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什么?守玉也惊慌起来,匆匆穿了鞋就要往外走,小月忙拉住她:“姑娘,您先不要着急,梳洗完了再走,况且昨儿您不是听大说了,凡事都不能太慌乱,要有章程吗?”守玉听了这话在梳妆桌前坐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是,凡事都要有章程,你先服侍我梳洗吧?等梳洗完了,我再去大伯母那边把那三百银子拿来。{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

  小月答应着取过减妆,服侍守玉梳洗,刚把守玉的发梳好,朱氏就走了进来,瞧见守玉坐在那里,眉头不由皱了下,缓步上前道:“小姑,晓得你心里有怨,但这是大事,你梳洗完了就快些回去吧,总是夫妻。”

  守玉在镜前转身看着朱氏,轻声问道:“嫂嫂,你的话到底是对我好还是对我不好?”朱氏眉头皱起,接着就道:“小姑,你还是怨我没有借银子给你吗?我也是拿不出,你是相公唯一的妹妹,公婆待你如珠似宝,我这个做嫂嫂的怎敢怠慢?你先细想想,我嫁进褚家这几年来,对你可有一丝半点的不好?”

  说着朱氏就垂泪:“小姑,没得银子借你确是我这做嫂嫂的不是,你要怨我就怨吧,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和相公是一母同胞,比不得旁人隔了肚皮。”朱氏这几句话说的也有道理,但守玉不像原先一样全都相信,只是垂下眼。

  朱氏又拍一拍她:“昨儿你没回顾家,想来你公婆丈夫心里也有气,偏偏又遇到姑爷被人打伤,只怕心里的气更重,他们派了人接你,到时说话有些冲撞你别往心里去。”守玉那刚被朱氏说的回转的心又添上几分疑惑,怎么除了让自己顺从再无别话,和昨儿大嫂说的一点也不一样。

  姚妈妈已经走了进来,先对朱氏行礼:“二舅好。”朱氏笑道:“小姑昨儿回了这里,一时凑不齐银子才没回家,现在正在收拾呢,姚妈妈您先请在这里等一等,我先出去把银子拿来。”

  姚妈妈笑着瞧朱氏走出去,等到朱氏一出门就变了脸色:“三果然是翅膀硬了,竟然一夜不回家,可怜三爷被人打伤也没人照顾。”守玉不愿理她,已经梳洗完就对小月道:“小月,我们先过去大伯母那边拿银子吧。{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姚妈妈见守玉不理自己,怒火涌上就拦住守玉,门外已经传来脚步声,那是芳娘到了。等芳娘教训过姚妈妈,安慰过守玉把银子交了告辞时候,守玉对朱氏道:“嫂嫂,我觉得大嫂所说也有道理。”

  朱氏面上变色瞧着守玉道:“小姑你说什么话呢?这样忤逆人的话你还认为有道理?”守玉的眼里有亮光:“忤逆?嫂嫂,若说公婆不当忤逆,那为何他们身边人的气我都要受,难道说我不是他们主人?连这样底下人都想骂就骂,嫂嫂,我还是不是顾家的媳妇?”

  朱氏的唇扯一下,一时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守玉已经垂下眼:“嫂嫂,你和娘都说女子要柔顺为要,可经了这些事,我就觉得,有些时候不需要柔顺。”朱氏不由后退一步,接着叹道:“果然你被大嫂教坏了,小姑,你要明白你是相公的亲妹妹,我们怎会不盼着你好,但那边大嫂虽说也姓褚,毕竟只是堂房嫂嫂,小姑,不一样的。”

  守玉眼里越来越亮,心里却有一种寒意涌上,这两日芳娘的话如同在守玉眼前指出另一条路,做人媳妇怎能全是柔顺没有自己主见呢?若说受公婆的气也罢了,可是为何他们身边人的气也要甘之如饴?

  贤良淑德不是这样的,为何嫂嫂明白这个道理,到了现在还在劝自己以柔顺为要,嫂嫂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还有,想到那个不能去想的人,守玉开始摇头,不会,娘不会这样的,娘怎会故意劝自己受气呢?她待自己那样好。

  朱氏见守玉面色一会变一样,上前扶住她的胳膊:“小姑,我晓得你在顾家难免会受些气,可是小姑,做人媳妇和做人女儿是不一样的,你的嫁妆,等我再劝劝相公,让褚家为你做主,不能白白花了。”

  守玉突然苦笑一声:“等娘家为我做主?嫂嫂,只怕等你们为我做主时候,我已化为了白骨。”朱氏脸色大变:“小姑,不会的。”

  守玉此时已听不进朱氏的任何话,对小月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