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说到后面,守玉喉咙越发哽咽,小月担心地上前扶住她,守玉推开小月,看向顾澄的眼一片清朗:“三爷若真把我视为妻子,几日之事断然不会发生。{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三爷,你我夫妻,到今时今日这种境地,绝不是我褚守玉一人造成。”

  说着守玉眼里的泪又滴落,她没有伸手去擦眼泪,而是看着顾澄:“三爷,话已至此,我不过一弱女子,日后情形,任由三爷思量,我绝不多说一句。”

  说完守玉就上前把顾澄推出门外,飞快把门关紧。顾澄看着那扇在自己身后突然关上的门,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从心里泛起,这种感觉让顾澄想敲开门问守玉个究竟,但手刚放到门上没有敲响就颓然放下。

  敲了又有什么用呢?守玉刚才说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夫妻到此,不是她一人的错,那自己呢?自己又错在哪里?顾澄叹了口气,自己错在哪里自己当然知道,但是不这样做,竟似没有别的路可走。撑门立户,顾澄苦笑一声,一个连撑门立户都不能做的男人,几乎是个废物。

  废物、废物,这两个字在顾澄耳边回响,他张开嘴想大笑,但嘴一张开就感觉有咸咸的东西进了嘴巴,不知什么时候也流泪了。顾澄用手抹一把泪,兄长们当日也是这样讥讽的,三弟你娇生惯养,怎能做的惯这些事情,倒不如回家歇着,吃一口现成茶饭,也好免得母亲担心。

  少年一被人激,索就做一个废物,风花雪月之外再不理旁事,这伤了自己也伤了旁人,损人不利己的事,到底有几年了?顾澄长叹一声,叹息声很清晰地传到屋内。守玉听着这叹息,那泪流的更凶,小月小心扶住守玉:“,其实爷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况且您和爷总是结发夫妻,这样的话,伤了爷更伤了您自个。”

  守玉任由泪流的满面,瞧着小月喃喃地道:“伤了他?小月,我的这颗心已经伤无可伤了。我的这几句话能伤的了他什么?男人的心,如天上的月,缺了这边过几日就圆了那边。小月,我早想清楚明白了,这个人靠不住,我的爹娘只怕也是靠不住的,我不过是苟延残喘,过一日算一日。{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这话让小月的泪也忍不住往下流,使劲一下泪对守玉道:“,您怎能说这样的话,您还年轻,还有大把好时光。”好时光吗?好时光是有,但那是出嫁前的好时光了,以后好时光只怕再没有了。守玉摊开双手,想握住什么东西,但掌心依旧空空荡荡,什么都握不住,如同当日对顾澄的一眼倾心再到现在的心如死灰,终究握不住。

  屋外的顾澄能听到她们主仆的话,顾澄的手握成拳,缺了那边就圆了这边吗?可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城内出了名的风流浪荡子顾家三爷,还没尝过对人牵肠挂肚的滋味呢?顾澄想推开门告诉守玉,但手终究没有碰到门上,心如死灰,要怎样的绝望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顾澄后退着一步步往后走,怡人方才一直没进去只是等在那里,见顾澄退下台阶忙上前道:“爷,您身子还没好全,先回屋歇着吧。”顾澄瞧着怡人,她面容俏丽,说话温柔,对自己也如解语花一般。

  怡人见顾澄直勾勾地瞧着自己,还当顾澄隔别了这几日,对自己有些眷恋,低头面上就有娇羞之色,握住顾澄的手轻轻摇晃:“爷您今儿是怎么了?就盯着奴瞧,奴身上脸上还有什么地方是爷您没瞧过的?”

  说着怡人眼就像带了勾一样瞧向顾澄:“爷,晓得您隔别了几日,可是您身子还没大好,奴也不敢……”顾澄知道她误会了,轻咳一声道:“我想问你,若我对你似对你们一样,你会怎么做?”

  怡人的娇羞还在脸上没有散去就听到顾澄这样问,竟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爷您今儿是怎么了?是,奴是奴,况且,”怡人的身子不由靠向顾澄,悄声道:“爷,奴知道爷疼奴,况且奴虽没有尊贵,可是奴也不会像一样不好好服侍爷,奴一颗心全在爷身上,爷,奴对您,可从没有一丝一毫的不上心。”

  顾澄下意识地揉了揉怡人的肩膀,可是怡人的这番话并没有进顾澄的心。怡人说了这番话没有得到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