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1/2)

加入书签

  康熙见着兰馨也在,道:“跟你额娘学的如何了?”

  兰馨给康熙捧了杯茶:“额娘刚刚还在教女儿了,女儿只觉得自己要学的实在多,只是额娘一天到晚都忙,一会是这个的事情一会是那个的事情,女儿又不好太过扰了额娘,又想多学点,实在是有些为难。”

  明菲觉得兰馨这孩子真的是让人觉得窝心,这么快就想法子在康熙跟前给宜嫔上眼药了,只是未免太直白了些。

  明菲亲手服侍着康熙换了常服,在榻上坐下,康熙喝了口笑看着站着的兰馨:“你到是个孝顺的,说说你额娘都忙什么了?”

  康熙也真是的,真就闲的听着兰馨在这上眼药,他难道还真听不出来兰馨要干什么?

  明菲笑着道:“皇上就别逗她了,她还要回去学着看账本了。”

  康熙摇头:“朕今儿没有多少事情,闲着也是闲着,跟你们娘俩好好说会话。”

  兰馨笑嘻嘻的道:“宜嫔刚刚走了,她就是来求着额娘给她做主的,额娘已经让她多拿了一箱子的东西了,她还来求着额娘让她多装些,额娘都差点给她腾出自己的箱子了,她自己又说她自己糊涂,下面的人没有给她说清楚,说是自己的东西已经装够了,闹来闹去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却让额娘跟着闹心了好一会,亏的额娘有心,若是女儿早气的生病了!”

  康熙沉吟了一下,对着明菲道:“你辛苦了。”却在没了下文。

  明菲笑了笑:“皇上太见外了,这是妾身当做的。”

  兰馨有些不满,但对着康熙又如何表示,再个自己也不能待太久,便道:“女儿还要回去看账本了,额娘说若是学不会,过几天就不让女儿去了畅春园了!”

  康熙笑着道:“那你就赶紧回去好好学去,若是学不会别说是你额娘了,就是朕也不带你!”

  兰馨一脸委屈:“皇阿玛也欺负女儿!”

  康熙拍了拍她的胳膊:“行了,下去吧,认真些!”

  兰馨笑着应了是,行礼退下。

  兰馨一走,明菲便起身道:“妾身给皇上揉揉肩膀。”

  康熙点了点头。

  明菲将殿里的帷幔都换成了银绿色轻纱,大开的雕花大窗里吹来的风,吹的帷幔绕着屋子里的牡丹花翩然起舞,看着有一股说不出的凉爽。

  康熙忽的对李德全挥了挥手,李德全不愧是太监里的第一人,立马领会了康熙的意思,带着人退了下去。

  康熙闭着眼睛伸手握住了明菲的手:“你可生气?”

  康熙的话问得明菲愣了会才反应过来他问得是什么,明菲浅笑了笑:“不生气。”

  康熙睁开眼睛拉着明菲坐在了自己跟前,看了看她:“真不生气?”

  明菲低着头轻声道:“妾身给她换了个二等了女。”

  这回到换康熙愣了一会,半响才笑着将她搂进了怀里:“到底是朕的明菲,就是不一样!”

  明菲竟是有些调皮的道:“皇上是在夸妾身?”

  康熙笑揉着她的手:“你便当是夸你又如何?”

  明菲歪头看着康熙:“‘当是’和‘真的’毕竟不一样,妾身不想‘当是’。”

  康熙叹了一口气:“当初让你进后,朕最担心的就是你受气,现在看来到是朕多虑了。”他伸手搬起了明菲的下巴:“表哥很高兴。”

  明菲弯着眼睛笑了起来:“皇上真好。”

  康熙恍惚的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见到明菲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季节,五岁的明菲白胖的像只莲藕,拉着他的衣角仰头看着他,笑的眉眼都弯了起来:“皇上真好。”

  那个时候的她,声音还带着小孩子特有的稚嫩,清脆又悦耳,他就是觉得这个表妹是跟自己投缘的。

  他忽的笑了笑,了明菲的发鬓:“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

  明菲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妾身不记得。”

  康熙向后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