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怒(1/2)

加入书签

  咔嚓一声,茶杯又被扔了出去,顾太太面上已经是盛怒,王妈妈忙捡起茶杯交给瑞儿带下去,轻声道:“太太,晓得您心里着恼,可是这事也做的有些……”顾太太转头瞧她,鼻子里哼出一声:“我做的过分?你是糊涂了吗?对这种媳妇,就该休出去,现在肯容她在这家里已是开恩了。”

  王妈妈心道真要休还有老爷呢,难道还能绕过老爷去?只是这样的话哪敢说出,只是劝着她道:“太太,晓得您心里不舒坦,可三现在做的事,让人也挑不出错来,不上来是您亲口说的,若再做些别的,那岂不是给别人落些口实?”

  顾太太觉得头疼,用手按着额角,王妈妈忙上前给她按着头:“太太,说起来,三是您媳妇,您身子才是最要紧的,何必为了她的事伤了自己的身?高兴了,就把她叫来数落几声,不高兴了,就把她扔在角落里,不得婆婆欢心的媳妇,日子久了,自然也就不得丈夫欢心。”

  这句提醒了顾太太,她顿时觉得头也不疼了,心里也有主意了,把身子坐正:“你这话说的对,她仗的是什么?不就是老三心疼她吗?老三是我儿子,我自己儿子我还不明白他要什么?你闺女今年十四了吧?”

  王妈妈顿时愣住,怎么会扯到自己女儿身上,但还是答道:“是,太太记好,小的大女儿今年十四了。”十四了,顾太太想一想到:“十四了也该上来服侍了,原先是家里都没什么地方空着,现在这空着的人多呢,先到我身边服侍个把月,教好了,老三房里怡人去了也一直没补人,到时就给老三送去。”

  顾太太说的轻描淡写,王妈妈听的心如刀割,顾太太得不到王妈妈的回答,眉头就皱紧:“难道你还不高兴?这是我做主人的抬举她,况且若是她真的得了老三的喜欢,到时生下个一男半女的,我做主给她抬了姨娘,到时你也不用再上我跟前服侍,一家子都体体面面的,岂不比嫁到外头好。你是我的贴心人,这样的事我怎会给别人做。”

  王妈妈把泪生生咽回肚子里,强笑道:“是,小的谢过太太抬举。”顾太太子执拗,王妈妈久已知道,到了这时也只有想着好的,守玉情温和不是个难相处的,若真有个什么,这样主母也好过别样。

  顾澄晚间回来先去给顾太太问安,顾太太虽恼儿子为媳妇说话,可这个儿子历来都是心疼的,见到他的面心里气已经消了大半,更想到自己要把儿子拉过来,到时由守玉去哭去闹去,顾太太这么一想,心里的气就一点也没了,儿子一行完礼就忙把他拉起来:“我的儿,你在铺子里辛苦,快别这么多礼。”

  说着顾太太就叫人道:“把燕窝盛一碗给三爷来。”顾澄只听见有个很娇嫩的声音答应了声是,接着一个眼生的丫鬟端着燕窝过来,顾澄见眼生,不由多瞧了两眼,这丫鬟着了水红比甲,系了石青汗巾,月白色裙儿,瞧着伶伶俐俐的。见顾澄多瞧自己两眼,丫鬟不由脸一红。

  顾太太还当自己儿子看上这丫鬟,心里不由有些得意,示意丫鬟把燕窝端到顾澄面前,笑着道:“这是老王家的女儿,名儿叫个喜梅。我记得她在家也是没事可做的,况且身边又少了个人就让她过来服侍,你要喜欢就带回去。”

  顾澄把燕窝拿起,两口三口就把燕窝吃完,听到娘这番话眉一耸就道:“儿子房里人尽够使,不用再添人了。再说这丫头既是娘看中的,定有什么旁人不知道的好处,儿子怎能抢了娘服侍的人呢?这也不是孝敬之道。”

  顾澄虽是拒绝的话,却听的顾太太心花都开了,果然是小儿子最懂的心疼自己,欢欢喜喜地道:“果然是你心疼娘,这样好了,先让她服侍我几日,等到服侍的好了,再让她去服侍你。”

  顾澄只是一笑又说些旁的,喜梅在旁听着他们议论自己的去处,面上没有半点异色,今儿中午王妈妈去和她说的时候已经抱着她哭了一场,既被主人家点名看中,做下人的哪有拒绝的道理,也只有安慰做娘的,既做了底下人,只有顺了命。

  顾澄陪着顾太太说笑一会儿,见当娘的还没有放自己走的意思,眉微微一皱就掩口打个哈欠,还悄悄伸了个懒腰,虽是悄悄的,但那个方向正对着顾太太,顾太太立即就开始心疼:“我都忘了,你在铺子里累了一日了,快去歇着吧,老王家的,你遣人回三爷院里说过没有?”

  王妈妈急忙在外面答应:“太太,三爷刚一回来小的就让人去说了,院里早备好了热水热茶。”顾太太这才拍拍自己儿子的手:“儿,也只有我这个做娘的心疼你,为你着想,你啊,多久才会知道娘的苦心?”

  顾澄忙又安慰她几句就急急走出屋子,喜梅在旁打起帘子,顾澄瞧她一眼,脸上已经没了方才的新奇,而带有些许的厌恶。喜梅瞧出他脸上的厌恶,心里反而松了口气,若是三爷不喜欢自己,那太太再怎么想都是白搭,或者自己服侍个三四年后还可以离开这里出外嫁人。

  离开顾太太的屋子,顾澄才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汗,不由露出一丝苦笑,从什么时候起,在娘身边再不是年少时的轻松自得,而是一种烦躁?或者是终于发现,娘只是因为自己的乖巧聪明喜欢自己,疼爱自己,而不是因了自己是自己而喜欢。

  “三爷,您在这站着做什么?”小香的声音突然出现,顾澄擦掉眼角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泪,皱眉瞧着她:“你怎么来了?”小香啊了一声眨眨眼:“三爷,您进到院里不进屋,奴婢瞧见这才出来接您的。”

  顾澄哦了一声甩开她的手就走进屋,小香急忙跟上:“三爷,奴婢问过了,平日喜欢吃八宝鸭子糯米饭,茶爱喝龙井,点心爱吃桃花糕,除了做针线,平日也没什么消遣。”小香叽叽咕咕说完,抬头去瞧顾澄,等待着顾澄的赞扬。

  顾澄已经在脱靴,听她说完就笑一笑:“很好。”这两个字听在小香耳里如同天籁,她欢欢喜喜地上前给顾澄脱靴,嘴里就道:“听说今儿去服侍太太,又得了不是,还有,今儿中午厨房还给了些不中吃的饭菜,恨的小月跑去厨房闹了一场,厨房才乖乖地重新做了饭菜送过来。”

  小香的手突然被顾澄捏住,手上劲头有些大,小香吃疼地叫了一声,顾澄这才松开:“你说厨房送来些不中吃的饭菜,那晚上呢?”原来是为的这个,小香定定心才道:“晚上的饭菜就是和平日一样的了。三爷……”

  看见顾澄像一阵风样地走出去,小香觉得心里又酸又涩,眼泪水不由流出来,瞧着门帘上挂着的穗子在那摇摆,小香擦一把泪水,这以后的日子究竟该怎么过啊?

  顾澄推开书房门的时候,守玉和小月都没吓了一跳,看见她们俩围着火炉在说话,顾澄觉得自己过来的太鲁莽了,咳嗽一声才说:“我没什么事,只是想看看你。”

  小月不由噗嗤一笑,刚笑出半声又用手把嘴巴蒙住,起身去给顾澄倒茶,守玉没料到顾澄会说出这样一句来,心里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颗心又开始有一些些松动。

  顾澄已经走到她面前,见她面色平静,那双眼却似有无尽话要说,不由伸手去拉住她的手:“我说过,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可我还是没有做到。”听的出他话里的惭愧,守玉觉得十分稀奇,什么时候起,从来理所当然的顾家三爷,也会有惭愧的一日?

  小月已经倒好一杯茶,见他们执手相望,忙悄悄地退出去,还不忘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守玉,守玉把手从顾澄手里抽出来,手紧紧地扯着帕子:“也算不上什么委屈,以前比这还大的委屈又不是没受过,三爷何需道歉?”

  守玉的话很平淡,却又戳了顾澄的心窝。他瞧着守玉那低垂的眼,想起以前自己每次回来,守玉都一脸笑容,那时她的笑容看在自己心里竟是无比厌恶。怡人她们背地里做的事,顾澄虽不完全知道,可并不是全然不知,从没为守玉说过一句,反而嫌弃守玉辖制不住人。

  前尘往事全涌上心头,到了此时,哪是对不住三个字就能让守玉曾受过的那些委屈烟消云散?蜡烛在旁爆了一声,守玉转头去瞧蜡烛,这支蜡烛也快烧到尽头了,过去的事既已发生,怎能似这蜡烛一样化作一股青烟消散?

  可身边的顾澄依旧一脸诚挚地在旁边,他已和过去不一样了。守玉叹了一声,并没去看顾澄,而是轻声道:“三爷您的歉意,能维持多久?”

  作者有话要说:顾太

章节目录