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吓晕(1/2)

加入书签

  倩云觉得自贵妃娘娘醒来之后似乎有很多地方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尤其是看她的眼神,她觉得贵妃娘娘大约是忌惮自己的美貌了,她唇角微微勾起个弧度,又立时收了起来,为奴为婢一定不能随意的将自己的情绪外露,否则连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她是娘娘跟前的三等女,很多时候并不能进内殿,只有时候跟前的人手不够了叫她进去。

  佩玉站在隔间里往外看了看,见着倩云果然在外面侍候着,她笑了笑道:“倩云,主子叫你进去了。”

  倩云心里微微有些惊讶,但脸上看着依旧呆板而恭敬,福了福:“是。”

  明菲自进来就是妃位上的,自己跟前攒了不少的人脉,她特意派人查了查倩云的底细,这一查果然查出了些问题,倩云的嫡亲哥哥是个嗜赌成的人,曾今赌输了钱竟然去抢了行人,抢完之后下手重了,那人拖了很久就去了,只是恰好那人去的时候是倩云进选秀的时候,也就是说,按理秀云的资格应该被宗人府取消的,只是被抢得人家家里本也不富裕,只剩下个老母,倩云的阿玛为了倩云几乎是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才将这事情私下了了,倩云进才没有受阻,或许也因为此,倩云是一心想要出人头地的。

  明菲的月份渐渐大了,也并不接受外面妃嫔的跪拜,只一天在寝殿里读读书,在院子里散散步。内殿里摆着好几盆浅粉色的大朵菊花,花朵和枝叶都看着鲜艳翠绿,空气里似乎还萦绕着淡淡的菊香,却独独没有熏香的味道,翠色的帷幔层层叠叠,从旁经过的时候总能划出几分曼妙。

  明菲弯着嘴角笑了笑:“来了。”

  不像是在对下人说话,却实实在在的透着冷清高贵,似是有几丝笑意,却又有几分冰冷,倩云不自主的跪了下去:“奴婢见过主子娘娘。”

  明菲淡淡的道:“抬起头来。”

  倩云猛然一惊,瞳孔一阵收缩。

  只是倩云胆怯的样子,看在明菲的眼里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倩云的眉目并不是多么的耀眼,凑到一起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弱妩媚感,像是扶风的弱柳又像是天边的云朵,仿佛风吹一吹就能散开化开,看着娇弱又纯洁。

  她点了点头。

  倩云想不来明菲点头是什么意思,只是忽然觉得面前的女子像是雪山上盛开的莲花,高贵又遥不可及,那样的气质又怎能是她这样的人比的上,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悲伤,她的眼角渐渐沁出了泪水。

  明菲啧啧的叹了两声:“果然是个美人样子,我是有些不忍心的。”

  倩云吓的一个哆嗦,猛的在地上磕头道:“求娘娘饶命!求娘娘饶命!”

  明菲轻笑了一声:“你不但貌美还聪明,只可惜身世差了些,只是我并不打算要你命的。”

  倩云只堪堪舒了一口气,却忽的听明菲开口道:“我听说韩家的老太太今儿终于没了,你是不是心里终于踏实了?”

  她的声音里辨不出一丝别的东西,像是为了说话而说话,只是听的倩云的耳朵里,比惊雷还要震耳欲聋,她只觉得冷汗渗渗,几乎软到在地上,韩家老太太便是她哥哥打死的人的妈。

  她只看见紫色的裙裾从她眼前晃过,上面的金丝线几乎晃的她眼花,她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完了。

  佩玉扶着明菲在地上走了两步,停在了倩云的身侧。

  明菲伸手了倩云的侧脸,光滑细腻。

  倩云却因为这温热的触感,一阵哆嗦。

  明菲像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弯着嘴角笑的一脸的明媚,甚至原本冷清的声音里都透出了几分欢快:“你真傻,我说了不要你的命便不要你的命,你何必如此害怕?”

  倩云的脑袋一团的浆糊,她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本能的不断的磕头:“谢娘娘,谢娘娘!”

  明菲忽的在没有话了,内殿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只倩云知道自己的耳朵一直在不断的轰鸣,口干舌燥,全身早以让汗水湿透,不断的颤抖,这便是主子和奴婢,主子说生便是生,说死便是死。

  明菲思来想去觉得,后里从来都不缺厉害的女人,但一个有把柄握在自己手里的后妃却不多,她不打算要倩云的命,但这样心思重的奴婢她也不想在留在跟前,她想吓住倩云,最好让她一辈子都记住这会在她跟前受的惊吓,对她有了心里影自然最好。

  明菲坐回了榻上,打量了着身子紧绷,几乎随时就要晕厥过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