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请安(1/2)

加入书签

  “主子,太医说您今儿能出去走走了,您看要不要出去?”脸盘圆润富态的大女佩环对着坐在榻上的明菲道。

  二等女桑枝正跪在脚踏下给明菲捶腿,明菲穿着件浅色绣折枝牡丹的旗袍,一字头上只绾着一朵鹅黄色的绒花,脸庞红润白皙一双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湿润而清澈,她将嘴里的一小片桃子咽下去,轻点了点头:“即如此那就到院子里走走。”

  说完话她自己又顿了顿才让下人扶着她起身,这声音如此的悦耳,哪怕是出自自己的口中,她依旧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纤细温和的佩玉跟佩环一起将大着肚子的明菲扶起来,王嬷嬷叮嘱道:“你们扶着主子就都上点心!”

  佩玉、佩环和身后的大女执棋执扇都笑着应了是。

  六月时节北京城已经很热了,佩玉和佩环只扶着明菲围着长春的一棵快上百年的桐树转着圈的走,树荫下偶有几丝清风吹过,觉得到还算凉爽。

  明菲微微托着自己的大肚子,思绪却飘的有些远。

  她也叫明菲,却不是现如今的这个明菲。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是个二十六岁的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二代,所谓的贵族小姐,先在无意间得了个随身空间,还没有高兴几天就因为车祸带着自己的随身空间穿越到了这个十七岁岁的明菲身上。

  她来这已经五天了,还没醒的时候就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这个明菲是康熙的佟贵妃,也就是正史上雍正帝的养母,十三岁进,因为有了身孕又生了大病奄奄一息,才被现代的明菲给穿越了。

  她专门到空间里查过资料,佟佳氏只生过个八皇女还是二十二年生的,而她现在怀的这个孩子怎么算都像是四阿哥胤禛,又或者这个孩子其实本就没有生下来,虽然她是个半路来的娘,但娘就是娘,一想到这孩子可能会夭折,她心里还是一阵恐慌。

  她专门在自己的身边找了找姓乌雅的女,到是找到一个叫倩云的,她的信息跟史上记载的雍正的生母一模一样,只是十七年十月就要出生的四阿哥似乎还没有钻到他亲娘的肚子里去。

  她纠结了不少时间之后就发现其实这里真不能算是正史,虽然大面上看着还在按正史进行,但是里面混进来了不少别的故事,琼瑶剧,红楼梦。她身边有个养女叫兰馨,京城有个硕亲王,荆州有个端亲王,长春里还有个贾贵人,听说是康熙嬷嬷的孙女,她问了问果然就叫贾元春,说是有个姑妈叫贾敏,嫁的是探花郎林如海。

  后来明菲就淡定了,不过到底对肚子里的孩子更上心了。

  佩环见着明菲额头上出了汗,轻叫了几声主子,明菲才回过了神。

  “主子,您看要不要在一旁歇上一会。”

  明菲点了点头,由着佩环和佩玉扶着自己在一旁树荫下放着的椅子上坐下。

  这棵桐树有合抱,枝叶繁茂,细碎的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叶落了明菲一身,一旁一大簇的木槿花正开的灿烂,石榴树上是红灿灿的含苞待放的石榴花,回廊下挂的一只绿毛红嘴的八哥正在架子上扑棱翅膀,记忆里这是康熙赏给明菲的,最喜欢说‘奴婢给皇上请安’。

  执扇接过小女手上的扇子给明菲慢慢的扇着。

  今年二月皇后钮祜禄氏去世之后,她这个贵妃就成了后最大的,管理务,暂掌凤印,每日还要受众妃的请安跪拜,这样的她便是想低调都不成,她身子也大好了,明儿就要受后妃的跪拜了,一想到这她就有几分烦躁。

  她了肚子,起身道:“行了,我也累了,这就回寝殿吧。”

  佩环和佩玉忙上前扶住明菲。

  等着午休的时候,明菲将人们打发下去,自己就进了空间。

  明菲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这个空间是怎么跟上自己,就像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穿越这事情也能找上她一样,只不过前者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而后者能给的评价除了叹息还是叹息,点最背的就是穿越女了。

  整个空间有上千亩地大小,绿茫茫的一片树林,其中有很多明菲认识不认识的果树,还有两眼泉水,最中央的地方是一幢二层的独宅,从内部的装潢构造来看,这是一栋很具有后现代风格的小洋楼,各种现代化家具都有,里面甚至有一大堆现代生活用品,是她为了自己这个宅女的暑假准备的东西,从吃的到喝的在到穿的用的应有尽有,还有一堆时下的杂质,供她平时消遣用,除过她自己之外,就只有一只白色的卷毛小狗,是她捡来的,她给起名叫毛毛。

  屋子的二楼是打通的一间书房,书目又杂又多,她曾今志得意满的以为可以找到什么修真的秘籍,结果找来找去也就找到了几本所谓的武功秘籍,看着上面前言的意思,这武功共有五层,最高层后可以将寿命延长很多,修的是神力。

  她已经开始在自己练习了。

  肚子里的儿子情况虽然稳定了,但是应该还不说多好,她瞬移到了空间的温泉先泡了个温泉澡,起身后又喝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