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说(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人随声到,顾大已经走进来,顾澄忙上前作揖:“大嫂平日间都很忙,今儿怎么有空过来?”顾大张嘴呵一下手才道:“眼瞅着还有个把月就过年了,今年过年的东西也下来了,我今儿正巧有空给你们送过来,你媳妇呢?”

  小月已经打开了门,走上前对顾大道:“大安,我们请您往里面坐。{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说着小月就要把顾大往上房那边迎。顾大笑着推开她的手:“我和三婶婶妯娌就似姐妹,她既在书房我就去书房。”守玉已经走出来预备往上房去,瞧见顾大径自往这边走,忙上前一步扶住她的胳膊:“书房狭窄,大嫂还是往上面去吧。”

  顾大顺势握住她的手:“这有什么,我不也就是这么个人。”说着反倒拉住守玉进屋,守玉只得随她进去,回头叫小月倒茶来。顾澄想跟上前,但看着守玉本不搭理自己的样子,脚步又停滞,只是站在外面听着里面动静。

  顾大坐在守玉常坐的椅上,守玉又往炭盆里添了两块炭,用火箸拨一下灰把炭盆往顾大那边挪一下,顾大接过丫鬟手里的包袱笑着招呼守玉:“快别忙活了,这些时日也不好来打扰你,这都是过年要用的东西,来瞧瞧还缺什么?”

  小月端着茶上来,守玉把茶放到顾大手上又接了包袱:“大嫂送来的定什么都不缺,谁不知道大嫂是这家里最周全妥帖的,这样大冷天,难为大嫂还亲自跑来,唤个婆子送来就是。”顾大笑一声就拉着守玉的手示意她坐下:“这一来呢是送东西,二来呢我们妯娌许久没见,想寻你说说话。”

  守玉哦了一声,顾大已经拉住她的手:“三婶婶,按说我早该来了,只是晓得你前些时日定是有气,那时我要来劝你,你不但不会听,反而还会越发恼怒,所以才迟至今日。”顾大要说什么,守玉心思只一转就明白,低头依旧不语,顾大叹了一声:“我是晓得你伤心极了,没出嫁前也是爹娘手心里的宝贝,嫁了过来,容我说句背话,婆婆是个爱做作人的,你受的气我也瞧在眼里,只是我们总是媳妇不是女儿,只能稍微劝着婆婆,也不敢说多。{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守玉吸一下鼻子脸上扯出一丝笑:“大嫂对我好我是知道的,只是这事和婆婆没多少关系。”顾大拍了拍她的手:“这时候还能说这话,足见三婶婶你家教极好。只是我要说一句,虽说婆媳婆媳,但这过日子是夫妻过的,三叔叔年轻有些不知事,风花雪月了许多。但我嫁进顾家这七八年,也算瞧着三叔叔长大的,他心地不坏,只是被婆婆娇宠惯了,没人能管住他才有了这样一副公子哥儿习气。花用了你的嫁妆是他不对,但你和他还要过这许多年,现下瞧着他也不出外乱逛了,三婶婶,俗话说的浪子回头金不换,你就抬抬手给他一个机会。”

  顾大说的舌绽莲花,守玉只是低头不语,顾大也不由轻叹:“我晓得你这是心被伤到了极点,但夫妻之间,哪分得清那么多的对错,还不是你让我一步,我敬你一尺这样过日子,不说旁的,我和你大哥做小夫妻时还不是一样争吵,那时婆婆也偏袒着他。我不也有几次气急了恨不得回家禀了父母,不再在顾家另寻对头去。可我娘说的好,天下没有不吵架的夫妻,又说夫妻吵架是床头吵了床尾和,天大的事情都有能解的法子。三婶婶,你今年才十七,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

  守玉这才抬头,唇边的笑有几丝凄凉:“大嫂说的自然句句金句,可是我没有大嫂命那么好,大哥和大嫂之间,是出名的恩爱和睦,膝下又有几个孩子,可我呢?大嫂是个灵透人,难道看不出来他对我不是情分也属平常,而是本没有半点情分。”

  说着守玉的眼圈有些红了,用手捂一下脸才放开:“大嫂,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初嫁过来他对我没什么情分,可我那时满眼满心都是他,想着只要好好过日子,迟早有一日能把他的心捂热,可到了现在我才晓得,他的那颗心是石头做的,捂不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