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伸手(1/2)

加入书签

  不管康熙的内心有多焦躁,他表现的一直很平常,只是这突然的调粮调药材,虽是有些名目的,但还是让下面的人糊涂了。

  大臣们从九经三事殿退下,太师果毅公遏必隆自钮钴禄皇后没了之后,消息就大大的不如先前灵通,家族势力也不能跟先前同日而语,他看了看一脸笑意的明珠,又看了看满脸淡然的佟国维,在看前面迈着四方步的索额图,还是凑向了索额图:“索相!”

  索额图脸上里立马带出了笑意:“太师!”

  遏必隆家还有个女儿,明年选秀刚好是时间,太子年纪还小里头虽有皇上看护,但是若能在后里在拉个盟友,这又有什么不好,

  两人几乎是越说越投机,遏必隆着胡子道:“索相怎么看皇上今儿的旨意?”

  索额图有些为难的道:“只能说圣心难断!”

  遏必隆心里暗骂老狐狸,但还是不得不跟他继续周旋。

  佟国维抬眼看了看走在前面的两人,皱了皱眉头,依旧没有想要跟其他人打招呼的意思,现如今的佟家太过显要,要的只能是低调。

  明珠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几人,却还是不忘跟身边的礼部官员商量事情:“皇上打算过几日又要往热河方向去,时间有些急,你们礼部就又要忙了,不过事情还是要办的漂亮,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只要你们干的好,老夫会为你们在皇上跟前请功的。”

  众人得了明珠的保证,又是欣喜又是感激,都抱拳口中感谢明相。

  佟国维看了看明珠又看了看索额图,这两人几乎就是水火不容,索额图赞同的事情,明珠必定是要唱反调,索额图拥护太子,明珠立马就去拥护大阿哥,贵妃说的不错只有这两家斗的越欢实,佟家才能越安全。

  他又走了几步,见着个小太监远远的跑了过来,在仔细看时便知道是长春里的,他站住了脚。

  那小太监跑过来朝着众人打了千:“奴才见过各位大人,见过佟大人!”

  索额图几乎眯起了眼睛,佟贵妃做事还真谨慎,让人给家里传个话都要放到众人的面前,生怕得了皇上的猜忌,在想到自己得的消息他不禁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佟国维道:“可是贵妃娘娘让你来的?”

  小太监道:“回佟大人的话,是主子让奴才过来的,说是过几日热河之行想让佟夫人和小小姐一起都去,说是好久都没见了,皇上也答应了。”

  佟国维点了点头。

  小太监又道:“贵妃娘娘还让奴才问候佟大人,说是请佟大人注意身子。”

  佟国维的脸色很明显的柔和了起来:“谢过贵妃娘娘。”

  小太监交代完了自己的事情,又问:“佟大人可还有什么话要交代?”

  佟国维摇了摇头:“无事。”

  小太监向众人行了礼,退了下去。

  官场上的人都习惯了将一句话当成几句话琢磨,贵妃的话又让众人生出了很多心思,只是这些都不在佟国维的考虑之内,他所关心的也只是一直主张少见面的明菲为什么突然让赫舍里进陪她。

  庆复刚见了诺木图,从诺木图那里得来了不少故事,正在给赫舍里氏说硕王家里的事情。

  “硕王福晋很是匪夷所思,整日里将浩祯一个姓白的小妾带在身旁,据说是吃同桌,寝同榻,形影不离,就是亲身女儿大概都比不上。”

  赫舍里轻呼一声,用帕子捂住了嘴:“这福晋莫不是…哪一家有这样的道理?”

  佟国维不悦的声音忽然响起:“你可是闲的无事?尽给你额娘说这些事情?”

  听得佟国维回来了,娘俩都起了身,赫舍里一边服侍着佟国维换衣裳一边道:“我今儿有些不爽快,他便过来陪陪我。”

  佟国维不悦的哼了一声。

  庆复小幅度的撇了撇嘴,恭敬的道:“阿玛今儿可遇上了什么事?”

  佟国维在椅子上坐下,长出了一口气:“贵妃娘娘让你额娘和妹妹过几日进陪她。”

  赫舍里和庆复都顿了顿,赫舍里道:“可说了是什么事?”

  “只说是想念额娘了。”

  看着佟国维和赫舍里明显的纠结了起来,庆复劝道:“额娘还是早些收拾东西,进陪伴贵妃才是正事,其他的事情只额娘进了就都知道了,现在就不要多想了。”赫舍里点了点头,佟国维不置可否。

  明菲说要接赫舍里和明兰进来陪她的时候,康熙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康熙之所以要往热河走,就是因为这样可以明目张胆的住帐篷,到时候就是真地震了也不会出了什么大事,而明菲之所以要将自己的额娘接进来也为了让她们住帐篷。

  佟国维和庆复几人是要随驾的,这个明菲不用担心。

  赫舍里看着还是以前的样子,明兰在见明菲的时候就防松的很多,对白白胖胖的阿宝同样的很好奇。

  赫舍里保养的很好的脸几乎都笑出了褶子,手里抱着阿宝道:“这孩子跟你小时候像,都是白白胖胖的,看着都招人喜欢。”

  明菲抿嘴笑了笑,明兰脆生生的道:“那明兰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明菲了她的脑袋:“你现在就很小。”

  明菲的话显然让小明兰有些纠结,她皱着一张小脸看着赫舍里:“额娘,明兰不小了!”

  赫舍里笑着也了她的脑袋:“对,你是不小了,你都已经当小姨了。”

  明兰又将注意力给了流口水的阿宝,咯咯的笑着逗阿宝:“四阿哥,叫小姨。”

  赫舍里端详了几眼明菲:“贵妃气色倒不错,可是都顺心着?”

  明菲笑了笑:“都很好,让额娘进来只是想让额娘陪陪我。”

  赫舍里明显的舒了一口气。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得荣嫔,惠嫔宜嫔和其他几位嫔妃一起结伴来拜见明菲,大概都是知道赫舍里来了,按着规矩过来拜见的。

  一群莺莺燕燕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各种姿色应有尽有,空气里似乎都带上了若有若无的香气,光线都绚烂了几分,便是赫舍里这样的世家大妇都看的眼皮子一跳,在去看明菲的时候,明菲的脸上依旧带着高贵浅淡的笑意,仿佛她看到的只是一群女人,而不是她丈夫的女人。

  赫舍里看了眼一脸天真的明兰,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