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明月(1/2)

加入书签

  满月宴散后,明菲将家里的女眷留了下来。

  她母亲赫舍哩氏带着十三岁的庶女明月和三岁的嫡女明兰,后面跟着她三个弟妹,十六岁的大弟弟庆复的夫人阿穆鲁氏,十四岁的三弟隆科多的夫人小赫舍哩氏,她是赫舍哩的内侄女,十二岁庶弟庆恒的夫人那木都鲁氏,都是上一次选秀之后成亲的新妇。

  都出自满洲大姓家族,也算是见过富贵的,只进了明菲的长春,在仔细看时还是觉得有些惊叹,姑果然在里是很受宠的。

  明月和明菲差了七岁小时候也是相处过的,只是记忆里这相处的实在算不上愉快,羡慕嫉妒恨嫡女的庶女,总是想着各种办法在某些方面赢过嫡女,虽然她们之间相差了七岁。

  长春的西暖阁里摆着两个有一米高的大熏笼,银盆里烧着上好的红罗炭不见一丝烟火,主位上的明菲一字头上绾着蝙蝠纹镶东珠颤枝金步摇,穿着蜜合色团花绣牡丹烫金边旗袍,手上带着一对金镶九龙戏珠手镯,手指上却不见指甲套,也不见戒指,绛紫色花盆底上还绣着点点的红宝石。

  随意坐在罗汉榻上,腿上搭着一条白狐皮毯子,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亲切却丝毫不失上位者的高贵,随意却从骨子里透出优雅。

  明月只抬头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她怕自己遮不住眼里的嫉妒,手里紧紧的攥着帕子。

  明菲笑着将明兰抱在怀里,看着额娘和弟媳道:“新进的老君眉,额娘和弟妹,妹妹们尝尝。”

  阿穆鲁氏是长嫂,笑着开口道:“又沾了贵妃娘娘的光了,这老君眉可不多见。”

  明兰坐在明菲的怀里起先还有些紧张,后来闻着明菲身上的香气慢慢的就放下了心,靠着明菲,小眼睛咕噜噜的乱转。

  明菲笑看着阿穆鲁氏道:“佩玉记得给大少夫人包上二两,回得时候让大少夫人带上。”佩玉笑着应了是。

  阿穆鲁氏连忙起身谢恩:“谢贵妃娘娘赏赐。”

  明菲笑着道:“快坐下,一家人不兴这么客气。”

  小赫舍哩氏抿了抿嘴道:“大嫂就是嘴巧,贵妃娘娘可是不疼奴婢了?”

  小赫舍哩氏也算明菲小时候的玩伴了,叫着表姐长大的,情分自然不是阿穆鲁氏能比的。

  明菲笑看了她一眼道:“我知道就你机灵,可是看上了我这里的什么好东西了,你说出来我赏你。”

  小赫舍哩起身行了一礼:“那奴婢就先谢过贵妃娘娘了,贵妃娘娘可不能反悔,额娘,您给媳妇做个见证。”

  赫舍哩看着当是很喜欢,笑着拉着小赫舍哩氏道:“你这猴儿,额娘就给你当一回见证人。”

  明菲斜靠在绣花靠枕上,笑着道:“你说吧,要什么?”

  小赫舍哩氏笑嘻嘻的道:“若是奴婢以后有了女儿,求贵妃娘娘给她取个名字。”

  明菲微微愣了愣,这小赫舍哩真不是她看上去的这么简单了,想的如此长远。

  阿穆鲁氏和那木都鲁氏都看向了小赫舍哩氏,这要求一点都不过,却似乎是最实惠的,贵妃娘娘亲自起名的女孩子,就已经注定了她的以后不会平凡,当然亲额娘也会得到无限的好处。

  明菲笑了笑:“二弟妹这么看的起我,我自然会给侄女亲自起个好名字的。”

  小赫舍哩氏欣喜的行礼谢恩。

  明月的心里如油煎一样滚烫滚烫的,一家子人竟是如此的巴结明菲,就是取个名字都成了天大的恩赐。

  明菲怀里的明兰忽的指着紫檀嵌螺钿小桌上官窑观音瓶里的山茶花,脆生生的道:“贵妃姐姐,这花真好看。”

  明菲低头看了看明兰,见小姑娘正巴巴的看着自己,有些失笑的轻拍了拍她,对身旁的佩环道:“把这山茶花给咱们明兰剪一朵下来。”

  赫舍哩氏忙阻止道:“好好的花剪下来就不好了。”

  明菲却已经给明兰别在耳朵上,明兰咧着小嘴笑了笑:“谢贵妃姐姐。”,在明菲怀里动了动,才安静了坐下了。

  明菲笑着了她,看着赫舍哩道:“阿玛近来身子可好?”

  赫舍哩笑着道:“都好,就是有些惦记贵妃娘娘。”

  明菲抿嘴笑了笑:“我在里很好,让阿玛不要惦记。”她转头看向明月道:“妹妹近来可好?”

  明月愣了愣,努力让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谢贵妃娘娘牵挂,奴…婢很好。”

  明菲眯了眯眼睛笑着道:“等到了十九年,姐姐给你挑个好夫婿。”

  阿穆鲁氏几个都凑趣的笑了起来,只明月又愣了愣,抿嘴道:“奴婢不好麻烦贵妃娘娘。”

  明月话一出口,场面一时有些冷,赫舍哩收起脸上的笑意,冷冷的看了眼明月道:“贵妃娘娘愿意给你挑夫婿那是你的福气,还不快谢过贵妃娘娘!”

  明月咬着嘴唇,对了,她母女是怕自己进,她自认为自己颇为貌美,她便是现在认了错又有什么,以后她一定会让这些人后悔的!

  她起身僵硬的向明菲行了一礼:“奴婢谢过贵妃娘娘。”

  明菲无所谓的笑了笑,抿了口茶淡淡的道:“我知你不愿意,你的事情我不会手的。”

  明月心里不屑,说是不管,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当谁是傻子了?

  小赫舍哩氏立马接口了:“那贵妃娘娘可一定要给侄子侄女们多帮忙了!”

  阿穆鲁氏和那木都鲁氏也不甘落后的开了口,明菲笑着应了是,只有家族强盛了,她的地位和她的阿宝的命才能有保障。

  赫舍哩氏淡笑着道:“不知兰馨公主的事情如何了?”

  这是问兰馨的婚事了。

  “兰馨深得太皇太后的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