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梓朗,无限崇拜:“朗少”

  贺梓朗得意洋洋,扔着那只海绵宝宝,心想,这下楚瓷还不得对他诚心诚意说句谢谢?

  “说。”

  楚瓷使劲儿抱了把大白,激动地说:

  “我们去前面的射击摊位赢他的遥控飞机好不好!”

  “”

  人心不足!得寸进尺!欲壑难填!

  关键是,连句谢谢都没与还想再指使人?

  贺梓朗差点要把海绵宝宝砸在楚瓷头上,但是想想,算了,以前救她的命她都不知道谢的。

  看着楚瓷把贺梓朗拽走,飞镖盘摊位的老板终于松了口气,开心地挥手:

  “祝你们好运!可别再回来啦!”

  贺梓朗拿到电子玩具狙击枪的时候,简直被这种枪恶劣的工艺给恶心到了。

  如果让熟人看到他这个射击协会的理事长,在游乐场里玩人家小孩子玩的东西,来赢取个价值才两千多块钱的遥控飞机他可就没脸在射击协会继续呆了。

  这感觉,简直就像是个博士去给小学生代考。

  不过看着楚瓷抱着大白,无比满足的笑容,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为了摆脱“大叔”这个名号,他只能拼了。

  举枪,瞄准,射击,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简直比电影里的狙击手帅了十倍百倍。

  楚瓷呆呆看着贺梓朗,顿时又发起花痴。

  她笑眯眯地,用小脸在大白身上蹭着:朗少好帅,好酷,好有型,好性感好想跟他么么哒!

  等她反应过来,吞下了口水后,贺梓朗已经拿着遥控飞机的大盒子,对她笑。

  “喏,等奖。”

  射击摊位的老板都快哭了,楚瓷耸耸肩膀:

  “抱歉啦,老板,是飞镖盘摊位的那个老板告诉我们你这里有飞机的!要怪你就怪他吧!”

  贺梓朗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快要丢人死了,他龇牙恐吓:“楚瓷,你不要太坏!”

  楚瓷哈哈大笑,拉住贺梓朗的手就跑:“谁让那个老板刚才笑我射不中飞镖。”

  就这样,本来还打算去鬼屋坐过山车的,因为带着大白和遥控飞机实在不方便,只好提前结束了游乐场之行。

  贺梓朗出了游乐场,把东西丢在车后座,就带着楚瓷,向小吃街进发。

  他这几天已经知道楚瓷胃口不错,饭量不小,但是到了小吃街,他才领教了楚瓷真正的实力。

  这个标准的吃货,从小吃街的西头,直吃到东头,堪称是吃遍全街无敌手。

  她先吃肉食再吃面食,吃饱之后,就从条小巷子走到隔壁街上,逛逛十元店买点小饰品看看街头篮球听听流浪艺人唱歌,给了几十块的打赏

  后来贺梓朗才明白,她这么做,其实只是为了消食儿而已。

  第037章圆了她的梦

  ?

  消完食,楚瓷就买了大杯冰镇酸梅汤,重新回到小吃街,继续扫荡前行。

  直到她的肚子里填满了肉串水果冰淇淋和饮料,她才心满意足地拍着鼓鼓的肚子,打个倍儿爽的饱嗝。

  这时,她才想到,该去看电影了。

  这是她今天最期待的事情啦。

  “朗少,我们去看电影吧!”她兴奋地看着贺梓朗。

  可是贺梓朗却捂着肚子,脸色惨绿:“洗手间在哪儿!”

  他那无比娇惯的胃,根本承受不住楚瓷塞进他嘴里的那些小吃所带的细菌,在厕所里蹲得腿都麻了。

  楚瓷担心地站在男厕所门口等着,害得过往的男人都以为她是偷窥狂。

  看着贺梓朗扶着墙走出厕所,脸色惨白的样子,楚瓷赶紧扶住了他,哪儿还敢让他带自己去看电影?

  “朗少你没事吧?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啊真奇怪,你吃的我都吃了,怎么我没事呢?”

  贺梓朗抬头瞪了她眼,捂着肚子:“你的胃是铁打的!”

  楚瓷笑了:“有可能。你先在步行街口的椅子上休息会儿,我去前面的药店给你买药哈,不赶紧吃药,你就不能陪我看电影了”

  贺梓朗听了,只能默默地泪往心里流。

  ——他都这样了,她居然还要看电影

  可他并不放心她自己行动,抓住楚瓷的手:“死丫头,我用不着吃药,你休想离开我的视线。”

  楚瓷莫名其妙:“我又不会跑”

  她当然不知道,楚家现在动用了多少私家侦探在寻找她的行踪。

  这些情况,贺梓朗直在关注着,如果不是她直在贺家藏着,早就被找到了。

  他今天带她出来已经有点冒险,所以更不能让她独自行动。

  “过来,坐在我身边。”贺梓朗怎么也不放手。

  楚瓷看着他,就像看着个生病哭闹的小朋友,笑了笑,顺从地坐在他身旁。

  贺梓朗把搂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不如你叫声哥哥来听听,说不定我就好了。”

  他的呼吸吹拂着楚瓷的耳朵,痒得她直缩脖子。

  她抬头看着他,看他穿着平时他根本不会穿的服饰,背着学生党才背的双肩包,嘴角还有陪她起吃的烤串佐料和芝麻,可是脸色却那么惨白,她忽然阵感动。

  她用手轻轻擦掉了他嘴角的那粒芝麻,呆呆看着他俊美的脸庞。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陪我做这些事”

  她明明是高兴的,可是心里却有点惆怅,不禁低下头去。

  “其实游乐场我也不经常去,我在养母家寄养长大,她家也不是很有钱,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和小姐妹站在外面看别人玩。长大了以后,凌度哥哥当兵前带我来过两次,然后就是靠自己假期发传单赚的零用钱来玩两样朗少,你今天圆了我的个梦,我真的很高兴!”

  贺梓朗的眉头微微皱起来。

  他来之前还在心里嘲笑,她喜欢的都是平民化又白痴的事情,哪想得到,她的童年竟然那么拮据,连这种平民化的乐趣都是种奢侈。

  他忽然好心疼,忍不住把她搂得更紧:“这个梦还不完整,不是还差个看电影吃烤鸡翅和炸薯条吗?”

  感受着他的紧拥,楚瓷竟有点泪眼朦胧。

  “不去啦,你都吃坏肚子了,还是赶快吃点药休息的好电影什么时候都能看嘛。”

  贺梓朗摸了摸她的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看来我已经完成了今天的挑战,你该兑奖了吧。”

  楚瓷知道,他说的是让她叫他声“哥哥”。

  她点了点头:“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说到这里,贺梓朗的心忽然有些沉重。

  她直以为他姓朗,叫他朗少。

  他也直隐瞒着自己真实的姓名,而且交代郑秘书和金管家他们,不必告诉楚瓷。

  这都是因为,他想把她留下。

  来,他要收购楚家的至臻科技;二来,他不想让她知道,他们之间已有婚约,免得有什么麻烦。

  可他没料到,和她之间的关系会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喜欢上了他,而他,就算是不愿承认,甚至逃避着,所做所为却已经出卖了他。

  如果个冷酷无情的成熟男人,愿意为了个女孩子,做出今天这样的种种事情,那定不仅仅是因为想让她叫声哥哥而已

  如果,他现在告诉她,我就是你的未婚夫贺梓朗。

  她会怎么样?

  如果,他又告诉她,我根本没打算娶你,只是拖延时间,准备收购你父亲的公司而已。

  她又会怎么样?

  说不说他的名字,这就像场豪赌。

  也许,她对他的感情足以让她不在乎他令楚家破产而留在她身边;

  也许,她明白自己被利用之后,深深被他伤害,离开他回到楚家。

  贺梓朗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有多犹豫,就有多害怕。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这么怕输了这个赌局。

  他看着楚瓷期待他说出名字的眼神,嘴里发苦:

  “楚瓷,如果以后我做出有损你或者你亲人利益的事,你能否原谅我?”

  楚瓷忽然听见这么个问题,当然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无限天真地瞪着大眼睛,有些不安地慢慢拉住了贺梓朗的手,轻轻晃了晃:

  “朗少,你别吓唬我,你能做什么伤害我和我亲人的事情啊是不是?”

  她心里很害怕,是因为她知道朗少有那样的能力,这样的问题搞不好不是随便说说的。

  贺梓朗深深吸了口气:

  “如果我可能会伤害你,你能不能答应我,给我机会让我弥补?”

  看他还是副严肃的神情,楚瓷急得扁了嘴。

  她不怕自己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如果因为她惹朗少讨厌,而令亲朋无辜被连累,那绝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事。

  郝清阿姨养大了她,凌度哥哥和凌家两夫妻对她关怀备至,就算是抛弃她十七年的楚家也总算是供养了她十七年来的生活,她身为私生女直满怀着愧疚之心。

  她已经欠他们够多,如果因为自己的愚蠢连累他们,她真是辈子都还不清人情债。

  “朗少,你别吓唬我,是不是我惹你讨厌了?那你可以打我骂我,哪怕分钱薪水都不给我都可以只要罚我个人就行那样我绝不会生你的气的!”

  贺梓朗见她宁可让他伤害她,都不想让他去伤害她的亲人们,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个可怕的念头。

  停止对至臻科技的收购。

  但这个收购案是他提出的,经过最高股东大会的研究之后,已经秘密执行了近个月,很快就会成功。

  帝煌集团为此,投入大量流动资金,以及人力资源和时间。

  假如他亲自来终止这个收购案,定会在集团高层引发场很大的风波,甚至动摇他的地位

  帝煌不是个小型的家族企业,而是个跨国集团。

  个决策,关系到所有持有帝煌股份的人的利益。

  他怎能为了楚瓷,擅自作出这种形同自杀的决定。

  可是,他该怎么办?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来,是郑秘书的电话。

  贺梓朗看了眼满脸忧色的楚瓷,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接起了电话。

  郑秘书沉重的声音在贺梓朗耳边响起:

  “朗少,关于至臻科技的收购,出现了点问题。”

  贺梓朗听出了郑秘书话里的提醒意味,那是要他有个心理准备。

  “嗯,你说。”

  “厉氏集团加入了收购至臻科技的竞争,昨天到今天,厉泽钊正在全力增持至臻科技的股份”

  厉氏集团!厉泽钊!

  贺梓朗咬着牙,挂掉了电话。

  这世界上没有天生的朋友,却有天生的敌人。

  而贺氏与厉氏这两个世家的交战,可以追溯到清末民初。

  那时候,厉氏的当家厉震霆是人人都忌惮的赌王,而贺氏企业的创始人贺达夫是翻云覆雨的民族资本家。

  两家黑白,抗衡至今。

  到了厉泽钊的父亲厉克森这代,已经彻底洗白,转向正当商业。

  厉泽钊和贺梓朗年龄相近,生来就继承着两家百年的宿怨,从上学开始,就成为了对手,直到如今。

  帝煌集团对至臻科技的收购直秘密进行,没想到这件事会让厉泽钊发觉。

  商业间谍无处不在,消息泄露,这并不值得贺梓朗发怒。

  他现在恼恨的是,如果有人竞争收购,他就算能顶住压力终止对至臻科技的收购,也改变不了至臻科技易主的命运,因为那就等于将其拱手让给厉氏集团。

  楚瓷见贺梓朗接了电话忽然暴怒,捏着电话的手骨节都咯咯作响,她惊怕极了。

  “朗少,你怎么了”

  贺梓朗看着楚瓷,脑子里团乱。

  他为什么要把她从靖安医院带回家,为什么会这样莫名其妙喜欢了她。

  如果不是这样,他现在就可以什么都不管,放手和厉泽钊战,夺得至臻科技。

  感情,总是会让事情变得如此复杂。

  他痛恨自己动了心,更痛恨自己现在的无能为力。

  贺梓朗,你的脑子哪儿去了!

  以前无论遇到多复杂的问题,你很快就能想到解决的办法,现在居然束手无策?

  难道你永远都保护不了个你喜欢的女人吗!

  他把摔了电话,站起身来,将双肩包丢给楚瓷:

  “呆在这儿,我想自己走走。”

  第038章离开朗少

  ?

  眼看贺梓朗发脾气走掉,楚瓷呆呆抱着双肩包,站了起来。

  “朗少,你到底怎么了”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贺梓朗心事很重,而且和她有莫大的关系,很想追上去问个清楚,但是又害怕令他更加烦。

  她捡起了被他摔烂的电话,却发现已经开不了机。

  这是定制手机,非常的昂贵,而且里面应该有很多重要联系人的号码,就算坏了不能用,也不该就这么扔在路上,否则被别人捡到,会泄露很多个人信息的。

  她小心地把手机放进了双肩包,抱着包包站起来。

  这时,她才看见自己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两个高大的戴墨镜和鸭舌帽的男人。

  “楚小姐,有人要见见你,请你跟我们走。”

  楚瓷下意识退了两三步,这台词听就耳熟,是电影里绑架犯的经典开场白啊!

  “谁要见我,你让他来,我在这儿等他就是了我哪儿都不去,这条街上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你们别乱来。”

  “楚小姐如果不听话,这条街上的人可能就要遭殃了。”

  “就凭你们俩?”

  楚瓷看了眼周遭的人群,心想,这两个家伙是恐吓而已吧,他们还能对这么多人怎么样,这毕竟是闹市区。

  这两个戴帽子墨镜的家伙相视冷笑。

  “我们不止两个人。”

  擦,还是团伙作案

  楚瓷紧紧抱着贺梓朗的双肩包,她知道贺梓朗应该没有走太远。

  如果她现在去追他,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追的上。

  可这两人恰好挡住她的去路,如果她不绕过他俩,就别想离开这里。

  对了,附近有条横路从小吃街通向时尚步行街,她记得那条横街就在她身后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从那里出去说不定能遇到朗少。

  来者不善,她绝不能乖乖跟他们走。

  于是她转身就跑,两个鸭舌帽男急忙喝道:“聪明点就站住,你逃不掉的!”

  楚瓷这时候已经看见那条小巷,她哪儿可能停下来。

  然而这两个鸭舌帽男说的确实不仅仅是恐吓楚瓷,就在她快要跑进小巷的时候,小吃街忽然片漆黑。

  “呀,停电了!”

  很多正在吃喝的人都不满地埋怨起来。

  紧接着,不远处的个摊位搭的遮阳棚忽然着起火来,吓得四周的顾客起来就跑。

  这些摆在街道中间的摊位大多是利用瓶装天然气来烹炒烧烤的,如果起火而控制不住的话,就可能引起爆炸,所以没人想到救火的事,第反应就是逃跑,就连摊主都跑了。

  遮阳棚的材质非常易燃,而且摊位家连着家,火势迅速蔓延开。

  所有的顾客都没命奔逃,霎时间,人群狂奔,踩踏不止,脚步声呼喝声哭喊声烈火燃烧蔓延的呼呼声摊位和桌椅倒地的杂声,混合起来,整条街的景象犹如非洲大峡谷的动物狂奔。

  这时候,别说监控已经失效,就算没有停电,这几个人想要掳走楚瓷,也可以做到不留下任何线索和痕迹。

  “你们这些混蛋!”

  楚瓷想不到这些人为了抓她竟然会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伤害无辜的人。

  她站在那里,已经不知道该往哪里逃

  股刺鼻的哥罗芳气味忽然充斥她的口鼻,麻痹了她的神经

  她的手松,身子便瘫软在个鸭舌帽男的怀里,而贺梓朗的背包,却掉在了地上

  当贺梓朗听见人群恐慌的叫声响起,回头时,只见火光已染红了整条小吃街上空的天色。

  “楚瓷!”

  他逆着逃窜的人流,回到那条街,远远看见楚瓷呆呆立在人群中,连逃跑都不知道。

  他大喊声,可是她完全听不见似的。

  片混乱嘈杂中,人群冲向了贺梓朗,他躲开了冲击,转身看,楚瓷的身影已经不见,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只有他的咖啡色双肩包

  个小时后,楚瓷才醒了过来,眼睛上蒙着块黑布,坐着张冷硬的铁凳子。

  她用手摸了摸,这凳子好像是铁水管焊接的,就连凳子面都是厘米的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