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持(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既是无声无息,那就不是守玉的主意了,姚妈妈心里嘀咕一下,走到还瘫坐在地上哭泣不止的怡人面前:“怡人你起来吧,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出去,你既唤过我干娘,我也不会把你胡乱嫁了,等找了媒婆来,给你好好说一门亲事。{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怡人抬起一张脸,这脸上已是泪痕纵横:“娘,我……”怡人一句话还没说完,小香已经从屋里出来对怡人道:“怡人啊,三爷问了,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只怕那些东西都不能拿走。”怡人服侍顾澄这么几年,顾澄又是个散漫花钱的,这几年攒下的东西也不少,这些东西都不能带走的话便宜的就是旁人。

  想到这怡人站起身挽一挽头发,对着小香那张得意的脸啐过去:“呸,别以为爷没卖了你,你就得意了,等着瞧吧,恨你比恨我还厉害,到时你的下场只怕比我还差。”小香瞥怡人一眼,腰一扭又要说话,姚妈妈已经劝她们了:“罢了,罢了,怡人你就少说两句,总是做过姐妹的,快些去屋里收拾东西,我在这等着你。”

  怡人想再损小香几句,但也知道自己此时要被遣嫁,再不是这院里的人,和小香斗口不过自己讨没趣,咬着牙往后面收拾东西去了。怡人一走姚妈妈就用胳膊肘撞一下小香,挤眉弄眼地道:“今儿究竟是怎么了?一点风声没有爷就要把怡人给嫁了,是不是?”说着姚妈妈的下巴往书房那点一点。

  小香也不知道内情,只是摇头道:“我也不晓得,不过今儿爷往那去了一趟,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等爷再出来问了怡人姐姐几句就突然说要把她给嫁了,也不知道我们爷是受了什么气。”

  姚妈妈没问出究竟,嘴一撇:“不过呢,这怡人嫁了,你就上去了,可要先恭喜你啊。”小香不由得意一笑,但嘴里还是道:“姚妈妈你这是臊我呢,我哪比得上怡人姐姐长的好,这走了一个,保不齐就来新人,到那时什么样子还不晓得。”

  来新人吗?姚妈妈看向依旧无声无息的书房,嘴又撇一下:“瞧这样子,只怕也不会进新人了。{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怡人这时从后面走了过来,重新梳头换了衣衫,手里夹着个包袱,见到姚妈妈眼里的泪又要下来,但强忍住道:“娘,就让我去给三爷再磕个头吧。”

  姚妈妈见她打扮素净,眼皮哭的红肿添上几分可怜,晓得她是想趁这个磕头的机会让顾澄回心转意,接过她手里的包袱让她自己进去。

  本以为怡人会进去很久,谁知只一转身就走出来,面上带有凄凉神色,接了姚妈妈手里的包袱就道:“娘,我们走吧。”说着泪珠又要往下掉,为何要到了今日才晓得,三爷竟是这样无情无义,方才进去时他已盖着被假寐,自己进去哭着磕头道别他也不发一语,如同这几年的绸缪恩爱全是虚的。

  姚妈妈叹了声就道:“走吧,再去给太太磕个头,以后这里你就进不来了。”这话让怡人心如刀割,瞧着这熟悉的院子,原本以为会过一辈子的,谁知道竟只有那么短短几年。怡人随着姚妈妈走出去,小月这才从窗前离开,面上有兴奋的笑:“,那个怡人平日里横行霸道的,现在还不是被嫁了。,爷这样对您,您该高兴才是。”

  高兴吗?守玉瞧着帕子上绣的粉色蔷薇,有一朵蔷薇因顾澄突然走进来要和自己抢这方帕子结果花蕊有微微的皱,守玉也不想再把这朵蔷薇拆了重绣,照原样绣好。就是为的告诉自己,丈夫晴不定,做事全凭自己好恶,这样的男子说穿了就三个字,没担当。

  见守玉不言不语,小月叹气坐下,守玉把帕子放下,瞧着小月道:“小月,你不明白,我和他之间,并不是因了怡人,也不是为了嫁妆,可是我想明白了,但他还没想明白,或者一辈子都想不明白,那我也没法子。”

  小月啊了一声,接着起身走到守玉身边:“,如果爷没想明白,或者一辈子想不明白,那您怎么办?”怎么办?守玉能听出小月话里的心疼,只是摊开手上的帕子,轻声道:“也只有这样办,横竖都是如此,有丈夫没丈夫一样活罢了。”

  怡人在姚妈妈家住了三四日,很快就定了一门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