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怒(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这句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口,守玉觉得一阵轻松,她眼看着顾澄,手扶住桌子,等待着他的回答。{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顾澄的眉皱起,刚要起身就觉得腰一阵疼痛,只得重新躺下,怡人服侍着他躺下,嘴里就道:“,您今儿是怎么了?明明爷还在这受了伤,您回来也不问问他,倒说这种话,,要我说……”

  守玉突然拍了下桌子打断了怡人的话,怡人的话被堵在喉咙,伸手给顾澄盖上被子,娇滴滴地道:“爷,您瞧说的,奴只是担心爷您罢了。”若是平日,顾澄早开口调笑几句,但今日的顾澄只是盯着守玉眉头紧皱。

  怡人见状心里有些发慌,摇一下顾澄的胳膊又要开口,顾澄已经开口:“你今日是怎么了?难道为了这三百银子你就要发作我一场?”这话是对守玉说的,怡人听到心里就安心了,不管再怎么挣,这院里做主的还是爷而不是她。

  怡人面上那一闪而过的快意落在守玉眼里,守玉的双手扶住桌子,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倒下去,小月在旁看见忙伸手去扶守玉,守玉吸一下鼻子,让眼泪憋回去,对小月摇一摇手,示意她出去。

  小月见守玉面上神情,担心地望着守玉不愿离开,守玉挤出一丝笑容:“出去吧,这样我总算能知道,这房里还有你肯听我的话,把我当个人看。”这话一下就让小月的泪下来了,她低声应是走出去。

  顾澄靠在床头,冷笑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房里谁不拿你当人看了?不过是三百银子,昨儿原本我说我去筹的,是娘拦着。”说着顾澄还叹了一声:“哎,要是去筹那三百银子,我也不会着了无妄之灾,现在谈在这里。”

  守玉看一眼还站在床边的怡人小香两人,脸上有嘲讽笑容:“真要把我当人瞧,知道我还是这房里的主母,我都叫小月出去了,怎么这两位知规守矩的不晓得退出?”这话让怡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她忙对顾澄道:“爷,奴只是要在这服侍您,并不是不听话。”

  顾澄伸出手:“出去。{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怡人神色顿时变的煞白,但她是知道顾澄脾气的,只得含泪退出,小香也不敢再在里面,也跟着她出去。

  怡人才一走出去就变了脸色,对站在那里的小月道:“昨儿回去你们到底说了什么,怎么会变了个人?”小月见怡人吃瘪,心里快意,故意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服侍人的,不过就是见了该见的人,借了三百银子回来。”

  说着小月还故意道:“咦,怎么不见姚妈妈,明明吩咐让她抱着银子过来的。”姚妈妈?怡人的眉皱的更紧:“你胡说些什么?姚妈妈是什么身份,怎敢使唤她?”小月瞪大眼睛看着怡人:“怡人姐姐你这话更奇怪,姚妈妈再尊贵有体面,不过就是被使唤的,再怎样也是这家里明媒正娶进来的三,怎么就不能使唤她了?怡人姐姐常被赞有规矩,怎么连这样的道理都忘了?”

  小月的伶牙俐齿堵的怡人没有话说,她哼了一声就道:“再怎样也越不过爷去,小月你先别得意。”院里走进来一个婆子,瞧见她们忙招呼道:“都在这呢,这是从褚家拿回来的东西,姚嫂子吩咐我送过来的。”

  说着婆子把银包放下,用手捶了捶胳膊:“哎,这东西可真够沉的,怡人姑娘,你快些瞧瞧,我好回去和姚嫂子复命。”真的是吩咐姚妈妈做事?怡人不可相信地瞧着小月,小月已把银包打开,见里面的银子摆在那里,对婆子点一点头抬头小月看见怡人面上神色,不由下巴一抬,来顾家这么久,总算可以出口气了。

  屋内很安静,顾澄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仅仅一夜之间,妻子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不再是那个动不动就流泪的只知道顺从自己的女人。这种感觉,顾澄把这种感觉压下去,不承认这种感觉让自己很不悦,只是淡淡地道:“我知道你辛苦了,以后你别说这种话,怎么说你也是我顾家明媒正娶进来的。”

  守玉已经坐了下来,听到丈夫这样说,仰头让眼里的泪再逼回去,等头再低下的时候脸上笑容十分苦涩:“相公,我嫁给你这一年多,这院里的人可有一日把我当成你明媒正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