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侍(1/2)

加入书签

  顾太太既下令要守玉依旧服侍,守玉是做媳妇的人不能不听从,一大清早就到了顾太太上房。到那时候顾大在外面等候,瞧见守玉过来顾大忙迎上前,小声道:“三婶婶,你也知道婆婆那个脾气,我昨儿怎么劝都劝不住。”

  守玉只是笑一笑:“大嫂好情我心领了,只是这种事情总会到我头上的,怎么说都是婆婆,难道还能绕开?况且,”守玉顿一下没有继续往下说,靠爹靠娘不如靠自己,顾大看见守玉的脸色,握一下她的手没有说话,谁不是一脸懵懂进了这院子,遇到这样婆婆也只能叹一句命不好。

  有轻快笑声传来,这个时候也只有顾二敢发出这样笑声,守玉坐在那儿没动,这样的对话让守玉想起第一日来服侍婆婆时候的情形,那时的自己是满怀了喜悦,全不似现在,心已渐渐冷了。

  唇微微扬起,对着顾二露出一个笑容,既然要服侍,那就好好服侍,只是这次。看见守玉的笑容,顾二愣了一下,要照顾太太的心绪,恨守玉还来不及,哪还能让她到面前服侍,所谓服侍不过是想多一个折磨她的口实罢了。可瞧着守玉现在样子,恬淡平静,竟没有半点以前那种委屈样,那种委屈样和用针扎也不叫唤的情形,恨不得让人再多踩几脚。

  顾二打量已毕就对顾大笑道:“果然三婶婶在屋里养这几个月养的和我们不一样,瞧瞧这模样气度,比前大不一样,难怪三叔叔这么疼爱,还为了三婶婶冲撞了婆婆。”这话要搁以前,守玉准定会被气的说不出话,但现在可不一样,守玉只微微一笑:“多谢二嫂了,那些闺房细事,做弟妹的怎好说出来。”

  顾二愣住,顾大忙打圆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们和三婶婶已经数个月不见了,三婶婶换了个人也是平常事。”话音未了,门帘已被挑起,王妈妈走了出来:“太太请三位进去。”

  看来顾太太已梳洗好了,顾大带着妯娌们进去,顾太太手里拿着镜子正在照今日的妆容,瞧见她们进来就把镜子放下:“这习惯了让老姚家的梳头,今儿乍换一个还不习惯。瑞儿也是,怎么有些笨手笨脚。”

  被抱怨着瑞儿那敢开口,守玉站在那一瞧,见顾太太的头确实没有昨日梳的那么好,咬定主意不开口,只和妯娌们站在那里。顾太太没想到守玉竟一个字也不说,全不是初开始服侍时候的殷勤,鼻子里面不由哼了一声才叹气:“哎,我也不过白抱怨几句,眼前那么多人,竟寻一个能好梳头的都没有。”

  顾大这时开口:“婆婆,媳妇今儿就在家里挑,挑个能梳头爱说话的给您。”顾太太的脸色还是没有变好:“整个家里,梳头最好的就是老姚家的,还能有谁?”说话时候顾太太的眼就瞧向守玉,昨儿姚妈妈因何被撵是人都知道的,要照以前的守玉,此时就该求情讨好顾太太才是。

  可守玉心里已经画下道道来,婆婆既瞧不上自己,就算自己再百般委屈,也求不得一个全,倒不如只做面子情,她挑不出错就成,依旧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

  顾太太嘴都快说干,守玉依旧不开口。顾太太心里更恼,又不好开口主动挑明,既然如此就别怪做婆婆的不客气,沉着脸道:“大,传早饭吧。”

  早饭早已备好,说声传即刻就摆好。顾太太心情不好,胃口自然也不开,打了稀饭喝了一口就说不香,送上点心咬了一块就称油腻,小菜端到面前又说酸的很。三个媳妇带着丫鬟,服侍了足足半个时辰顾太太都没吃进去多少。

  用完早饭顾太太虎着脸去瞧守玉:“三,你知道我为何吃不下饭?”守玉还是低眉顺眼地:“婆婆,媳妇并不知道婆婆为何吃不下早饭,只是婆婆的身子是自己的,自己的身子婆婆要愿意糟蹋的话,媳妇们再劝着婆婆想来也不肯听,毕竟媳妇们再殷勤服侍,也不能代婆婆吃饭睡觉。”

  这话又戳了顾太太的心,她手一拍桌子:“好大胆,你这个忤逆种,给我滚出去。”守玉等的就是这句,横竖顾太太不喜自己全家人都知道了,又何必贴上脸去给她打?行礼后守玉就麻溜出去,连顾二想替顾太太喊住都没机会。

  出了门守玉就呼出一口气,外面阳光正好,还是回屋去睡个回笼觉。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丫鬟们喊:“三,太太叫。”守玉没想到顾太太这么快就醒悟过来,只得转身回屋,顾太太见她进来,拿起手上的东西就扔过去:“谁让你出去的?”

  守玉见扔过来的东西轻巧就没回避,那不过是个小靠枕,擦着守玉的胳膊掉在地上。守玉已经跪下道:“婆婆,您不是让媳妇滚出去吗?您之前总说媳妇忤逆您,媳妇今儿听了您的话不敢忤逆了,婆婆怎么又大发其火呢?还请婆婆给媳妇一个示下,到底媳妇听了您的话是该忤逆呢还是不该忤逆?”

  顾太太又被将住,顾大忍住笑吩咐丫鬟们把东西收拾下去,顾二忙给顾太太捶背,顾太太的气这才顺下来,瞧着守玉道:“好,你倒伶牙俐齿起来,就给我在那跪着,我不叫你起来不许起来。”

  不等顾大开口为守玉求情,守玉已经又道:“婆婆要罚媳妇,媳妇自然认罚,只是媳妇在娘家时候就听说过婆婆治家有方,从不胡乱罚人。媳妇就想问问媳妇怎么冲撞了婆婆,要被罚多长时候,到时也好让众人清楚。”

  顾太太听的更加恼火,偏偏守玉的话十分有道理,答应就要让她起来,不答应就是自己蛮横不讲理,竟被生生将在那里,顾大见状忙道:“婆婆,虽说管教媳妇本是您的职责,可三婶婶说的也有理,您要罚人总要说个清楚明白。”

  顾太太一口吐沫就吐到顾大脸上:“好啊,你倒是妯娌情深,我问你,哪有个媳妇在那嘴里梆梆的?”这更好办,守玉瞧一眼顾二,顾二此时脸上正有得意笑容,看见守玉瞧自己心说不好正待开口时守玉已经说话了:“婆婆,媳妇刚进顾家门的时候,婆婆对二嫂百般夸赞,说二嫂不像媳妇一样笨嘴拙舌,成日都说不出话来,今儿媳妇在婆婆面前说话,又被婆婆说不许说话,媳妇就不明白了,到底在您面前,是说话好还是不说话好?”

  句句都有理由,顾太太就算想无中生有也生不出来,只得拍桌子道:“好,好,你就给我滚出去,以后我不叫你,不许上来。”求的就是这句,守玉应是后就站起身,瞧一眼顾二面上不由掠过一丝冷笑,已然得罪了,就不在乎得罪的更深一些。

  守玉直到走出上房都没听到再有人叫,这下气才真的平了。一路回到自己院里,小月早等在那里,瞧见守玉回来急忙迎上去:“,太太没为难您吧?奴婢还怕太太又给您脸子瞧。”

  守玉拍拍她的手:“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再说婆婆,不就那么几下,于是她就把我赶回来了。”赶回来了?小月顿时惊慌起来:“,得罪了太太,这可怎么好?”什么怎么好?守玉自己倒杯茶喝着:“以前没得罪她,她不也一样看我不顺眼,倒不如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只要她把我叫去,我还她做媳妇的规矩,她还能怎么样?”

  好像也对,小月历来对守玉都是言听计从,此时也不例外,见守玉面上有些疲惫,忙把她塞到床上:“您先再歇一会儿,午饭还有一段时候呢。”守玉也有些困倦躺到床上。

  见她闭着眼,小月瞧了一会儿才悄悄坐下开始做针线,院里很安静,小月有一会儿的晃神,觉得又回到了当年褚家的那个小院,那时候姑娘是多么地自在高兴,哪像现在?小月想叹气又怕惊到了守玉,只得用手掩住口。

  守玉朦胧之中似乎听到有人说话,也没睁开眼,直到听到有人说什么太太,守玉才猛地睁开眼,觉得身上有汗出来,原来自己对婆婆已经这样了,听到提到她都会惊出汗?守玉定定心才坐起身见小月不在屋内,门外依旧有说话的声音,下床后守玉这才喊小月。

  小月听到喊自己推门进来,见守玉已坐在梳妆桌前梳头,忙上前道:“,方才小五她们去拿我们这的饭,等了许久才拿到不说,还受了厨房的排揎,那饭食瞧着也入不了口,小五她们问了,厨房的人说这都是太太吩咐的,既然不去服侍太太,也只有这样的饭菜。”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