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后悔(1/2)

加入书签

  明月和明菲的谈话,早有奴才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康熙,康熙随意的道:“你怎么看?”

  阿宝在明菲怀里踢腾的停不下来,明菲无奈只好将他放在了榻上,才回道:“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求的,只是毕竟是奴婢的妹妹,不管怎样,有些礼数该到的还是要的,奴婢只是给皇上说一声。”

  康熙斜靠在靠枕上,捏着儿子的胖脚,觉得手感不错又多捏了几下,挥手示意侍候的奴才都下去,沉声道:“你怎么看你妹妹今天的事情?”

  明菲低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康熙长出一口气,放松的将全身的重量都给了身后的靠枕:“今儿这事情搅的朕有些不安宁,也就只能跟你说说,你给朕说句实话,你自个信不信你妹妹说的话?”

  信不信?自然是信的!只是这话不能说。

  明菲一手护着儿子,一手慢慢的给康熙捶腿:“奴婢打心里是不信的…明月跟奴婢相处了有七年的时间…也就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出了些意外…现在就说自己有这本事…奴婢听着就像是讲故事一般…想信都信不起来…只是…奴婢又觉得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奴婢能料到,有些事情还是多留一线比较好,不能把什么路都堵死了。”

  康熙看着明菲一边给自己捶腿,一边又要护着调皮的阿宝实在忙乱些了,终于伸手将儿子抱在了怀里。

  小孩子都是一样,抱在怀里软趴趴的,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太子小时候也是这样,只是终究没有阿宝身子壮实,抱在怀里有分量。

  康熙终于抱了阿宝,小阿宝在康熙的怀里留着口水咯咯的直笑,但还是不忘伸手去捏明菲的耳朵,又嫌明菲坐的远,啊啊的直叫唤。

  康熙看明菲已经将耳朵上的耳钉卸掉了,就知道阿宝大约是常这样的,轻拍了拍儿子的小屁股,一时又想起明月那所谓的预言,心里不免多了几分沉重,对着明菲道:“你说的话也对,只是若是真的,叫朕…”

  不管是真是假,康熙都只能装着不知道。

  明菲叹气道:“皇上其实不必介怀,为了大多数人能过的安稳,皇上只能舍弃小部分人的幸福,皇上是天下人的皇上。”

  康熙挑挑眉看了眼明菲,语气里带着揶揄的感觉:“表妹竟是越来越有见识了。”

  明菲抿嘴笑着道:“可是要谢过皇帝表哥的夸奖?”

  康熙终是笑出了声。

  佟家现在颇有几分暴风雨前的宁静,依旧要装着什么都没有明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佟国维很是烦躁的在赫舍哩氏的屋子里来来回回不停的走动:“贵妃真的只说她很好,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赫舍哩攥着帕子道:“贵妃多一句都没有说,看着完全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庆复劝道:“阿玛先不必太急,以我看来,贵妃不说是有原因的,怕的就是咱们知道了自己乱了阵脚,这事情按着贵妃的意思,大概最好就是咱们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才是最好。”

  隆科多也劝道:“阿玛先坐下吧,什么事情大家慢慢的商量着总能想到法子的。”

  儿子们都大了,早以成了自己的臂膀,开口劝上几句也让佟国维安稳了下来,他在上首的椅子上坐下,手上端了碗茶水却依旧迟迟的不进口。

  佟国维一向淡然惯了,但在明菲的事情上似乎总是很难淡定的处理。

  庆复只好接着道:“一动不如意静,先如今咱们最好的就是约束好自己的人,先将局势看清楚了在说。”

  庆复看了眼佟国维又接着道:“贵妃即说好就一定没有问题,阿玛别太担心,别自己乱了方寸,出了差错到就不美了。”

  庆复是长子,佟国维还是将他的话多少听了些进去,也不愿在后宅在继续这个话题,便起身道:“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