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决定(1/2)

加入书签

  明菲去的时间太长,御花园里的众人都有了心思,不过大多以为是四阿哥有了什么事,荣嫔几个甚至隐隐的升起了盼头,一个没有皇子的贵妃肯定比有皇子的贵妃更让人喜欢,想到种种可能,不知觉间众人的气氛似乎都好了些,只孝庄的脸上似乎一点都看不出别的什么东西。

  自古后妃都跟前朝息息相关,明菲有异,最提心吊胆还是佟家的一众女眷,如果明菲倒了,那么佟家也快完了。

  走了些路众女眷都觉得有些热了,赫舍里更是不离帕子,不停的用帕子擦汗,到底是热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又一会康熙的旨意就到了“留贵妃之妹在中陪伴贵妃”。

  原先还隐隐带着欣喜之意的嫔妃们,犹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凉水,从里到外凉了个透。众人都觉得贵妃之所以迟迟不归,就是因为遇上了皇上,而皇上竟然特意的为贵妃留了妹妹在中陪伴,其情分可见一斑。

  孝庄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言语,赫舍里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如果没有出什么事情,那么明月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被留在里!她与小赫舍哩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心,虽然现如今的情形说明明月的事情也许并不是多大,但也仅仅只是也许,到底情形如何她们谁都不清楚。

  朝堂瞬息万变,皇上的一句话可能就是一个风向标,女眷们哪怕自己没想来其中的奥妙,但定是要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牢牢记住,回去后再告诉一家之主,一时之间众人虽说着话,但明显的都在打量孝庄、嫔妃和佟家一众人的表情,费力的听着她们到底在说什么话,硬生生的记住自己能听到的对话。

  没一会明菲就到了。

  明菲几乎都能感觉到众人炽热的目光犹如探照灯一般停留在她的脸上,众人似乎都在努力在她脸上看到些什么,只是注定要失望了。

  明菲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嘴角勾着一个完美的弧度,漆黑看不出丝毫波澜的眼眸扫过众人,众人只觉得仿佛都被她看透了一般,慌忙的将心中的心思收起。明菲看着一如既往的高贵淡然,甚至让人觉得即便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大约还是能够面不改色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气度让其他的嫔妃们只觉得望尘莫及,甚至觉得卑微。

  明菲的姿态让赫舍哩等人安心了不少,明菲笑吟吟的道:“嬷嬷没有照顾好四阿哥,我少不得多叮嘱了几句,到是怠慢了各位夫人了,我养了几盆菊花,一会各位夫人一块去挑,便当是我赔罪了。”

  明菲爱花也会养花,大朵的波斯菊甚至养出了绛紫色,神又娇艳,听得明菲竟要送花孝庄笑着道:“佟贵妃的菊花养的好,你们今儿可是沾了便宜了,她往常可是爱她的那些花的很,碰都不能多碰几下,今儿竟要送人了!不知哀家可能得上一两盆?”

  明菲抿嘴笑着扶住了孝庄,同众人慢慢的散步:“看老祖宗说的,老祖宗若是喜欢便是全孝敬了老祖宗都是应该的,您既然喜欢奴婢给您多挑几盆!”

  安亲王福晋凑趣道:“今儿竟得了贵妃的菊花,只是怕咱们不会养,到白白糟蹋了贵妃的好花,这到是咱们的罪过了。”

  小赫舍哩笑着道:“贵妃娘娘虽然爱花,却更看重福晋们,王爷们辅佐皇上,福晋们在后面给王爷们料理家务,若是福晋们不够好王爷们自然要分心思,恰恰福晋们都是好的,王爷们又能尽心尽力的为皇上办事,贵妃娘娘自然舍得送花!”

  小赫舍哩话音刚落,孝庄便带头笑了起来:“真真是张巧嘴!不过说的好!女子在后面照顾后宅,就是为了能让丈夫安安心心的为朝廷效力,亲王福晋们都不错,应该得贵妃的花!”

  小赫舍哩一句话几乎将所有的人都恭维了一遍,更重要的是她将明菲的赔罪质的送花上升到了赏赐的质,甚至让福晋们觉得贵妃是有交好的意思的。

  明菲不得不承认,赫舍哩看重小赫舍哩氏是真的应该,因为阿穆鲁氏跟小赫舍哩氏完全就不在一个段数上,阿穆鲁氏就是在深造上几年也拍马不及。

  亲王福晋们得了孝庄的夸赞都行礼称谢,小赫舍哩更因为自己的一席话赢得了不少人气,这让赫舍哩的心里略微舒服了些。看向明菲的时候明菲着朝赫舍哩点了点头,赫舍哩稍微放心了些,只盼着并没有出什么大事。

  明月的事情要是佟家看着确实提前是不知道的,那么皇上大概是不会多计较,因为至少康熙现在还不能跟佟家计较,明菲暂时并不打算告诉家里人明月的事情,告诉了也不过是徒劳,最主要的是她不能这么做,这件事情算起来真正知道的就只有她,如果泄露了意味着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明菲按着先前说的,果然在自己的寿辰宴结束的时候送了在场的福晋们一人一盆花,又给孝庄挑了好几盆。

  赫舍哩几人等着听得阿穆鲁氏竟是扭了脚腕又得了风寒晕了过去,才意识到有个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而这个事情甚至不能泄露出去,因此知情的阿穆鲁氏只能昏迷,或许以后本保不住命。

  这样的想法让赫舍哩和小赫舍哩氏都不自觉的心里发寒,但愈发不敢多跟明菲说一句话,生怕犯了忌讳给明菲惹了麻烦,只是赫舍哩担心明菲,拉着明菲的手不说话又不愿放手。

  三月的午后气温渐渐低了下去,明菲伸手给赫舍哩拉了拉斗篷,只轻声说了句:“我很好。”

  女强人一般的赫舍哩因为明菲的一句话红了眼眶,定定的看着明菲,哑着嗓子道:“若是真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跟额娘说,额娘不会看着你受委屈的!”

  赫舍哩的语气很坚定,虽然明菲觉得若是她真出了什么事情那也定是康熙的决定,赫舍哩其实什么也做不了的,但她还是不自主的相信了,上一世的母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给了她充裕的生活,甚至为了她不愿意再次娶妻,但是她还是一个没有妈的孩子,那种被母亲爱着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泡进了温泉里,每一个毛孔都暖洋洋的舒畅,她不自主的伸手抱了抱赫舍哩,弯起了眼睛:“额娘真好……”

  赫舍哩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大约是在里受尽了委屈,自己的一句话都让她失态了,心里越发的难过。

  小赫舍哩高兴于明菲跟赫舍哩的关系好,但还是不得不劝着两人分开:“额娘,时候不早了当回了,若是别人看见了,又该给娘娘惹麻烦了。”

  赫舍哩忍着眼里的泪水,用帕子捂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