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门外有说话声,守玉放下手里的针线,拿过旁边的茶,茶不但凉了还有些涩,这样的茶守玉却没有挑剔,依旧一口饮干。{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刚把茶杯放下就看见小月走了进来,手里还抱着些东西:“,这是大命人送过来的。”

  说着小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都是些杂七杂八过日子用的。小月把一包茶叶拿出来,笑嘻嘻地说:“有了这个,您也不用喝我们的茶,把好茶省出来给爷了。”守玉笑一笑,那笑里含着些许苦涩,面前这些东西都不值什么,可在此时却显得有些宝贵。

  小月还在理着,看见守玉面上的苦笑,把东西放下道:“,也不是我说您,您就是太贤惠了,这些事总该回去告诉太太,让太太给您做主。”守玉又拿起针线继续做起来,话里透着凄凉:“我总是嫁出去的人了,哪能一有事就跑回娘家呢,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小月把东西推一下:“不是什么大事?,您的嫁妆是怎么空的?还有小香,自从服侍过爷,就和那个怡人一起,这院里都快她们做主了,好吃好穿都要尽着她们,全不当您是正经主人,不说旁的,昨儿还剩的半包茶叶呢,都被怡人说爷要在她那里歇着,都给拿去大半,就只剩的一点点,那些茶拿去还不是大半进了她的肚子,,这些事每次都是些小事,可零零碎碎加起来,就是大事了。”

  说着小月已经利落地把茶叶倒掉,重新泡上一壶茶,闻着茶香,守玉叹了口气:“小月,总算还有你和大嫂,不然这日子我真觉得过不下去。”小月也叹气:“,凡事您要立起来。”

  立起来,怎么立?守玉唇边的苦笑更重了,现在就算是再笨的人都能瞧出婆婆对自己十分不满,这种不满是自己做什么都化解不了的。就算再侍奉她又如何呢?守玉瞧着自己手上做的针线,这件小坎肩是做给婆婆冬日穿的,用了最好的料子,针脚也很齐密,上面绣的梅花正适合冬日穿着。可是就算这件坎肩再致,送上去婆婆也不会穿,可是不做的话,听到的难听话就更多,什么不孝全都堆在自己头上。{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而丈夫,想到丈夫守玉心里更加酸涩,丈夫每个月在家就没待几天,回来对自己也是不冷不热,或许有个孩子会好一些。守玉把针线放下,手就上小腹,有了孩子又怎样呢?婆婆不喜欢自己,丈夫不理睬自己,生下孩子来说不定连下人们都会冷言冷语,那时岂不是让孩子跟自己受苦?

  想到这守玉就觉得头疼,站起身对小月道:“我歇一歇。”小月已把东西收了起来,忙服侍守玉歇息,见她忙来忙去,守玉又道:“说起来,如果不是服侍我,你也早该出嫁了。”小月的手顿了顿,眼里有惊恐闪过,守玉瞧见她的惊恐,轻轻拍一下她的手:“放心,我不会让你去服侍爷的。”

  小月的面色这才松开,守玉瞧着小月神色变化,当时也不是没有想过让小月去服侍顾澄,好把顾澄的心拉回来,可不等守玉对小月说,小香就抢了先。既然如此,两个丫鬟总不能都去服侍了,真服侍了又如何?像小香这样,整天和怡人在一起,两人好的跟一个人一样,每日想的就是怎么打扮才能得了顾澄的心,自己这个主母已经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瞧着守玉,小月轻声道:“,您在这院里已经够难过了,要是奴婢再嫁出去了,换来的新人不好,您怎么过日子?”守玉的泪又下来了,声音更苦:“都是我连累你,小月,你也别为我打算了,为自己打算吧,我这个样子,在这院里也不知道能活过几年。”

  小月赶紧伸出手去捂守玉的嘴:“不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上次我们去烧香,那个高僧是怎么说的,他说您命中有这一坎,等这一坎过去了,定是夫妻白头到老、儿孙满堂的。”

  八月的时候顾太太带全家去烧香,原本是不想带守玉的,守玉去求了顾大,顾大在顾太太面前说了些好话。顾太太这才带上守玉,烧香少不了求签,求签时候那个僧人解的和守玉心里想的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