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负(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做媳妇该做的?守玉用手抹一把泪,转向顾太太道:“婆婆,媳妇想问一句,什么是媳妇该做的呢?是任由婆婆放纵下人欺凌,还是让丈夫拿走自己的嫁妆不说一个字,还是被强人所难回娘家告借,回来后不但得不到一句好话,反而被抱怨连连也不能说半句?敢问婆婆,这样对待媳妇,是婆婆和丈夫该做的吗?”

  顾太太没料到平日被自己搓扁揉圆的守玉现在竟然责问自己,气的双手都抖起来:“好,好,我倒要去问问亲家,昨日还好好的媳妇,怎么在那过了一夜就变成这样?”守玉闭一下眼,觉得心灰意冷,这样的婆婆,这样的丈夫,就算把这颗心都掏出来又怎样?他们只会把自己的心在地上践踏。{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守玉用手扶住床边,转头去看丈夫,顾澄一直都没有说话,守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从嫁给他起就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守玉刚要说话,顾澄已经开口:“娘,媳妇是儿子的,娘以后别为了儿子就对媳妇百般不悦。”

  这话不但守玉吃惊,顾太太也十分惊讶,自己儿子怎会开口为媳妇求情?从守玉嫁过来到现在,顾太太都知道儿子对她是不满意的,也是不放在心上的。正是因为知道这点,顾太太才会那样对守玉,一个连自己丈夫的心都抓不住的媳妇,有什么好脸色给她?

  顾太太张一张唇:“澄儿,你是被打伤了胳膊没有被打伤脑子,你这个媳妇……”顾澄已经笑了,这笑容十分嘲讽:“娘,儿子早知道您不满意这个媳妇,但儿子仔细想一想,再不满意,她也是娘您点头同意娶进门的,这样对待,确是有些过分了。”

  这话让守玉那本已冰冷的心又稍微有了那么一丝暖意,姚妈妈是陪着顾太太进来的,听了顾澄这前后说的话,不由小声嘀咕道:“太太,三爷怎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被什么东西……”

  顾太太不喜欢守玉是一回事,但容不得别人说儿子,她狠狠瞪姚妈妈一眼:“你脑子糊涂了吗?我自己儿子我自己不清楚,他历来任,想到哪说到哪也是有的,何必你这个老货在旁多嘴?”姚妈妈被顾太太责骂,伸手往自己脸上打了两下:“是,小的今儿糊涂了,不该这样说。{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守玉望着顾澄,顾澄从说完那几句话后就闭着眼,像在想什么,他面上还有几个指印,那几巴掌是守玉打的,现在泛着红色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下了那么重的手。守玉低头不去看他,心里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太太瞧着他们夫妻,儿子都那样说了,再站在里面就是讨人嫌,顾太太忍了又忍才道:“罢了,既是你们夫妻的事,我做婆婆的也不好太多嘴,只是三,你那个丫鬟小月着实没有规矩,等会儿我叫个媒婆来把她领走吧。”

  守玉抬起头突然笑了:“没规矩,婆婆,媳妇从没听过做婆婆的可以不和媳妇说一声就把陪嫁丫鬟给卖了。况且婆婆说小月没规矩,那媳妇斗胆问一句,怡人呢?怡人就有规矩吗?她视我这个主母为无物,仗着宠爱讲吃讲穿,一应动用比我这个主母还要好,不遂其愿就是我这个主母不贤惠。婆婆,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顾太太的眼里闪出厉色,接着就道:“好,你说的话也算有道理,那小月就先不卖,至于你今日所为,等明日我就去问问亲家太太。”说完顾太太拂袖而去,姚妈妈只有狠狠瞪两眼守玉就急忙跟着顾太太出去。

  这两眼正好被睁开眼的顾澄看到,等到屋内又剩下他们夫妻二人,顾澄才对守玉道:“你嫁进来这么久,一直觉得委屈。”守玉坐到椅上,瞧着顾澄道:“刚开始不是这样的,成亲前我曾见过你,你长的那么俊,是我见过最俊的男子,能嫁给你,我觉得简直是我的福气。刚嫁进来我是那么欢喜,曲意奉承生怕你皱眉,但怎么也不知道我的曲意奉承换来的只是侮辱。顾澄,我也是褚家千娇万惯宠出来的女儿,我也是有脾气的。娘再三叮嘱我做媳妇比不得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