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点(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说完顾澄大大地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后随意地靠到醉翁椅上。{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瞧见顾澄进来,怡人动作最快,早已给他端上一杯茶,接着蹲下为他换鞋嘴里还道:“爷您可回来了,昨儿您一夜没回来,足足担心了一夜,睡都没睡好。”顾澄喝了一口茶,听到怡人说到守玉,眼这才往守玉脸上瞟去。

  瞧见丈夫满身疲惫回来,守玉竟不知道该怎么做,按道理做妻子的该去服侍丈夫,可是站起身瞧见他那样,守玉心里的恼又多了起来,丈夫昨夜一夜没归,回来还这样的疲倦,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去做了什么。

  可要真要开口和他发火,守玉又觉得做不出来,更何况今儿早上才在婆婆那里碰了一鼻子的灰,此时若再得罪了丈夫,这日子该怎么过?守玉走了一步又觉得不妥,自己是做正室的,该拿出做正室的款儿来规劝丈夫几句。但一时竟不知道该对丈夫说什么,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搅着手里帕子。

  顾澄看见守玉这样动作,那眉就皱了起来,喝完了茶把茶杯递给一边侯着的小香,起身让怡人给自己宽衣,嘴里就道:“你耷拉着个脸做什么?谁欺负你了不成?不就是我昨儿一夜没回来吗?这种事情我又不是没做过。”

  顾澄话里这样轻描淡写,守玉顿时觉得自己撑不住,有些话再得罪丈夫也要说出来,勉强走到他面前,声音都有些颤抖:“爷,你就算不回来,也该遣人说一声,哪能这样整夜不回来让人担心?”顾澄的眉挑起,这才瞧向她:“哦,你还管起爷来了,也是,你是爷的媳妇,可是你就说说,爷不出门以后该做些什么?”

  这个,守玉是真的想不出来,唇张了张不晓得说什么。看见她又开始搅着手中帕子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顾澄刚挑起的一点兴味顿时烟消云散,伸个懒腰往床边走去:“你既想不出来,那你管爷做什么?”

  这话里含有的味道让守玉的泪差点下来了,强忍着道:“爷,我不是管你,只是……”只是什么,顾澄此时已经懒得回头看妻子的样子,摆一摆手道:“你既不晓得我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那你还是去服侍娘去吧。{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

  说完顾澄就把被子往身上一拉盖住头,这动作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守玉的身子晃了晃,这和自己想的半点都不一样,丈夫一夜没归,问一问他本是做妻子该做的,问过了恼过了那时他也会给自己赔罪,那时再好好劝他,就能把丈夫的心劝回来。可是结果怎么会是这样?守玉看着床上呼呼睡去的顾澄,眼里有的神色又开始显出茫然,自己怎么做什么都是错的?

  怡人眼里有快意闪现,很快就低下眼帘让那丝快意消失,上前扶一把守玉悄声道:“,爷既然睡了,就到外面去侯着,不然扰了爷睡觉,爷会不高兴呢。”说着怡人几乎是连拉带扯地把守玉从房里拉出去。

  小月看的有些恼火,上前推开怡人:“就算要请出去,你也要说话和缓些,哪能这样就把拉出去。”怡人唇一勾:“哎呦呦,原来小月妹妹是这么忠心护主的,还要我说话和缓些,可你要明白一点,嫁进顾家,这爷才是我们最大的主人,事要靠后些。”

  说完怡人还笑眯眯地对着守玉:“,您说我说的是不是?这房里面,自然是爷的事情更要紧些。”小月气的眼睛都快红了,鼓着双颊对守玉道:“您听听,有这样说话的吗?”守玉茫然地坐到椅上,心里还在纠成一团,在想自己为何被丈夫厌弃。

  听到怡人和小月双双发问,守玉用手一下眼睛,有些疲倦地道:“怡人说的也对,这房里,终是要以爷的事为主的。”小月听了这话再看着怡人得意的神情,那嘴顿时撅起来,伸手去摇守玉的胳膊:“可是……”

  刚才说了四个字,就听到姚妈妈的声音响起:“啧啧,原本我还不知道,小月你这丫头也太没上没下的了,这样尊贵的人儿,你怎么就动手动脚起来,难道说这就是褚家的家教?”

  这话让小月更觉得委屈,怡人已经迎上前:“姚妈妈来了,您今儿怎么得空来?”姚妈妈对守玉行个懒洋洋的礼才撇了嘴道:“原本太太吩咐我来给三您提点提点规矩,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