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拉拢(1/2)

加入书签

  明菲带着阿宝回了长春,换了衣裳,卸了头面,歪在榻上一边喝着空间里的清水一边吩咐王嬷嬷道:“嬷嬷出趟,看看府上最近怎么样…在…便说是辅国公吴由一向与家里关系不错…能帮便帮一帮。”

  如果故事情节是真的按着琼瑶剧走的,那么现在大约是已经发现他的把柄了,如果吴由是真想让儿子尚主,那其实他就是真正的想跟佟家搭上线,毕竟兰馨是养在她名下的,兰馨还要叫她的阿玛一声玛法,吴由一家人才辈出,跟这样的人家搭上不会是坏事。

  明菲放下手中的羊脂玉的小杯子,看着王嬷嬷道:“嬷嬷顺便在回趟家看看,把咱们这上好的点心包上几分,带给家里人尝尝,我这还有几匹衣料,嬷嬷也带回去,给媳妇孙子做衣服穿,跟家里人好好的说说话,不必急着回来。”

  王嬷嬷脸上都笑出了褶子,跪在地上向明菲磕了头。

  王嬷嬷被领进了正房,赫舍哩笑吟吟的在上首坐着,王嬷嬷抬头稍微打量了一番,太太后面跟着的依旧是琳琅和玲珑,几位少夫人也在跟前,只是二小姐竟何时得了夫人的青眼,竟也在夫人后面坐着,便是穿着打扮也比前些时候好看了,看着竟是低眉顺眼的。

  她压下心里的疑问,还没行礼,太太身后的许嬷嬷就上前将王嬷嬷扶了起来,赫舍哩笑着道:“你快些起来吧,琳琅,给王嬷嬷搬个凳子来。”

  王嬷嬷还是拜了下去:“给太太请安。”

  赫舍哩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几分,忙让许嬷嬷将王嬷嬷扶起,又请她坐下,又上了茶。

  明月看着王嬷嬷,见她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额头饱满,眉眼平顺,梳着两把头,带着赤金头面,身上穿着深蓝色素面旗袍,外面套着素青色褂子,在圆凳上也只堪堪坐了个边,虽是个奴才,但穿着打扮,说话气度便是一般的大家夫人也未必比的上,果然是皇里出来的人。

  太太跟她说话,也丝毫不敢将她当奴才看,毕竟离贵妃最近的还是她,若是她存心挑拨母女关系,吃亏的还是太太。

  赫舍哩道:“贵妃娘娘最近可好?”

  王嬷嬷笑着回赫舍哩的话道:“贵妃娘娘很好,便是四阿哥也是越长越壮实,太皇太后和皇上都很喜欢,隔几天就会有赏赐,只是主子时常惦记老爷和太太,这不,今儿就让老奴又出来带主子问候老爷太太来了。”

  听到提起了四阿哥,明月只觉得眼皮子跳了一下,紧紧的攥住了手里的帕子,她是四阿哥的小姨子,像她这么点背的清穿女大约是不多见,真真是应了那句我生君未生,君生我以老。

  她不过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庶女,她一听话,太太明面上对她立即就好了起来,她哪里会不知道太太不过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她的名声好了,里的贵妃娘娘的名声也能好,太太为的不过是一片爱女之心,她的姨娘是个没主意的,出了什么事都只知道哭,什么忙都帮不上,他阿玛本不问后宅的事情,她只能靠自己,她想起以前看的那些嫡母暗地里将庶女嫁给那些财大气又心态有毛病的男子的小说,她的心里就一阵发毛,不,她一定要掌握住自己命运!

  赫舍哩跟王嬷嬷说了一会话,见着王嬷嬷似乎还带了明菲别的话,便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跟王嬷嬷在说会话。”

  几个媳妇和明月都起身应是,往外退去,赫舍哩又忽的开口道:“老二媳妇,你留下。”

  小赫舍哩应了是,阿穆鲁氏看着宠辱不惊的小赫舍哩氏心里啐了一口,到是惯会装样子,一旁的明月看着两人的样子,微微抿了抿嘴,等着出了正房,明月笑挽着阿穆鲁氏的胳膊道:“我回去也是无事可做,不如去嫂子那坐坐,嫂子可愿意招待妹妹?”

  阿穆鲁氏是家里的嫡女,其实一直都不大看的起明月,只是毕竟是小姑子,她便只好耐着脾气,带了她去自己的院子。

  阿穆鲁氏是长媳,但因为有个小赫舍哩氏的原因并不是多么受赫舍哩的喜欢,心里一直不大顺畅。

  带着明月进了西面的暖阁,自己换了衣裳,出来便随意的歪在了炕上,看着丝毫不显得生疏,但明月知道她那是没人在跟前懒得装样子,她心里冷冷的想,也难怪太太看不上她,但她脸上依旧带着亲切的笑意。

  喝了几口茶,忽的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一叹三回,惆怅又悲凉,只这一叹,竟让阿穆鲁氏也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她跟着轻叹一声:“妹妹可是遇上了什么难事?”

  明月擦了擦眼角道:“我知我不过是个姑娘家,有些话不当我说,可我…我亲姨娘是个不顶事的,若我不自己想办法,谁又会管我。”

  明月顿了顿红着眼圈又道:“眼见着我也是到了年纪了…”

  阿穆鲁氏这才明白过来,明月是在担心自己的婚事。

  “其实妹妹是多想了,太太那样的人物,是不会随便将你嫁了的。”

  明月抿嘴道:“太太那样的人物,是不会将妹妹随意的嫁了,可是太太又哪里愿意替别人多想,到时候也不过是嫁一个对贵妃娘娘有好处的人,人品必定是不会多看…”

  明月那句“太太又哪里愿意替别人多想”又让阿穆鲁氏有了同仇敌忾的感觉,太太确实不愿意替比人多想,明明她是长媳,却因为喜欢小赫舍哩氏做什么都将小赫舍哩氏带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