓朗没有让人替他夹菜盛汤这样的习惯,于是金琪完全把楚瓷衬托的像个好吃懒做的木头人。

  大家都看出了这点不同,都不明白楚瓷为什么不赶紧表现下,不然大小姐有人伺候,朗少没人伺候,多没面子啊。

  佳琳慢慢挪到了楚瓷身后,提醒她:“小瓷,该给朗少盛汤了。”

  楚瓷听了,只好走到贺梓朗身边,端起汤碗帮他舀了两勺乌鸡汤。

  贺梓朗看着她,就想起她刚才挑衅的嘚瑟样,他看都没看那碗山药乌鸡汤:

  “你不知道这是给大小姐补身的吗?我又没怀孕,不喝。”

  楚瓷见贺梓朗刚才还喝了这个汤,现在她帮忙盛起来,他就不喝,这明显是找茬嘛。

  她也毫不示弱:“朗少此言差矣,山药可是大补啊,补肾不分男女。”

  “咳咳咳——”

  贺梓朗被楚瓷惊人语呛得直咳嗽

  就连贺子晴都忍俊不禁,也不顾贺梓朗的面子,掩口笑了起来。

  楚瓷差点笑出声来,强忍着把镶金边的手帕递给贺梓朗:

  “朗少,圣人说,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你看,呛着了吧。”

  贺梓朗气疯了,瞪着楚瓷,要不是贺子晴在这里,他早就发作了。

  贺子晴笑着对楚瓷招招手:

  “小瓷,你来帮我盛汤,让金琪去照顾朗少吧。你刚来,对他的习惯还不太熟悉。”

  楚瓷听,赶紧走到了贺子晴身边:

  “好啊,只要子晴姐姐不嫌我笨就好了。”

  金琪也是巴不得和楚瓷换位置,当下走到贺梓朗身后,满心欢喜地伺候着。

  这样换,贺梓朗才能安安稳稳吃了这顿饭。

  贺子晴与楚瓷简直是见如故,她们俩个站着,个坐着,身份悬殊,却聊得十分投机。

  聊熟,贺子晴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小瓷,你是哪里人啊,家里都有什么人?”

  这是查家底呢?

  楚瓷有点紧张起来,生怕自己不小心说出了真实身份,不过这个问题,她倒是可以照实说。

  “我就是市人,不过我家在郊区的个小镇上,我妈生了我就去世了,我跟着阿姨长大。”

  贺子晴又问:“以前在哪里读书啊?”

  “就在大美院附属职高啦。”

  与楚家无关的问题,楚瓷回答的挺顺溜。

  说完,她却笑容僵,迅速看了眼贺梓朗。

  贺梓朗也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完了完了!

  在贺梓朗嘲弄的目光注视下,楚瓷的脖子越缩越短,心虚得不要不要的。

  她怎么就说了实话呢,虽然这个问题和楚家没关系,但是贺梓朗要是想查,马上就能查到她不是在什么富人家当小保姆,而是正在美院附高读书。

  这样顺藤摸瓜,搞不好还会知道她被楚家接回去,甚至查出她改名楚少妍和贺太子有婚约的事。

  到时候,朗少还敢藏着我吗?不,应该说,他有必要藏着我吗?

  她顿时后悔刚才的作死举动了,死死低着头,不敢和贺梓朗对视。

  贺梓朗冷笑下,继续吃他的饭。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楚瓷,等我老姐走了,本少爷跟你慢慢玩。

  贺子晴听楚瓷还是学生,就更加觉得奇怪。

  好好的不读书,怎么会来这里当女仆?

  谨慎起见,她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继续问楚瓷什么话。

  吃完饭,贺梓朗送贺子晴出门,并吩咐金管家送大小姐回去。

  看着贺子晴的背影,楚瓷哭丧着脸站在客厅门口,忽然,贺梓朗回头看着她,森然笑。

  楚瓷见他这么笑,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她吓得跳起来:

  “哎呀,我肚子疼,我要上厕所!”

  说着,溜烟似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死死把门给关上了。

  分钟后,佳琳来喊她吃晚饭。

  她说:“我肚子疼,我不吃。”

  五分钟后,金管家告诉她,大家都回佣人房休息了,晚上让她照顾好朗少,不要有什么疏忽。

  她说:“我拉肚子拉个不停,我不行。”

  十分钟后,贺梓朗站在她门前,“嘭嘭嘭”叩门三声:

  “死丫头,给我滚出来!”

  她用被子拼命蒙住了头:“我我我我房间里太臭了,不能开门!”

  外面忽然很安静,她爬起来,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直到听不到半点声音,才相信贺梓朗走了。

  她终于松了口气,拍着小胸脯,长长舒了口气:

  “就知道他怕臭,肯定没胆子进来”

  “还行,般臭我可以忍。”

  淡淡的句话,用性感的男中音说出来,让楚瓷差点跪了。

  她“嗖”地转过身来,只见那天神般高大威猛的贺梓朗,正站在她背后,双眼睛几乎都发绿光了。

  “你怎么进来的!我明明关了门”

  他步步走向她,脸上的笑意,在阴影里越来越狰狞。

  “你这个房间通向空中花园,而我的房间,刚好也能直通花园,所以,我为什么进不来?”

  楚瓷倒吸口凉气,努力想要淡定,却还是在他越来越近距离的压迫下,发出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啊——朗少你是体面斯文的人,千万别动手!”

  她步步后退,他步步逼近。

  她下靠在门上,他把将她拦腰抱起来,夹着就往床上丢,从腰间拿出套闪亮的手铐,直接把她锁在铁艺床的床头上。

  楚瓷吓得头发直竖:“朗少,我说,我都说!是我骗了你”

  贺梓朗却把她向床上按倒,想起她的种种恶行,已经是忍无可忍。

  她连篇谎话,说自己叫楚瓷,是和少爷私定终身的小保姆,而且怀孕两个月;

  后来又说贺太子是变态大叔,琢磨着给他戴绿帽子;

  今天则更嚣张,当着他的面撒野,还号称被他扣薪水就当买万块钱的包子打狗了!

  他恨恨地贴在她的耳朵,咬着牙:

  “楚瓷是吧?你怀孕两个月是吧?小保姆是吧?我捡你回来,给你十万块的日薪,你倒还拽上了!你以为谁敢拿本少爷的万块买包子打狗?”

  他的纵容,让她越来越蹬鼻子上脸;

  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就不知道他不好惹!

  他微凉的指尖划过她的脸,她的脖子,轻轻就解开了她的两颗扣子,衣领间露出了羊脂玉般的肌肤。

  阵电流顺着他的指尖,传到了楚瓷的身上,她直愣愣打了个冷颤:

  “朗少,你听我解释怀孕那事儿,是我说谎,我有苦衷的”

  然而,这样的求饶,贺梓朗根本不理会。

  他邪笑着解开了她正胸口的第三颗扣子:

  “小骗子,你对我说了多少谎话,我还能信你吗?现在咱们就来检查检查,你到底有没有怀孕吧。”

  他的指尖轻轻撩开她边的衣衫,雪团般的柔软,包裹在纯棉吊带抹胸里,坚挺饱满,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可恶

  他不过是想给她点教训,根本没想把她怎么样。

  可是把她压在床上,看着她衬衣里的半截抹胸雪白脖颈,看着她泪眼朦胧扁嘴想哭的楚楚模样,他居然被撩起了欲念

  第031章青春期躁动

  ?

  楚瓷立刻感觉到贺梓朗身体的变化,吓得嘴唇发白,拼命挣扎着:

  “我真的不会再骗你了,我发誓!求你了,朗少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知道你对我好,你不会忍心伤害自己救过的人,是不是”

  贺梓朗恨死了她这样不顾切的在他身下“蠕动”,这几天他已经几次被她撩起火来,而且事后次比次难以平静。

  他懊恼,手脚并用,章鱼样把楚瓷圈在怀中。

  “别动!”

  楚瓷见贺梓朗不但不放松,还越抱越紧,他现在用大长腿圈着她,下身的坚硬已经顶在她的小腹。

  眼前立刻浮现出闯进他房间时镜子里他毫无遮掩的身体,她还能不知道那戳着她小腹的是什么东西?

  她立马安静下来,浑身僵硬,像打了石膏似的。

  她脸色越来越红,呆呆看着贺梓朗。

  贺梓朗也正低头看着她,两人的距离已经近得不能再近,鼻尖挨着鼻尖,胸膛挤着胸膛,呼吸混着呼吸

  暧昧的气氛,像风中的火种,迅速在心灵的荒野上蔓延燃烧。

  贺梓朗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他知道此刻该赶紧丢开这个烫手的瓷器。

  因为他要她父亲的至臻科技,就不能喜欢她不能要她不能娶她,那样无异于养个小狼崽在身边,给她机会报仇。

  楚瓷已经忘了呼吸,她知道他最坚硬的地方,也就是最脆弱的地方,只要她拼命用腿顶,就能让他很受伤。

  可她看着贺梓朗,目光就像是被黏住,想着他刚刚说过,不喜欢她,可这时候他眼中为何喷薄着对她的情不自禁?难道他是口是心非?

  她心里的希望,越来越难掩藏。

  看着他薄而红润的唇,她忍不住想起他霸道又温柔的吻微凉的舌尖。

  她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下意识用粉粉的舌尖舔了下嘴唇

  贺梓朗见她这种动作,瞬间被诱惑,股原始的冲动贯穿了他全身,他难受地用力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