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意(1/2)

加入书签

  清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京师地区发生了一场强烈地震地震波及范围除京城外,还包括周围的河北、山西、陕西、辽宁、山东、河南六省,共计两百余州县。地震给京城带来了巨大的破坏。

  “万七千人屋下死,骨泥糊知是谁?收葬不尽暴无已。亲不顾,友不留,晨夕秋秋冤鬼愁……”

  京城倒房一万二千七百九十三间,坏房一万八千二十八间。死人四百八十五名,邻县通州有三万多人压死,三海关、三河地方平沉为河,养心殿、永寿、乾清、慈宁、武英殿、保和殿、翰林院、织染局、通州三河等地的州县衙署都受到了相当严重的破坏。

  这些消息都是后来慢慢的从下面报上来的,只是跟历史上不一样的是,并没有内阁学士王敷政、大学士勒得宏、掌春坊右庶子翰林侍读庄炯生、原任总理河道工部尚书王光裕在震中身亡,因为康熙几乎将重要一点的大臣都带到了热河。

  嫔妃中也只宜嫔动了胎气,吐的昏天暗地消瘦了很多,太后一声不吭的将自己的用度分了不少给宜嫔,宜嫔因为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到将太后的反常给忽略掉了。

  明月出了些小小的意外,因为稍微耽搁在地震中被倒下的旗杆伤到了腿,康熙即便忙的焦头烂额还在明月的身旁安置了自己的人,明月出入往往有两人在身侧,这让看的见但并不明白个中缘由的妃嫔们酸的直冒泡。

  大震之后余震不断,康熙起驾虽回了京城,但众人依旧住的帐篷,孝庄的脸色很不好,一只手紧紧的拉着小太子,大阿哥和三阿哥都跟在身后。

  明菲抱着已经睡着的阿宝轻轻的晃着,轻声道:“妾身想着是不是给嫔妃们都诊个脉,最好能调理一下身子,毕竟是侍候皇上的,又跟皇上离得近,身子不好了也让人不放心。”

  孝庄疲惫的点了点头:“你看着安排,你办事哀家还是放心的。”

  少言的太后嘴道:“若是宜嫔要什么药材,贵妃便让人到哀家这里拿。”

  明菲笑着道:“看太后说的,哪里就能少了宜嫔的药材,太后放心,必定会让宜嫔养的白白胖胖的,生个壮实的小阿哥。”

  太后仿佛已经将白胖的小阿哥抱在了怀里,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孝庄似乎感染到了太后的好心情,终于缓和的了太子的小脑袋:“可还害怕?”

  太子的小嘴抿的紧紧的,仔细看真的跟康熙抿嘴的时候很像,那双黑亮的眼眸里清晰的将孝庄的影子倒影了进去,孝庄这一辈子说是杀伐果断也不为过,只是在这个重孙子跟前似乎都成了幻影,有的只是用不完的慈爱和怜惜。

  她叹气又了太子的背:“不怕,有老祖宗和你皇阿玛在,胤礽乖乖的,只管着好好读书就行!”

  小太子看了看明菲怀里的阿宝,咬了咬嘴唇忽的挺起了脯,响亮的道:“胤礽不怕,胤礽是胤禛的哥哥!”

  孝庄怔了怔,神色有些复杂的拍了拍太子:“你不但是胤禛的哥哥,还是的哥哥,更是胤禔的弟弟。”

  小太子又不说话了。

  明菲默叹了一口气,孝庄显然并不乐见太子跟胤禛的亲密,甚至说是反对的,她看孝庄很有将话题进行到底的意思,忙循着话头道:“给太子和几位阿哥也当好好的看看,这些时日来受了不少惊吓,也是要好好地养养的,老祖宗和太后也要调理一番才好。”

  太后笑着道:“你今儿是谁都想到了,独独就是落下了自己和四阿哥,这后里头除过老祖宗最忙的就是你了,你自己也要小心些。”

  明菲总觉得太后是个大智若愚的人,她一直对明菲不错,这无关乎个人感情,而是因为她看的长远看的明白,一直罩着她的孝庄已经到了说走就走的年纪,往后的日子里后就是她跟明菲的天下,明菲即有四阿哥身后又有佟家,她身后虽有科尔沁,但显见山高路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她也会有需要依靠明菲的时候。

  孝庄赞同的点了点头,对着苏沫道:“让人去叫了御医来,给后的人都诊个脉,这个时候药材大概是紧缺的,你把咱们能找出来的药材都拿出来…”

  也不知道孝庄想到了什么,忽的就停了下来,有些疲惫的道:“哀家也累了,太子和大阿哥三阿哥就在哀家这,你们就先下去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