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这话让守玉微微抬头,但很快守玉就又重新低头:“三爷,父母之命在那里,别说爹娘把我嫁给你,就算嫁的再好百倍,我也不能说个不字,内中再有多少内情,难道能减得了三爷对我的践踏?况且三爷若真知道内情,又明白自己在铺子里为何被大哥二哥他们排挤,那为何不推己及人,对我多一点怜爱,而不是因了我又笨又蠢,对我没有半点怜爱。{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三爷口口声声只当别人错待了你,故此如此无赖,那三爷可曾想过我被三爷错待,是不是也要在家打丫鬟骂婆子,和人成日拌嘴才算过的日子顺畅些?”

  守玉的话可谓咄咄逼人,顾澄的嘴张了张,想为自己辩护,但守玉的话也有道理,说起来自己这些年的确是迁怒别人,甚至还自暴自弃。可是若不是守玉当初那样,自己也不会迁怒于她。顾澄想到说到,这句话喃喃说出,守玉已经浑身抖了起来,神情十分凄惶:“好,好三爷,原来我不是你的妻子,只是一个出气的人,你给我滚出去。”

  说着守玉就上前推顾澄出门,顾澄不着头脑地道:“好好说话,你怎么就生气了?”守玉的泪又开始掉落:“你滚,以后你爱去谁房里去谁房里,生下孩子我这个做嫡母的养,从此后再不和你见一面,顾澄,你纯粹是没有心。”

  说着守玉摇头:“不,你不是没有心,你心里只有你自己,再没半点给旁人,这样的你,谁嫁给了你都会被你活活气死。”顾澄哪里肯走,手腕一翻就把守玉的手紧紧拉住:“你在说什么?我明明是把心里的话全告诉你,你怎么反倒这么生气?你我终究是夫妻,好好过日子不比什么都强?”

  夫妻吗?守玉甩一把脸上的泪,声音颤抖地道:“三爷会不会说话,可知道有些话说出来是会戳人的心?三爷你的心事要紧,你被人排挤就觉得全天下人对不住你,甚至对我这个你不喜欢的结发妻子也百般忽视。三爷,我褚守玉从来没有对不住你,你也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对我百般折辱。{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三爷,说什么好好过日子,你觉得我被你这样侮辱你没有说过一句半句的歉意,甚至觉得那些都是我自找的我还会回头吗?顾三爷,我褚守玉再不是那个心里只有你的人了。”

  说着守玉使力一推把顾澄推出门外,顾澄拍打着门:“话还没说完呢,你开门吧。”守玉觉得心口疼的厉害,泪一把把地掉,这种男人竟是自己的丈夫,虽然心里已经知道,但当他亲口说出的时候守玉的心还是难免要疼上一疼,这样的日子,真是毫无过头。

  小月是守在门外的,见顾澄被推出又在那里拍门,急忙上前轻轻敲门:“,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开开门吧。”门并没打开,只传来守玉的哭声,这样的动静让小月故意想吓一吓顾澄,哎呀一声就道:“怎么哭的这么厉害,三爷您到底做什么了?这门敲不开,万一?”

  这万一后面小月没有再说话,顾澄激灵一想,这女子在气头上往往会做傻事,拍门的声音更大些,但门还是没有被敲开,顾澄左右瞧一瞧,这院里空荡荡的,只有试试看能不能踢开门了。想到就做,顾澄后退两步,把长袍下摆撩起,嘴里大叫一声就直往门上踢去,脚才刚刚碰到门,那门就应声而开,但并不是顾澄把门踢开的,而是守玉在里面把门打开。

  顾澄收势不住,整个人往屋里冲去,险险跌到一半的时候用手撑住地面没有摔下去。守玉面上泪痕没干,瞧见他这样忍不住有一丝笑意浮现,但很快就板住脸:“三爷没什么事的话还请出去,小月我累了,服侍我歇息吧。”

  顾澄见守玉对自己依然不理不睬,眉头紧皱地道:“你要赶我走我也不得不走,但总要让我把话说完。”守玉面上带出一丝嘲讽笑容:“三爷还有什么话好说?是不是要我承认我活该被三爷践踏,没有早日在三爷眼里是个有用的人是我自己错了?还是该骂我自己娘家只给我薄薄嫁妆,让三爷花不得三日两日,最后是不是还要惭愧我自己没有半点风情,比不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