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1/2)

加入书签

  自从守玉那次爆发过后,厨房的人一直都规规矩矩的,每日都是按例把饭菜送上来,怎么现在又冒出太太的命令了?小五已经走了进来,眼里还有泪,把手里拎着的食盒放下:“您瞧,这些饭菜哪是您能吃的?”

  小月已经打开食盒,按例是四菜一汤两点心,那菜一瞧就是昨日的剩菜,那些点心更不用说,也是劣之物。小月指着这些饭菜:“,就算有太太下令,可厨房的人也大可奉阳违,那能当真就送这些东西上来。,不如去和大说说。”

  守玉眉头皱了皱,婆婆她真能做的出来,见小月面上有不平之色,守玉从抽屉里拿出样东西来,招手让小月过来,小月见是一锭五两重的小元宝,那眉立即皱起来:“,这天下哪有……”

  守玉在小月耳边说了几句话,小月迟疑一下:“这样也可以?”守玉挥下手:“自然可以,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在家时候你仗着得了我的疼也做过些别的?”小月的脸顿时红起来:“,那时人家年少不知事。”

  守玉点一下她的额头:“快去快去,我还等着吃饭呢。”小月点头,回头就对小五道:“把这食盒收拾起来,我们去厨房。”小五在厨房里受了排揎也是一肚子气,听了小月这话胡乱把食盒的盖子一盖就跟她出门。

  两人一路来到厨房,这时厨房的事已做的差不多,正在那里吃饭,见小月来了也没人上前招呼,谁不晓得三现在被太太各种嫌弃,连这种话都说出来,谁和她房里的人沾一起那就是自找没趣。

  小月眼一扫头一抬,接过小五手里的食盒就上前把食盒往吃饭的桌上上重重一放,这一放桌上原本摆着的盘碗就掉了下来,见她势头不好,有人急忙站起来想说几句。小月已经把食盒打开,指着里面的东西对她们道:“好啊,你们个个都胆子肥了,给送去的就是这样吃食,要有个什么,你们谁担待的起?”

  对小月道:“小月姑娘啊,这也是上头的意思。”上头的意思?小月把袖子一挽,瞧着她似笑非笑:“哪个上头?刘婶子,原来我们是底下人,要听上头的吩咐?”刘婆子没想到这样平常的一句话惹来小月的这么一句回话,还在想法子的时候小月已经把食盒里的东西丢出来:“瞧,这扔出去狗都不吃的炒韭黄,一点都不嫩还有馊味,你们的良心也太坏了。还有这片儿鸭,上面竟然有牙印,刘婶子,再怎么说也是主人,你们就这样作践,这说到天边去也没这个理。”

  刘婆子忙给同伴使眼色,让她去给王妈妈报信,这里就对小月赔笑道:“小月,我知道这不对,可是上头那位可是婆婆,你们怎么说也是媳妇,做婆婆的要我们这样对媳妇,我们怎么敢说个不字,毕竟我们全家都赖顾家养活。”

  小月一拍桌子:“放你的狗屁,你真当我是别人那样好哄,谁不知道你们做厨房的都是些什么人?太太不喜欢我们这是人都知道的,可太太怎会说出这样的话,你当太太是没见识的市井泼妇?明明是你们想贪钱,才把太太搬出来,刘婶子,你的胆子竟然比天还大,做出这种事还拿太太做挡箭牌,传出去,让人说太太为人不好作践媳妇,谁知道背后是你们这些人搞鬼。刘婶子,你说出这样话,亏心不亏心?”

  刘婆子没想到平日看起来和守玉一样温和的小月嘴巴竟这样厉害,再说什么太太做主,只怕这厨房就要被她掀了,急的没法的时候瞧见王妈妈来了,如见救星一样急忙上前拉住她的手:“王嫂子你可来了,我们照你的吩咐做了,谁知道小月姑娘就在这动气,说我们不是,您啊,可要给我们开解开解。”

  王妈妈比起姚妈妈来要明一些,刚要开口小月已经走上前先行一礼就道:“王婶子你来的正好,我还正想去找你,这厨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儿给我们送去的饭菜全都是不能吃的,我拿着饭菜来厨房寻她们问个清楚,没说两句她们就在那说,这是太太吩咐的,还说以后都这样。王婶子,我琢磨着,这太太虽不喜欢我们,可是太太历来都是嘴硬心软的,哪会说这些话,只怕是这些厨房里的想落些银子,瞧我们是软弱可欺的人,就把份例给扣了。还把太太抬出来,到时太太落了个不好的名声,她们却得了实惠,这种风气怎能再长?”

  说话时候小月已经拉着王妈妈去瞧那些饭菜,饭菜虽被扔了出来,但也能瞧出韭黄是馊的,骨头有牙印。这也未免做的有些过了,这些不懂收敛的,王妈妈狠狠地瞪了刘婆子一眼,守玉已经又把里面点心拿出来:“王婶子,您瞧瞧,这样点心,扔出去都能打死狗,顾家厨房的点心历来都做的好,这样的点心端上去,眼瞅着要过年,万一要是舅她们过来瞧见,到时不知怎么心疼我们,这传出去的话就有些不好听。”

  王妈妈到了这个时候才算逮住空说话:“小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说起来,太太不喜欢你们是有的,可太太从没说过这样的话。”刘婆子在旁听见,急得嚷了出来:“王嫂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明明是太太身边的人过来传话,说太太吩咐了,三既不上前去服侍太太,就无需再给她好饭菜,怎么此时又……”

  她说一句,王妈妈脸色黑一下到现在都不晓得进退,难怪只能管厨房。王妈妈打断刘婆子的话:“好啊,明明是你们自己想落银子,还说是太太如何,太太的好名声就全是你们给败的。”

  说着王妈妈就对小月笑道:“小月侄女,你也是知道的,难免有些下人会踩高捧低,只是呢再怎么踩也要记得主人就是主人,该做的一定要做到,像她们这样着实不应该。”刘婆子被打断了话,听的一愣一愣的,王妈妈已经对刘婆子转脸喝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给三重新做份饭菜去,难道还要三饿着吗?还有点心,三平日喜欢吃桃花糕,快多拿些去。”

  刘婆子再笨也知道自己是被王妈妈给卖了,只得连声答应着吩咐同伴们赶紧去通火做饭,接着回神过来端过茶和点心招呼王妈妈她们坐下,连小五手里都塞了把点心这才开口道:“王婶子,您先坐下歇歇脚,小月姑娘,我们是什么样人,三是什么样人,哪敢欺负呢?还望你到三面前多说几句好话,就说我今日忙昏了头,把本该扔出去的东西误装到食盒里去了,都是我的错,该打该打。”

  说着话,刘婆子还用手在自己脸上刮了两下,小月喝着香茶吃着点心,见刘婆子那装腔作势不由心里好笑,但也不能得罪狠了,只是顺势道:“我就知道刘婶子既能管厨房,怎会是那种糊涂人,这忙昏了头一时出错也属平常事。”

  见小月顺着自己的话说了,刘婆子这才松一口气,王妈妈已经笑了:“小月侄女,既是她们厨房忙昏了头,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需劳师动众,我前面还有事先走了。”小月起身送她出去:“王婶子,您是知道我们,历来都只有人欺她没有她欺人的,这要不是她们太过分也不会如此。”王妈妈连应几声知道才离开。

  小月见她走了重又坐下从袖子里拿出那锭小元宝来:“刘婶子,我们见了这样饭菜送上去还落了几滴泪,哭哀哀地拿出这锭元宝来,说是不是厨房里的人见她没银子欺上来,让我拿这锭银子来和厨房买些饭菜呢。”

  这话说的如打了刘婆子一个耳光一样,她的脸顿时红了,小月做足了戏才把银子往刘婆子那里推一下:“刘婶子,我们并不是那样难服侍的,服侍好了也从不亏待身边人,刘婶子,这锭银子既不买饭菜那就是赏厨房的。”

  刘婆子忙谢赏,此时饭菜已经重新做好,新鲜可口的四菜一汤放在食盒里,炒三菇、蒸蛋、粉蒸和八宝鸭,汤是萝卜排骨汤,两样点心一样是桃花糕,另一样是芝麻酥,香气扑鼻惹人掉口水。

  刘婆子又递过一个纸包:“小月姑娘,这是卤鸭,平日我们闲着吃的,你带回去尝尝。”目的达到小月也就起身接过东西:“刘婶子,这次忙昏了头,想来我们也不会计较,要是再有下回就难免了。”

  刘婆子急忙应是,目送着她出去,等人走了才叹:“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瞧着乱七八糟的厨房,重新收拾不说在太太面前还落不到好,做下人,特别是做打杂的下人,难啊。

  作者有话要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