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献计(1/2)

加入书签

  宜嫔几个伸长了耳朵打听消息,得来的竟然是贵妃只罚了马贵人三个月的月钱,心里便很不是滋味。

  宜嫔磕着瓜子道:“贵妃娘娘还真慈善。”

  她的话音刚落,贵妃娘娘的赏赐就来了,一本观音咒,宜嫔问那小太监道:“贵妃娘娘就只给了我赏赐?”

  小太监道:“贵妃娘娘给里的主子们都赏了这本观音咒。”

  那小太监走了之后,宜嫔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猛然一拍桌子道:“贵妃娘娘真是仁慈!”

  身旁的彩云道:“主子何出此言?”

  宜嫔冷笑着道:“贵妃娘娘大约是知道马贵人那事是咱们在后面煽动教唆的,这是在警告咱们,让咱们要慈悲些,别随便的耍什么手段。”

  流苏给给宜嫔捧了一碗冰糖梨:“主子喝一些润润嗓子吧。”

  宜嫔看了眼青瓷碗里雪白的冰糖梨,觉得真有些渴了,就用了一些,心里却总归觉得有些不舒服,有些忐忑。虽然太医给她开了调养身子的药,但因为是贵妃娘娘开的头,她便一点都没有用,谁知道这是什么谋了?

  慈宁里的孝庄听了这事情,笑着道:“哀家到没有看错她,后的女子得要有襟,有气度,尤其是管着后的主妃,要不然自己不但活不长,别人也活不长。”

  苏沫笑着道:“贵妃娘娘竟想出个送佛经的法子,到狭促的很。”

  孝庄靠在靠枕上道:“谁说不是了?你去把哀家的那个白玉嵌红珊瑚珠双结如意钗赏给贵妃,就说快过年了图个喜庆。”

  贵妃得了太皇太后的赏赐,谁都能推测来是因为马贵人的事情,就一件事情都足以让众人心里疙疙瘩瘩的,毕竟是失算了,费心费力做的事情给贵妃娘娘做了嫁衣。

  十八年正月,平定三藩之乱已取得阶段胜利,康熙帝御午门宣捷。

  但十八年的事情也就这么点值得高兴的,还没出正月,河南巡抚董国兴疏言,陈留等二十一州县,灾疫并行,请发州县存贮米粟赈救。

  据说,疫情让那里的人成片成片倒下,好些地方已经封城了,人们食不果腹,饿死病死不计其数。

  明菲或许做不了别的但至少有两样事情她是可以做到的,人人都知道她在学医,她可以将现代的防疫的方法谢写下来帮助防御疫情,第二,她可以带领后妃们节俭用度,与灾区人民共患难,鼓舞全国人民的士气。

  就第一条,她给康熙写了折子,能不能采纳她不保证,她要的是别人知道自己的品行。

  第二条她就要跟太皇太后商量商量了,她自己在喜庆的旗袍外面加了件了狐狸毛大氅,手里抱着个青花缠枝的手炉,端庄的去了慈宁。

  太后大约又跟兰馨说起了额驸的事情,兰馨羞的一张脸通红通红的,见到明菲似是见到救星一般,只软软的看着明菲,明菲给孝庄行了礼道:“老祖宗可是又在打趣兰馨了。”

  孝庄最近逗兰馨逗上隐了,只笑着道:“这孩子面皮太薄了。”

  又看着兰馨道:“行了,你出去玩儿吧,哀家跟你母妃说说话。”

  兰馨这才被解放了。

  明菲笑看着兰馨出去了,才对着孝庄道:“老祖宗,奴婢是有一桩事情要跟老祖宗说说。”

  孝庄瞌着眼睛道:“什么事儿?”

  明菲手里握着手炉淡淡的道:“河南发了瘟疫,听说饿死病死了很多人,去年山东一片遭了大灾,粮食本就不多,奴婢知道老祖宗和皇上忧心,就想着看能不能想办法为老祖宗和皇上分忧,奴婢想来想去就自己管得这一亩三分地,能做的就是让后节俭,将节俭出的药材和粮食捐给河南的灾民,若是能引的下面的人效仿就更好了。”

  孝庄瞌着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尤其是一句“引的下面的人效仿”,让她眼前猛然一亮,若是皇上主子都节省捐粮食捐药材了,别人又如何躲的过去。

  孝庄笑拍着明菲的手道:“不错,不错!你是个有眼界的!”

  明菲抿嘴笑了笑:“奴婢见识浅薄,大注意还是要老祖宗拿的。”

  这是说自己不会贪功,这事情最后会算在孝庄的头上。

  孝庄的眼神闪了闪,笑意越发和蔼:“你是个有气魄的,但老祖宗也不差,自然是功劳分明,若不然以后还有谁愿意为社稷江山出力?”

  明菲心里对孝庄的感官又上升了一个档次,便说开了关于如何节俭。

  她作为贵妃以后每顿餐只吃四道菜,两荤两素,其他用度则全部减半,至于其他人还是酌情的减少,至少正在长身子的公主阿哥们的不能少,年长的太皇太后和太后的东西不能少,其他后妃的东西都是看着一个月的补给算着减少,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