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1/2)

加入书签

  {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这话落在顾澄耳里,让顾澄不由抖了一下,自己在爹心里竟是这样不成器吗?看见儿子的颤抖,顾老爷那颗本已对顾澄失望的心又变的有几分活了,这个儿子要说聪明是三个儿子里面最聪明的,算得上一点就透,可惜他就是太聪明了,才觉得事事都在他手心,又被太太宠坏。{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若真能回心转意,也能多个帮手。

  顾老爷还在沉吟,顾澄已经端起那碗补品:“爹,您每日劳,身子也是要紧的,儿子就借花献佛,愿爹身体康健。”这话说的甜到顾老爷心里了。他借过碗,用勺舀了一勺,还没放进嘴里就能闻到这补品是太太亲自熬的,果然太太对这个儿子是偏心太过了,自己也只有成亲那几年她让人送过补品,等到孩子们陆续出生,她持家务又忙,这些渐渐就淡了。

  看见顾老爷只拿着勺在那沉吟,顾澄小心地道:“爹,这补品是不是不合您的胃口?”顾老爷回过神来,几口就把补品吃完把碗放下:“没什么,只是想起往事。老三,我只希望你只有几天的兴趣。”

  顾澄忙又行一礼:“是,儿子知道了。”此时门被敲了几下,接着一个管事的手里拿着账本进来:“老爷,这是杨家送来的帐。”顾老爷接过帐就示意顾澄退出,顾澄拿过碗行礼退下。管事的等顾澄走了才笑道:“老爷,三爷现在真是转了,从没见他这样用功。”

  顾澄小时还能听到些赞扬,等他大了那些赞扬就听的少了,顾老爷听着管事的话,眼只看着账本,唇边悄悄多了丝笑容,但嘴里说出的话依旧恨铁不成钢:“小孩子家,还没定呢,谁知道再过几天又怎样?”

  管事的顺口应是,心里已经打起别的算盘,这铺子原本是大爷二爷管的多些,现在三爷也来了,听老爷的话对他多有赞许,到时要不要对三爷也用点心?管事的还在想,顾老爷已经叫他:“嗯,这里怎么有些不对?”管事的忙收起思绪上前一步对顾老爷解释。

  顾澄出了屋子心里开始欢喜起来,一天好过一天,就算这几日只打杂也不怕,反正自己是来学东西的,时间长了自然就能学到。{keju}看小说就去……书@客~居&顾澄兴冲冲地往自己屋里去,迎面看见顾大爷,顾澄忙抢前一步给他行礼:“大哥从外面回来了?”

  顾大爷心里正在琢磨着明年该进些什么样的货才更好卖,就听到顾澄的话,他这样的有礼热情,倒让顾大爷愣了一下,娘的爱子,什么时候对人这样客气了?顾大爷脚步滞在那里让顾澄心里又在问自己,到底这些年有多对兄长们不恭,让大哥见到自己对他行礼都会很吃惊?

  顾大爷很快就回神过来,只是点一点头,顾澄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并不沮丧,只是对着顾大爷的背影道:“大哥,做兄弟的让人给你送了碗补品去,趁热喝啊,凉了就不好喝了。”顾大爷哦了一声当做知道了,脚步没有停地往里面去。

  顾大爷一进屋就见顾二爷坐在那里看帐,见大哥进来,顾二爷略抬一抬手就对他道:“大哥回来了?今儿谈生意顺利吗?”顾大爷自己倒杯茶喝,摇头道:“怎么也没想到褚家那个败子现在竟这样难缠,让步极难,本来还想请他去喝花酒,谁知他说临近过年家里忙碌,要回家去。呵呵,这小子,真是刮目相看啊。”

  顾二爷细细听完才道:“大哥你休说褚家的,这几日三弟的情形你也瞧见了,勤谨多了不说,今儿还把补品各自分来,诺,还给你留了一碗。”顾大爷看见自己桌上果然有碗补品,上前一下,碗还有微微的热,用勺舀了一下,香气扑鼻。

  顾大爷不由轻叹一声,接着回头问顾二爷:“二弟你吃了吗?”顾二爷已把帐看完,顺手把账本丢在桌上:“吃,怎么不吃?娘让人炖的补品,这么多年我们吃过几回?真不知道都是儿子,娘的心怎么就偏到胳肢窝去了?”

  娘炖的补品很久都没闻到这个味道了,顾大爷坐下用勺又舀一下,漫不经心地道:“三弟是个小儿子,娘疼爱他也属平常,只是……”只是什么?顾二爷走到顾大爷跟前用手捶着桌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