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乱(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啊?褚二太太和朱氏的嘴巴都张大,褚二太太先恢复过来,对小月皱眉道:“胡说,两千银子可是好大一堆,就算敞开了花也要好好久,哪能被你们姑爷全花光了,我想啊,定是那些下人们……”

  守玉叹了一声:“娘,您别替他分辨了,那些银子,确是他花光的,从我手里拿出去的。{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娘,您每次都说做媳妇要柔顺,可我自认为什么都没做错,句句按你说的去做,为什么没有得到赞扬,娘,您……”

  朱氏见守玉说出这样质疑的话,忙对守玉道:“小姑,你先不要着急,婆婆说的自然是对的,做媳妇的当然要柔顺,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对婆婆忤逆了?”朱氏是嫂子,守玉无法对她像对褚二太太一样,只是用手转着帕子:“嫂嫂说的我想着也是对的,但是为何我照做而得到像今日这样。娘,您告诉我,做媳妇到底要怎样?”

  褚二太太觉得头疼起来,又不好托病去歇着,只有用手抚住女儿的肩:“守玉啊,你嫂嫂也说了,做媳妇的要柔顺。久而久之公婆丈夫自然知道你的好处,不然你当所有人都像那边大一样?”

  提起大嫂,守玉的手指顿了顿,常听朱氏说做人不能像那边大嫂一样,可就那么几次的接触来看,那边大嫂并不像嫂嫂说的那么不讨人喜欢。看见守玉沉默,朱氏又道:“小姑,做媳妇的难免要受委屈的,你既嫁进了顾家,自然不能像在家那样。”

  褚二太太也拍着守玉:“女儿,我晓得姑爷花了你的嫁妆你心里不舒服,那些嫁妆虽是给你傍身的。但女儿嫁出去就是别家的人,做丈夫的花了你的嫁妆也属平常,钱财乃身外物,你何必为这些身外物和你丈夫怄气。”

  守玉的眼睛登时睁大,有些不相信地看着褚二太太:“娘,您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小月在旁也听的糊里糊涂,怎么感觉褚二太太和朱氏都换了个人?小月忍不住又开口了:“太太、二,要是只花了嫁妆,姑娘也不用这么委屈,可是顾家上上下下,对姑娘都极为不好。太太……”

  褚二太太已经板住脸:“小月,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虽然姑娘宠你,但你要记得本分,若你在顾家也这样,难怪顾家的人会觉得我褚家出来的人没有教养。{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小月被训的不敢开口。守玉只觉得身上又一阵冰冷,娘和二嫂还是这样说,原先这些话守玉当然会觉得是对的,但现在守玉已经不能再像从前一样毫无保留的相信。

  守玉强忍住泪:“娘说的是,这自然是女儿做的不好,还请娘借女儿三百银子,把这关过了,以后回了顾家,女儿就不闻不问,一心侍奉佛祖。”说着守玉的泪再也忍不住,朱氏拿起帕子给守玉擦擦泪:“小姑,这世上夫妻常吵架的,要过的坎也多。哪有这么一点点事你就心灰意冷呢?”

  守玉瞧着朱氏:“嫂嫂既这样说,还请嫂嫂借我三百银子过了这个坎。”朱氏迟疑一下才开口:“小姑,不是嫂嫂我不借给你,只是今年的租子还没收齐,还用的我的体己银子过日子呢,你二哥还说等租子收齐还我。我现在手里真是拿不出钱。”

  守玉扯一下嘴角,又看向褚二太太,褚二太太早已打点好说话:“女儿你是知道的,去年我们两房分家,分到我们手里的本就不多,去年添了你侄子,虽只多了一个人但开支多了七八个人的。你都听到连家里的开支都借了你嫂嫂的体己银子了,我手里也没有银子。”

  守玉低头,面上露出一丝苦笑:“那爹爹和二哥呢?”褚二太太拍下守玉的肩:“女儿,家里比不得原先了,要不去和你大伯母借。去年分家时候你大伯母拿走的是最大的那份,他们家人口又不多,她手里定是有银子的。”

  守玉还是没有抬头,朱氏已经拉起她:“小姑,事到如今,我这个做嫂嫂的只有陪着你去寻大伯母。大伯母历来都说疼爱你,这三百银子你向她开口必准的。”守玉惊讶地瞪大眼睛,回娘家向爹娘开口已觉脸红,哪里还能向大伯母开口。

  小月也惊讶地用手捂住嘴,到底是太太们变了,还是她们本就如此。朱氏见守玉一脸惊讶,握住她的手道:“我晓得你是不好开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