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顾澄的话很真挚,但守玉只是转头看着窗外,这样的反应让顾澄叹了一口气,突然守玉开口了:“三爷定会觉得我不知好歹吧?可是这话我曾对三爷说过很多次,而三爷头一次被我拒了就如此模样?三爷的心伤不起,我的心就伤的起吗?”

  说完守玉回头看着顾澄:“三爷,你说我们以后不再这样,三爷你怎么证明?”顾澄被问住,过了一小会儿才道:“我不是已经把怡人遣嫁了吗?”守玉唇边有讽刺的笑容:“三爷,那只不过是个玩意,你若真放了心在她上面,又怎会如此?”

  顾澄的眉头渐渐皱紧:“娘子,你要知道你娘家人是靠不住的,你若再……”守玉突然笑了,笑的让顾澄的眉头皱的更紧,很快守玉就收起笑容:“是啊,我爹娘是靠不住的,你也是靠不住,此时你示好我就该就坡下驴,和你重做一对好夫妻,不然此后日子就十分凄凉。{keju}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可是三爷,虽说女子出嫁随夫,我也有一腔傲骨,怎能在你百般践踏我之后,再对我露出一个笑,甚至你连自己错在那都不晓得,只要轻轻说上两句我就要回心转意和你重做夫妻?三爷我还没那么低贱。再者说来三爷你看不上我,自然也会作践我的家人?我一个人受委屈不怕什么,可是我的家人他们不能为生了我被你看不上而被你作践。旁的不说,三爷,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两个兄长的妹夫,可你是怎么做的?三爷,在舅兄的婚礼上当众挑衅,三爷是给我没脸呢还是觉得自己牛气?”

  守玉说完觉得累了,眼神变的茫然,爹娘靠不住,丈夫靠不住,褚守玉,到了现在你才明白不仅是那过去一年多错了,你竟做了十六年的美梦。守玉觉得心已经钝的用刀割也觉不褚疼来。

  自己真的伤了她吗?顾澄看着守玉的神色,又想起她曾说过的心已如死灰的话,下意识地伸手去握她的手想安慰她。手被顾澄握住,守玉想挣脱,顾澄紧紧握住她的手:“娘子,我知道有些话你不爱听,但我最后和你说一次,这次之后,你愿意和我重做夫妻也好,依旧如此也罢,我怨不得你,毕竟我们这段姻缘,说起来我是心不甘情不愿的。{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听了这话守玉没有抽回手,闭目不去看他,顾澄觉出掌心里握着的这支手,此时十分冰冷,还记得她刚嫁过来的时候,瞧见自己时脸上总会有羞涩温柔的笑容,一双手只要自己轻轻一碰就有汗,那手也一直都是温暖的。

  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呢?是故意想把这样羞涩温柔的笑容给抹去,是故意想看她苍白了一张脸依旧低头应是,是故意想让她的手冰凉如斯,唯有如此,才能抹掉自己心中对娶了这么一房妻子的怨恨。

  顾澄的手不由握紧,当时的自己从没想过她是什么样的人,只觉得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不甘愿都该由她来承受。自己还是不是个男人?守玉的话又在耳边,三爷受了别人几句话就觉得旁人对不起你,那自己对她呢,不仅是言语践踏。

  感觉到手心里守玉的手越来越冷,顾澄低头看着她:“我晓得你不会听,但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不该迁怒于你。”守玉睁开眼,顾澄那张英俊的脸就在眼前,守玉觉得心头有微微的动,这种动让守玉觉得有点危险,不能动心,上次动心是什么下场?守玉垂下眼:“三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三爷是我的夫君,迁怒于我若照了女戒,我也只有忍受才是正理,可三爷我不是木头人,忍的久了自然有受不了的那日。三爷此时口口声声对不住我,那三爷以何做保,保证三爷这话是真心诚意的。”

  马车已经停下,小月伸进个头来准备请守玉他们下车,看见顾澄紧握住守玉的手,而守玉低头不语,会错了意抿唇一笑示意车夫再等等。

  守玉并没注意到马车停下,只是屏息等待着顾澄的回答,顾澄过了会儿才道:“我知道此时空口白牙地说你也不会信我,从明儿起你就瞧着吧,我会日日去铺子里面的,不管大哥二哥怎么挤兑我,我都不会离开,这么大年纪也该是学着些东西的时候了。”

  守玉轻轻地哦了一声,但很快就抬头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