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袒(1/2)

加入书签

  小香服侍顾澄这么久了,竟还是头一遭听到顾澄这么问,抬头瞧一瞧顾澄神色,见顾澄很正经的问自己,低头稍思索下才道:“我们原先在家里时候,老爷太太都很疼她,等二进门之后,也把她当亲妹妹样待。人都这么疼她,她子倒更加好,下人们有时无意冲撞了她,她也笑笑就过去了。那时太太常说,女儿家得了这些多的疼爱还如此温柔和顺的是真不多。”

  说着小香笑一笑,顾澄哦了一声,听起来守玉在家里,真是被当成掌上明珠一样相待,那她这样被自己对待,也没回褚家告过状,只是默默忍受,等待着自己回心转意的那天。这个傻姑娘,怎么会知道她越默默忍受,自己只会当做她好欺负,越发地欺了上来?

  见顾澄不说话,小香给他换好鞋起身打算退下,顾澄已经重又开口:“那你们那时喜欢玩什么、吃什么?平日爱做些什么?”这个小香当真不知道,她和小月不一样,是守玉快要出嫁的时候才被挑来服侍的,摇一摇头道:“奴婢当真不知道这个,奴婢当日在褚家时候,并不是贴身服侍,只晓得平日里除了做做针线,就是在太太面上陪着说笑,这些小月最清楚,她从五岁就服侍,情分和别人不一样。”

  顾澄对小月的印象并不深,和那些一见自己就围上来服侍的丫鬟不一样,小月这丫鬟只围着守玉转,当日顾澄讨厌守玉,自然也讨厌她身边那个不大爱说话的小月,后来夫妻交恶,守玉不见顾澄,也只有小月跟着她。

  小香见顾澄又沉吟不语,咬一下唇,现在和原先不一样了,怡人和三爷那么多年的情分说赶也就赶走了,更何况自己?想到此小香忙讨好地道:“爷要问小月,奴婢这就把她叫来?”顾澄摇头:“不,现在不用,等你闲了时,就去问问吧。”

  这是对自己的信任,小香顿时觉得心里充满喜悦,顾澄往后一靠:“这事做的好了,我和重归于好,就记你一功。”记自己一功,那是不是可以让自己生个孩子,小香觉得心都快跳出口,但还是努力镇静地道:“是,奴婢一定好好地去问问小月,和爷好了,奴婢们在这院里才能好。”

  小香这嘴就跟抹了蜜一样,顾澄勾唇一笑:“原先还没发现你这么机灵。”能不机灵吗?怡人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虽说在这里是服侍人的,可主人家宽厚,吃穿用度比起外面的小家之女还要好一些。既进了这道门,怎能再轻易出去?

  顾澄瞧着小香的脸色,笑一笑:“高兴坏了?等你办好了这件差,到时爷给你寻门好亲事把你嫁出去。”轰隆隆,这话像雷一样打在小香耳里,她有些不相信地问顾澄:“爷,奴婢做好了这件差,为何爷反要把奴婢赶出去?”这下是顾澄不明白了:“你跟了我是不会有了局的,倒不如嫁出去,一夫一妻去过好日子,到那时,也省的在这院里寂寞过一辈子。”

  这样绝情的话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出来,小香觉得心口堵的难受,过了会儿才问:“三爷,若奴婢不愿意呢?”这话问的大胆,顾澄的眉又皱起,难得的没有发火:“做服侍的人总不如嫁出去自己过的好,小香,我方才还说你机灵,此时竟然是错了。”

  顾澄的声音轻轻淡淡,话里却透着寒意,小香瞧着他,心开始一个劲地往下沉,自己想的全错了,三爷他,当真像怡人说的一样没有心。有泪要从小香眼里滚落,她使劲吸吸鼻子看向顾澄,低头道:“是,奴婢逾矩了,只是三爷,怡人姐姐嫁出去后过的并不好。”

  说完小香就要退出,顾澄哦了一声就道:“小香,人的日子是自己过的,我对怡人,已算仁至义尽。”小香的手抠着门边,不敢再问顾澄什么就退下去。

  怡人?顾澄看着门关紧,眉微微皱紧,转眼怡人嫁出去已经好几个月了,她开初出去的时候,顾澄还有些不适应,毕竟她服侍自己服侍的最好。可这种不适应很快就消失了,原来习惯竟是这样容易改变。

  顾澄端起旁边的茶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