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梅花(1/2)

加入书签

  庆复和诺穆图的关系不错,打小就是认识的,庆复约了诺穆图到龙源酒楼聚一聚,两人在二楼坐着,一楼有个卖唱的姑娘,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裙,唱着婉约动人的曲子。

  庆复喝了口酒,见诺穆图一直往一楼看笑了一声:“你竟是看上那卖唱的姑娘了?”

  诺穆图轻蔑的笑了一声:“她连个三等的丫头都不如,我会看上她?我不过是看到熟人罢了。”

  庆复伸着脖子往下看了看,见着一身青色袍子的浩祯赫然坐在最前面,有些痴迷的看着那卖唱的姑娘。

  庆复转了转眼睛,开口道:“你说,我若将那姑娘叫上来,浩祯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诺穆图眯了眯眼睛起身道:“我去如个侧。”

  庆复失笑,真是个滑头,见着诺穆图走了,他回头对身边的小厮巴图道:“去给掌柜的说,让那个姑娘上来给大爷唱个曲。”

  庆复在上头看着,见巴图下去跟掌柜说了几句,便见小二哥上前对这卖唱的姑娘说了几句话,那卖唱姑娘忽的跪在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浩祯已经大步走上前去,那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这姑娘即不愿意,你又何必为难与她,做人好歹也要有些善心,如此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

  姑娘哭声更大了起来,巴图气愤的道:“她自己本身就是个在这里卖唱的,叫于我家爷唱个曲有什么不可?我们又不少她银两!她即不愿意唱,又何必做这个的勾当,即当又想立牌坊,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你就是现在想唱,咱们还不愿意要了,哭哭啼啼的看着就晦气!”

  浩祯看着小白花怎么看怎么冰清玉洁,一脸的楚楚可怜,哭的梨花带雨的,却倔强的道:“这位小爷说的话未免太难听了些,小女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竟然要你这么诋毁,我好好的一个姑娘家竟叫你说成了这样,我以后还有什么面目见人,我也不愿意活了!”

  见着小白花就要撞柱子,浩祯只觉得心头一紧,立时冲过去挡住了小白花,小白花一头撞进浩祯的怀里,眼泪汪汪的抬头看了眼浩祯,那眼眸里似乎有着千言万语,似是无奈似是欢欣又似是痛苦,看的浩祯觉得五脏六腑都一起难过了起来,小白花晕倒在了浩祯的怀里。

  浩祯抱起小白花红着眼睛道:“把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给爷好好的收拾一顿!”

  浩祯的小厮们一涌而上,庆复眯着眼睛吹了个口哨,立时就有几人也加入了进去,外围的人都一脸兴奋的看着热闹,只老板气的差点背过去,直到巡城的小吏出现才结束了战斗。

  巴图早不知跑哪去了,跟浩祯的小厮打的只是一群地痞,于是不到一天,硕王爷的长子,为了一个歌女大打出手的消息便传遍了四九城,皇上案头的驸马名单,浩祯被毫不犹豫的画掉了。

  庆复跟诺穆图坐在包间里勾肩搭背着道:“这个小白花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浩祯要是在这样下去,迟早会让这个女人毁了。”

  诺穆图嗤笑道:“听上去你心眼到不错,浩祯或好或坏跟你有什么关系?”

  庆复哈哈笑道:“你到是会损人,不过你不要忘了一件事情,或者用不了多久我就要比你大一辈了。”

  诺穆图脸上一黑,瞪了一眼庆复道:“今儿就这样吧,我先回了。”

  庆复起身拍了拍诺穆图:“好好干!”竟是长辈的口气,诺穆图被噎的脸又黑了几分。

  在后面人的刻意纵下,消息已经进了后院,明月正跟阿穆鲁氏做绣活,她几乎记不得多少事情,这个绣功也是开始练习,但所幸她手巧,几天下去就有了样子。

  她咬断了线头,听得阿穆鲁氏道:“那个浩祯实在是让人有些想不通,他为了个歌女大打出手,皇上定然不会让她尚公主了。”

  明月穿越的年代比明菲稍微早了些,还不知道浩祯这样的被人家叫做脑残,她只记得那电视剧上的浩祯和小白花两人的感情真的很感人,她心里嗤笑阿穆鲁氏,想她大约是不知道什么叫□情的,嘴里却道:“想来他自己能这么做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阿穆鲁氏没接这个话头,却问明月道:“妹妹那事情真有把握?”

  明月淡淡的笑了笑,阿穆鲁氏忽的觉得明月真的是个好看的女子,脸庞白皙又细腻,笑起来更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味。

  明月透过开着的雕花大窗看着窗外道:“我要做的就一定能做到。”

  正说着话,听得外面的小丫头进来道:“少夫人,爷回来了。”

  阿穆鲁氏连忙抿了抿头发,起身往外走去,明月也顺势起了身,只是还是有些看不惯阿穆鲁氏这么着紧一个男人的样子。

  庆复进来看着明月竟然也在,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他一样不喜欢自己的庶弟和庶妹。

  明月福了福身子,笑的一脸的天真可爱:“即是哥哥回来了,那妹妹就不再这里打扰了。”边说着朝着阿穆鲁氏挤了挤眼睛:“嫂子,妹妹告退了。”

  阿穆鲁氏被打趣的脸上一红,却觉得这个妹妹贴心,对着菊香道:“替我送送二小姐。”

  庆复看着明月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进了里间,阿穆鲁氏也跟了进去,丫头们侍候着庆复换衣裳,庆复淡淡的道:“二妹妹过来做什么?”

  阿穆鲁氏道:“不过是过来陪陪我,说说闲话罢了。”

  庆复转头看着她道:“你若有时间到不如去多陪陪额娘,别整日的跟不入流的人待在一起。”

  庆复刻薄的言语刺的阿穆鲁氏猛的抬头:“我整日的跟不入流的人待在一起?你怎么不说你额娘做什么都不喜欢带我,一点都不顾及我的脸面,我是长媳,不是那个小赫舍哩!我不过是跟着明月投缘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你就不乐意了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是你们家正正经经娶进门的正室夫人!”

  丫头们看着情形不对,都静静的退了下去,只留下了阿穆鲁的心腹。

  庆复只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你是正室夫人。”

  阿穆鲁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气堵在心口难受,竟是被噎的说不出一句话,眼睁睁的看着庆复出了屋子,她自己倒在榻上压抑的抽泣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