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2)

加入书签

  明菲叹气,只继续道:“这都六月了,天气越来越热,比往年的时候似乎都要热。”

  明月咬着嘴唇看着明菲,却并不答话。

  明菲皱了皱眉头,看了眼康熙接着道:“你知道有个词叫做‘覆水难收’吗?”

  明月觉得自己像是被重重的砸了一锤子,灵魂都开始颤抖,是啊覆水难收,事情既然已经做出来了,又如何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有些痛苦的用双手捂住了脸:“天气反常往往也是大震的表现,七月份必会有地动。”

  康熙终于抬头看向了明月:“你可知地动是大是小?”

  “这场地动会是京师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

  明菲看见康熙黝黑的瞳孔缩了缩,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灾害越重越说明康熙德行有亏,四方还不安宁,汉人还没完全归顺,这个时候的大地动无异于雪上加霜,只会让康熙更艰难。

  明月又在再次在康熙的眼里看见了杀意,仿佛未来的地震时她带来的一样!她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康熙沉默的起身,转身出了西侧殿。

  明菲本是跟康熙一起往出走的,明月叫了一声:“贵妃!”

  她回头看的时候,见着明月几乎是用祈求的眼神在看她:“奴婢不想在待在这了,求贵妃娘娘帮奴婢想想法子,奴婢一定会报答娘娘的!”

  明菲垂下眼睑,看着光洁的大理石地面:“我不敢保证,但总会试试的!”

  明月几乎哭出了声:“娘娘是好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明菲心里笑了一声,熟知历史的人,谁又不知道她也是康熙后妃里出了名的短命的?

  她抚着顺滑的帕子点了点头:“你好好地,总会想到法子的。”

  明月其实并没有多笨,她只是太急切了,在撞得头破血流之后立马学乖了,至少她再不敢流露出威胁或者交换的意思,可是即便如此,明菲还是不想留她,没有什么别的原因,蠢过一次的人,谁又能保证她永远不会在蠢?

  佩玉几个见着明菲出来了,忙迎了上去,佩玉轻声道:“皇上已经走了。”

  明菲点了点头:“咱们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执棋道:“回主子的话,都收拾妥当了。”

  明菲想了想道:“多带些厚一些的衣裳,尤其是四阿哥的,在去太医院领些治伤寒和痢疾的药材。”她有空间,等到地震的时候她用不上这些,但是她总要带一些掩人耳目的东西。

  执棋有些诧异,还没开口就被佩玉瞪了一眼,只好将话咽了下去,应了是。

  明菲没事又例行‘休息’,佩玉几人侍候着明菲睡下,轻手轻脚的退出了内殿,执棋才轻声询问:“佩玉姐姐刚才瞪我做什么?”

  佩玉又瞪了她一下:“主子虽然好说话,但你也不能忘了规矩,主子让你做你就做,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若是想让你知道,主子自然会告诉你,以后收敛点。”

  执棋不生气反倒亲昵的挽住了佩玉的胳膊:“姐姐教训的是,妹妹记下了,以后再不会了,只求姐姐万事多提点些。”

  佩环在一旁轻笑了一声:“你到是个顺杆爬,佩玉姐姐只说了一句,你就让佩玉姐姐‘万事’多提点,我若是佩玉姐姐才懒得管你了。”

  执棋乘人不备,朝着佩玉吐了吐舌头:“可是佩玉姐姐不是你,是吧,佩玉姐姐?”

  佩玉懒得理会只吩咐道:“让人去收拾衣服,主子和四阿哥的咱们都要细细的过一遍,别出了什么差错。”

  执扇话少,但做事踏实,认真的应了是,佩玉转头教训佩环和执棋:“跟着执扇多学学,别总是毛毛糙糙的。”

  执棋和佩环见佩玉脸色严肃,忙都应了是。

  佩玉脸色缓了下来:“咱们也带上一两件的厚衣裳,主子即带总是有道理的。”

  几人又点了点头。

  畅春园不是多远,但皇上出行要摆驾,为了康熙和后众人的畅春园之行,礼部车水马龙了半个月,礼部的官员更是忙了好几个通宵,,才将皇上出行的各项事宜安排妥当。

  皇上后妃更是要在六月的天气穿上层层叠叠的正装,不过所幸女可以在跟前打扇,车架里还摆着冰盆。

  阿宝第一次坐马车,或许是因为好奇而显得比平时安静了很多,小手抓着明菲的衣襟,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个不停,嘴里更是依依呀呀的说着话。

  明菲抱着他给他拿着马车里的东西一一讲解,阿宝成了她的孩子,早就注定了结局,要么成为皇上,要么成为新皇的刀下鬼,她有些爱怜的着阿宝红润的脸蛋,人在什么位置就有什么苦恼,他的阿宝注定了比别人艰辛,但也同样的会成为天下之主。

  人人都说雍正这个皇帝当的不值,当的累当的苦,可是他到头来还是要寻求仙药想要长生不老,男人爱权势,一旦沾上了,他们总是很难放手,而且她的阿宝一定会长命百岁。

  畅春园建筑朴素,不施彩绘。园墙为虎皮石砌筑,堆山则为土阜平冈,不用珍贵湖石,园内有大量明代遗留的古树、古藤,又种植了腊梅、丁香、玉兰、牡丹、桃、杏、葡萄等花木,林间散布麋鹿、白鹤、孔雀、竹,景色清幽此处为度娘提供。

  康熙住澹宁居,孝庄和太后占了渊鉴斋,明菲和阿宝住在藏拙斋,明月自然跟着明菲,其他嫔妃依次往后安顿。

  入住的事情因有人早早的来收拾,所以基本上只下面的人将自己主子的东西安置好了就可以入住,明菲稍稍看了看就带着阿宝去了孝庄的渊鉴斋。

  兰馨在孝庄跟前,不知道说了什么,惹的孝庄抚着兰馨的背直笑,见着明菲带着阿宝到了,笑着朝明菲招手:“快给哀家把四阿哥抱过来,哀家好久都没见着这可人疼的小家伙了。”

  大概是因为赶路,阿宝并不如往常神,安静的在孝庄怀里吃指头,孝庄看了又笑:“他今儿到安静的让人心疼。”

  明菲笑着道:“大概是赶路有些累了,这才难得安静了一会,老祖宗也赶了半天的路了,可要太医过来瞧瞧?”

  孝庄摇头道:“哀家哪里就成了纸糊的了?不过才这么点路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