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爱(1/2)

加入书签

  这话触了顾太太的逆鳞,要换了别个说这种话她就已发火了,但面前总是自己心爱的儿子,她眉头一挑就道:“儿,难道你是怕你爹有什么说话?这后院里面,我才是当家作主的,我晓得你不喜欢这个媳妇已经许久,到时寻个岔子把她休了,你爹也是无可奈何的,至于褚家,”

  顾太太嘴一撇:“他家女儿教的不好,还有脸来说话吗?儿,你别为娘担心,这房媳妇是休定了。”瞧着顾太太就差拍脯保证了,顾澄心里这才切实明白,自己对守玉的冷漠无视,让她的处境有多艰难。

  顾太太说完这句见儿子面上神色,拍拍他手:“儿,晓得你这些日子想在你爹面前争气,所以怕褚家这门亲断了,可是我做娘的怎舍得你受委屈?你放心,你也不用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娘我保证给你寻门你欢喜的亲事。”

  顾澄哈地笑了一声,顾太太还当自己说中儿子的心事,可是随即顾澄就跪了下来:“娘,儿子以前着实荒唐,媳妇嫁进来并无半分不好,全是儿子对她冷漠作践,儿子知道娘心疼儿子,也当有爱屋及乌之心,以后还请娘对媳妇多些疼爱、少些冷漠,儿子院里和和美美的,娘不也就少些心。”

  顾太太不料儿子郑重其事和自己说的是这样一番话,那脸顿时就拉下来,伸手想往儿子面上打去,到了一半又舍不得,那巴掌生生拍到了桌上,几乎是哑着嗓子地喊道:“来啊,把那个孽障给我叫来。”

  外面的丫鬟听到顾太太唤人急忙挑帘子进来,瞧见顾澄跪在那里,顾太太又口口声声要叫孽障进来,慌的有些乱了手脚:“还请太太示下,那孽障到底是谁?”顾太太眼都红了:“还有谁,就是你们唤三那个,我对她没什么不好,她倒好,悄没声儿地就把我儿子给拽到她那边去了,这种人岂能再容。”

  丫鬟听的一哆嗦,姚妈妈正好进来,听见这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龇一龇牙就去推丫鬟:“你腿被人捆住了?还不快些去把人叫来?”说完姚妈妈就溜进屋内给顾太太捶背顺气:“太太别气,您是什么人儿,她是什么人儿,哪能被她气到?”

  顾太太的气刚顺过来,就听到跪在下面的顾澄开口:“姚妈妈,你这番话是做下人的该说的吗?谁给你的胆子,当着我的面就议论我媳妇?”见顾澄变脸,姚妈妈被吓到,小心瞧了顾澄一眼,顾太太已经又拍着桌子:“好啊好啊,你现在变成什么人了?姚妈妈从小服侍我那么多年,你倒好,为了那么个人就当着我的面摆出做爷的款儿来,你还说家里要和和美美的,有这么一个搅家,怎么和美,你倒告诉我?”

  顾太太声音提的高,顾澄可半点不怕:“娘,这家到底是谁不愿意和美?你也说了,我是爷,我既是爷,那守玉现在还是我的妻子,姚妈妈再服侍了您多少年,她还是下人,哪有做下人的敢这样议论主母?”

  姚妈妈本打算开口为顾澄讨个情,听了顾澄这话索闭紧了嘴,就冲他这几句话也不用做什么好人,只是眼泪汪汪地对顾太太道:“太太,我服侍您都快四十年了,没想到老了老了反倒被小主人呵斥,我……”

  顾澄已经抢在顾太太开口安慰姚妈妈之前开口:“姚妈妈,你也知道你服侍我娘快四十年了,就当是晓得规矩的,天下哪有这样的规矩,不劝着主人反倒要挑唆主人的?姚妈妈你倒是告诉我?”

  姚妈妈又被堵住,顾太太喘了几口气才算把心里的火给压下去一些,用手捶着口:“好,好儿子,你行动倒用这些压人,那我倒要去问问你那个好媳妇,天下可有挑唆着儿子不敬老娘的媳妇?”

  帘子掀起,守玉走了进来,瞧见这顾太太怒气冲冲,姚妈妈双眼含泪,顾澄跪倒在地的情形,守玉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只是上前给婆婆行礼:“媳妇见过……”不等婆婆两个字说出来,顾太太已经伸手就往守玉面上打去:“孽障,给我跪下。”

  婆婆打骂媳妇,媳妇自然要还婆婆规矩,守玉用手一下脸就给顾太太跪下,顾澄见娘舍不得打自己的那巴掌打到了媳妇脸上,膝行一步对顾太太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